怀念一个叫鲨鱼的女友   [db:来源]   

  仅以本文献给结了婚的,想寻求或者正在继续婚外恋的男人。本文以真实的文字来记录**这座小城中的一个男人。

  (一)

  我认识鲨鱼的时候,她19岁,我24岁。那时候我上班,而她刚刚毕业,正等着分配到一家学校当老师,搞美术的那种。那时我已经结婚,而她还是个懵懂的小 女孩。现在想想也的确是我骗的她。

  确切的说,我们的发展过程都是在网上。但是在这以前,我们已经见过面的了。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2000年,我学习驾驶,到X市去考试。鲨鱼也在那,她陪她表姐去的。

  那天考试的人很多,我站在门口,等着老师喊我进去考试。这时候,一个穿着淡蓝色连衣裙的女孩出现在我的视野,她又跑又跳的,欢的像个麦蛾似的。在跑动的时候,胸前有两个鼓鼓的东西跳来跳去,晃的我眼慌缭乱的。我自言自语着:

  「天,这么大,这么大……」

  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强求也没有用。正当我想入非非的时候。她竟然和她表姐来到了我身边停了下来。就在我眼前半米的地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天刮的是东风,而我正在下风口。天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幸福,在享受着前面美女身上香味的同时,我竟然还大饱了眼福。现在的话叫:养眼。

  鲨鱼的连衣裙很透明,无袖的那种。胳肢窝开口很大,在灌风的时候,我清晰的嘌见了那两个象大乳房一样跳动的东西。很大,很白。我清晰的记得,我当时喉咙发出了:「咕噜」这样的声音。

  胆子大是我一大优点,在脑子里没有老婆这个概念之后,我开始了行动。

  幸亏那天穿的很帅,一身笔挺的兰暗色西装,加上一件咖啡色的衬衣。还有一个有点抽像的领带。最重要的是,我的迷人眼神,它可以像电击一样,穿透任何女孩的心扉。

  「嗨,请问你们几点了?」(这个开场白虽然老套,但是永远不过时)我微笑着问道。

  「哦,我看看,嗯,9点35分了。」那个表姐告诉我道。

  「你们考的什么照啊?」

  我向前跨了一步,来到他们的正面。

  「C照啊,你呢?」

  还是那个表姐。

  「真巧,我也是C照。」

  我窥了一眼鲨鱼,发觉她脖子很白。

  「你们两人都是来考试的吗?」、

  「我不考,我表姐考的。」鲨鱼说。

  谢天谢地,她终于说话了,我狂喜。

  「你怎么不考呢,弄个驾照在手里多方便。」

  「我没时间学,我刚毕业,等有空再说吧。」鲨鱼回答。

  我知道,这个时候老师随时都可能喊我的名字去考试,如果我去考试了,就永远见不到这个鲨鱼了。怎么办,尽快要她的联系方式吧。

  我心急如焚。

  兴许是老天助我,这个时候,她那个表姐也许是考前紧张,竟然要去厕所,而鲨鱼竟然没有陪她去,这个时候,我表演了一个很专业的演技。

  「哎呀,我身份证没带,完了,完了,考试不能考了。」我边装作焦急的样子,边掏出手机,装作联系朋友的样子。(当然这个时候,我的手机不是坏了,就是没电了)「那怎么办,你等会向老师解释一下,不就行了?」鲨鱼也焦急的说,看的出她是个好女孩。

  「没用的,没身份证不能考的,早上我明明带了嘛,哎,这手机还没电了……倒霉。」我继续着我的骗局。

  「给,用我的吧,我这有电。」

  鲨鱼递过来一个手机。

  「谢谢,谢谢!」

  一把抓过手机,迅速拨了我的手机号码。得,水到渠成。

  也就在这时,老师喊了我的名字去考试。我回头说了声:「谢谢你,我会报答你的。」便进了考场。回头看一下,发觉鲨鱼正在笑,有点妩媚。

  你们一定想不到,从这次的邂逅到我爬上了鲨鱼的床,用了3年的时间。

  (二)

  在得到了鲨鱼的电话号码之后,我便开始了对她的攻击。

  在那段日子里,我每天在同一个时间打电话给她,这个时间不差分秒。刚开始,鲨鱼有些不习惯,总是铃声响了好几遍才接听,通话的时候也是我在说,她在听。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就不一样了,大约是在第15天的时候吧,我故意晚了几分钟打过去,果然铃声响了一遍,她就立刻接听了。而且说的话也是特别的多。

  这时候我知道,我又成功了一步。

  结过婚的男人总是很有心计和有耐心。我给自己制定的计划到了第19天的时候,发生了转折。那天到了预定的时间,我没有给鲨鱼打电话。(这种技术只要是男人都会做,没做的多是没有耐心者)。

  果然,在过了预定时间的第8分钟的时候,鲨鱼打了电话过来。

  像是一个偷吃了八只小鸡的狐狸一样,我笑了,很灿烂的那种。

  世间绝对没有比这时候的铃声再动听的了。我拿着手机,听着铃声,陶醉着,在快要结束铃声的那一刻,我按下了接听键;「喂,你好,哪位?」

  我压着嗓音,很磁性的问道。

  「嗯,是我,鲨鱼。」

  那边有点紧张。

  「哦,鲨鱼啊,有事吗?」

  这句话绝对有杀伤力,并且可以俘虏和打击掉任何喜欢你的女孩子的傲性。

  果然,那边听了我这话,沉默了一会。啪,挂了电话。

  笑了一下,我扳开手指开始数数,没有数到十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那一刻,我简直认为自己就是情圣,那种喜悦和激情比当初骗自己老婆还兴奋呢。

  「喂,哪位?」我依旧半死不活的问道。

  「你要是还没死的话,我想见你。」那边已经沉不住气了。

  「见我?见我干吗?」我不冷不热。

  「你就说见不见吧?」鲨鱼也挺有个性的。

  如果这时候你说见,那么你就后悔了,这是个很微妙的心理,幸亏我是过来人。

  「不行,我现在没空,正上班呢。」

  我欲擒故纵。其实心里恨不得立刻飞过去。

  「那好,我去找你,不就这几十公里路嘛,我这就坐车去,到了给你打电话。」「别,你这忽然来,我一点准备没有,」「不要什么准备,你给我定个宾馆房间住就行了,我去你们那玩两天。」鲨鱼说。

  「你真要来?」

  「是啊,怎么,你怕了?」

  「呵呵,我怕什么啊。你自己要来的是吧?别后悔?」我流着口水,彷佛大餐即将来临。

  「后不后悔是我的事,敢不敢见我是你的事。」「行,你来吧,我等你,不见不散。」「拜拜」。

  「拜拜」。

  放下电话立刻跑到美容店,洗了头,上了着哩水,然后给老婆撒了个慌,说晚上有饭局,再给公司请了假。又借了一狐朋家的钥匙,那是个空房子,没人住,正好实施我的计划。

  2个小时后,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嗯,你来了。」

  「是啊,在哪里呢?」

  「在百货大楼门口呢。」

  「怎么跑那里去了?」

  「这里人多啊,安全,我怕被你拐卖了。」

  「嘿嘿,怎么会、怎么会,等我,我来接你!」这是第二次见到鲨鱼,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她胸前那两个大乳房,鼓鼓的。

  我怀疑也许就是这两个小东西吸引了我,才让我深陷囫囵的。

  「我真罪恶!」

  心理有过这个念头,但一闪而过。

  「我要立刻把她带走,要不,在这个闹市口,会被人发现的。」「走,上车吧。」我打了「面的」过来。

  鲨鱼看了我一眼,也没问到哪,就上了车。

  上车的时候,我扶了她一把,手很软,像是白玉萝卜一样嫩呢。

  到了家,我打开电脑,说:「你先上网吧,我给你做点饭。」鲨鱼看了我一眼,说:「你不会让我今天晚上就住这里吧?」我说:「这里怎么了,装修不比宾馆差,何况还安全。有我在这。」我可是假装板着脸对她说的(呵呵)。

  鲨鱼哼了一声说:「就是有你,才不安全呢。」说完,打开电脑,上网去了。

  30分钟后:大理石桌面,铺上一个很卡通的大红桌布,点上两根红蜡烛。

  精美的四个小菜,很普通的一瓶红酒已经准备好,而我换了一件乾净的白色衬衫,打了一个漂亮的沙特王子式的领带结。

  也许你们要问,骗一个MM需要这么费事吗?但是对于结了婚的男人来说,的确需要。尤其是这个男人很老的话。(当然我并不老,现在还不到30岁呢。

  嘿嘿)

  点上一根烟,我来到鲨鱼身旁,轻轻的,轻轻的,然后弯下腰,猛吸一口烟,再缓缓的吹向鲨鱼的耳边。

  「咳咳,干吗,我最烦烟味了。」鲨鱼佯装恼怒状。

  「那怕什么,我又不和你亲嘴。」

  「你怎么这么俗呢?还亲嘴,恶心。」鲨鱼撅着嘴。

  「那该叫什么?」我反问道。

  「叫接吻。」鲨鱼回答。

  「哦,知道了,以后就说和你接吻。」

  「对,这样才听话嘛。」鲨鱼以为自己占了便宜。

  「哈哈哈哈哈哈……」我大笑

  鲨鱼看见我笑,才知道自己说走了嘴,便也笑了起来,嘿嘿……笑的很动听,像百灵鸟在歌唱,我的心颤了一下。

  (三)

  「好了,别笑了,吃饭去吧。」

  我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好,吃饭,你别说,我还真饿了呢。」

  鲨鱼说着去了洗手间洗手。

  我来到餐桌旁,看着自己精心布置的场景,嘴角边漏出一丝狡猾的奸笑,但是绝不阴险。

  鲨鱼洗好了手,来到餐桌旁。眼睛一亮,我清晰的看到了她的瞳孔在收缩。

  我知道那是惊喜的效果。

  果然,鲨鱼说道:「想不到你还挺浪漫的。」

  这时候,我当然不能骄傲,于是便说:「呵呵,随便弄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将就点吃吧。」鲨鱼抬头看了我一眼,满目柔情的说:「你不是个好男人。」说了这句话,我有些尴尬,是啊,我当然不是好男人了。是好男人还能背着老婆孩子在这泡美媚吗。

  我一时无语,结婚的男人就是这样,心理很复杂,在偷与不偷之间要斗争好几个回合,但最后的结果总是,色慾战胜理智!

  真的有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吗?我想没有,因为男人总是过不了美人关的。

  见我没有说话,鲨鱼笑了笑,说:「没关系的,反正我们又没做过什么,现在自责还早了点。」我一想也是啊,不就吃个饭吗?还在轨道这边呢,便说:「我是流氓我怕谁,来,喝酒。」鲨鱼的酒量超出我的想像,在一瓶红酒喝光后,她竟然执意要再喝一瓶,而我已经开始晕忽忽的了(这时候我心想,如果现在和鲨鱼上床的话,肯定是她强暴我的。)「不能再喝了!」

  在脑子还算清醒的情况下,我立刻作出决定。因为我知道,这酒只是助兴,如果喝多了,我的计划就实施不成了。

  鲨鱼见我有些醉意了,便也不再执意要酒。我看的出,她也有些醉了,脸红红的,非常可爱。急促的呼吸惹弄的胸前那两个大乳房一起一伏的,煞是诱人。

  我想了无数个场景去引诱鲨鱼:1、让她去洗碗,然后在她洗碗的时候,从后边抱住她的腰;2、和她聊天,然后聊到困了,便赖着在她床上不走;3、大发感慨,痛说编造的故事,在博取她同情心的时候,揽她入怀;如果这些计划都不成,我还想过上网看A片的卑鄙方法,但是这些计划想了又想,都觉的不行,不够磊落。

  就在我苦思冥想的时候,鲨鱼洗好了碗,擦着手,来到我身边,坐了下来,开始和我谈话。

  我们什么都谈,天文,地理,工作,上网。偶尔她也问到我的老婆,但是看到我不正面回答,便不再问了。

  「男人不坏,女人是不爱的!」

  在脑子里忽然冒出这个念头之后,也是酒精的作用吧,我忽然问了鲨鱼一句话,也就是这句话,捅开了我们之间那层膜。

  「你喜不喜欢我?」

  我睁着眼,视线直射鲨鱼的眼睛。

  鲨鱼显然被我的直接询问给惊住了,她笑了下,沉默了几秒,缓缓的说:

  「喜欢又怎么样,不喜欢又怎么样?」

  「喜欢就让我亲一下,不喜欢就亲我一下。」我无赖的说道。

  「哼,这算什么谬论啊。前后都是你占我便宜。」鲨鱼拿着毛巾,抽在我身上。

  就在这时,我把握住了机会。我一把拽住了毛巾,使劲一带,鲨鱼连人带毛巾因为惯性的作用,到了我的怀里。

  这时候还要犹豫吗?当然不!

  我抱住鲨鱼的腰,脸倾过去「啪」的一声,准确无误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亲过之后,我放开她,想看看她有什么反应,通常女孩子在这个时候大都要打男人一下后者是掐男人一下的。但是鲨鱼没有,她很平静,她只说了一句话,就让我再也不敢招她,直到三年后,才终于得到了她。

  鲨鱼看了我一眼,很平静的说:「你不要害你自己,我会认真的。」表情再加上这生冷的语言,犹如冷水一样,激了我一下。我看的出,这是一个不寻常的女孩子,这是一个说到作到,性格刚烈的女孩子。

  我点上一根香烟,很平静的看着鲨鱼,她也没做声,也在看着我。我们就这样看着,看着……大约有十分钟的时间吧,鲨鱼终于首先打破了沉默:「怎么了?真的怕了?」我只有默认的点了下头,说:「怕了,怕自己会爱的你很深。」「但是已经晚了,我们已经开始了。」鲨鱼还是很认真的说。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反问。

  「就在刚刚,我们都没说话的那一段时间,」鲨鱼说。

  我站了起来,看了看眼前这个女孩子,心理很酸楚的感觉。内心有个声音在告诉我,我喜欢鲨鱼,我喜欢鲨鱼,我喜欢鲨鱼……我要冷静的来面对这份感情,于是我便选择了离开这个念头。

  回去想想。

  「你睡觉吧,我回去了。这里很安全,你把门锁好就行了。」我嘱咐着鲨鱼。

  「好了,你回去吧,老婆正等着你呢。」鲨鱼调侃着。

  「明早我再来,给你送早点。」我回头说道。

  「哦,明天再见吧。」鲨鱼说。

  「还要吻别吗?」我童心又大起。

  「你敢吗?」鲨鱼哼了声说道。

  「我……不敢。」

  说完这话,转身走过。

  夜路上行人很少,我孤独的走着,心理忽然感觉很累,半点也没感觉出越轨的快感和甜蜜。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了……

  (四)

  晕沉沉的睡了一觉,不到天亮便爬了起来。

  今天我要给孩子做早点。结了婚的男人就是这样,在外有了外遇,回到家便感觉很内疚,总想找点事情来做,当是补偿。

  老婆见我起的很早,问我为什么。我支吾着说今天公司有事情,要去早一些。

  (撒谎的确是男人的强项,说这话的时候我脸连红都不红一下。)打发了孩子和老婆后,我便又买了豆浆油条之类的早点来到鲨鱼住的地方。

  但令我想不到的是,当我打开房门的时候,发现鲨鱼已经走了。在走廊的鞋柜上放了一张纸条,上边写道:

  何日君心策,何日为君来。

  鲨鱼(即日)

  看到这张便条,我的心忽然被抽空,很难说清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我没有想到鲨鱼会果然这么认真。

  拿起手机立刻拨过去。片刻,鲨鱼接听了电话,我立刻追问为什么,为什么不和我说声再见就走。但电话那头沉默,于是我也沉默,过了一分多钟的时间,电话里忽然传出了一阵笑声:

  「咯咯咯……好不好玩。」鲨鱼笑着说。

  我沉默。

  「纸条你已经看过了,还需要问为什么吗?」鲨鱼接着说。

  我还是沉默。

  「我很喜欢你,真的很喜欢,我知道你也很喜欢我,但是我敢喜欢,而你不敢,既然不敢喜欢,为什么又要来招惹我?既然招惹了,为什么又不可以做到更好?」鲨鱼很有逻辑的说。

  「我……」

  刚说了一个字,我就立刻被鲨鱼打断了。

  「好了,你别说了,也许我们还需要时间,我们在网上聊吧,换一个空间,也许会好一点,再见。」这是我和鲨鱼的第二次见面,以后的2年多,我们都是在网上亲密接触的。

  网路,的确是个很神秘的地方。在这里,我可以随心所欲的和任何人说话,但是我和鲨鱼在一起的这两年多,没有和任何人聊过天。

  在网上,我们用QQ来聊天,发照片。我们每天可以在QQ上聊6- 7个小时。通过QQ我知道鲨鱼很多的事情,而她对我也是了如指掌。

  我们在QQ上接吻,在QQ上拥抱,在QQ上私奔,可以这么说,有那么一段日子,如果在定好的时间里见不到对方的话,我们都会感觉到世界末日来临一样。

  是的,我爱上了鲨鱼,很爱的那种。

  就这样,我们偷偷的爱了两年多,到2003年的钟声即将敲响的时候,我见了鲨鱼第三面。

  也就在这一次,我爬上了鲨鱼的床。

  (五)

  每一年的11月18日是鲨鱼的生日。2003年的这一天,我给了鲨鱼一份惊喜。

  在偷偷爱恋了两年多以后,我终于决定要得到鲨鱼。这种慾望在我的身体里挣扎,直到要撕裂开来。

  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每天晚上面对着鲨鱼给我发来的写真照片,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连饭都忘记去吃。脑子里经常浮现出和鲨鱼在一起缠绵的幻觉,以至与到了白天哈欠连天,精神不振。

  我要去找鲨鱼,是的,我要去找她!

  在有了这个念头之后,我便算好了时间,准备在11月18日这一天的晚间,来到鲨鱼身边,给她一个惊喜。为了这个惊喜,我制定了一个时间计划。

  从11月11号开始,我不上网,不开手机,让鲨鱼找不到我。

  这一个星期,我敢保证是鲨鱼最难熬的一个星期。

  后来的见面果然证实了我的猜想。

  11月18日晚,我开车来到X市,订好了一间饭店。当时订的是湖南菜,这也是鲨鱼最喜欢吃的菜。接着,花了50元小费给那个该死的胖老板娘,让她在晚上我们来的时候送蛋糕进来,并播放生日快乐歌。

  准备好了这一切,我来到车里,拿起电话,拨了她的摩托罗拉998。

  「喂,鲨鱼,是我。」我压着嗓音,很磁性的说。

  「哼,我正要登寻人启示呢?你却冒了出来,这几天你跑哪里去了?不上QQ,不开手机,你不想好了,是不是?」电话那头很火暴的吼道。

  「嘿嘿,我这不是来了吗?最近交了一个新网友,正忙着见面呢。」(嫉妒是女人的天性,如果你想让她记住你,爱上你,不妨编造一个莫须有的故事来骗骗她,可以保证的说,会让你受宠若惊的。)「哦,怪不得呢,那你继续和那个新网友谈吧,再见。」鲨鱼有点慌乱地说,但就是不挂断电话。

  (女人就是这样,在爱情的取舍之间,扮演着傻瓜的脚色。现在如果有人去夺她的听筒,她一定会杀了那个人的。)好了,不能再逗她了,适可而止吧。我这样想着,便问道:「你现在哪里呢?

  我来找你。「

  鲨鱼哼了一声说:「我在学校,还没走呢?你来找我?别天真了,连你身边的鬼都在摇头呢。」我乾咳了一声说:「好,如果十分钟内我出现在你面前,你怎么办?」沉默了两秒,鲨鱼说:「如果十分种内你出现在我面前,你说怎么就怎么。」「好,你去学校门口等着。」说完,我发动车子,疾驶而去。

  从饭店到学校,我只用了7分钟,当我到了学校门口的时候,鲨鱼还没有出来。

  点上一根香烟,我看着手表,盯着学校大门,心里忽然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很复杂,有喜悦,有兴奋,淡淡的,淡淡的,还有一些内疚。

  正在这时,大门里出来一个女孩子,手里抱着一个花瓶,好像是空的。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左右看了看。

  我看清楚了,是鲨鱼!

  我笑了笑,打开远光灯,照射了她一下。因为聚光的原因,鲨鱼被光照了后,在远处看不见我的样子,便向我的车前走了几步。

  一步,两步,三步,边走还边用手打凉棚状来看。在快要到我车前3米的距离时,我忽然按了下喇叭。

  「啊……」

  一声鬼喊,正聚心过来的鲨鱼显然被喇叭吓了一跳,但也同时发现了是我。

  这时候我猜测了一下,按照女孩子的心理,她一定是转脸就走,因为她知道,男人保证会追过去的。

  事情也的确是这样发展的,但是鲨鱼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是结了婚的。结了婚的男人是绝不会追过去的,这也是个很微妙的心理,只要是男人,都会晓得其中的奥妙。

  这时候,我又扳开手指开始数数,1,2,3,果然,在没有数到十的时候,鲨鱼停了下来,也就在她停下来的那一刻,我打开车门,向她的背后说了一句话:

  「生日快乐!」

  ……

  天地忽然停了下来,所有的鲜花也在这一刻全部绽放……此时此刻,还有什么甜言和蜜语能比这4个字更加动听的呢?我想。

  缓缓地,缓缓地,鲨鱼转过脸来,我清晰的看到,在惊喜的眼神背后,有一滴眼泪正要夺眶而出。

  我伸出手,说道:「过来吧,好吗?」

  声音特温柔的那种。

  没有什么女孩子可以在这一刻抵挡住我的柔情。

  片刻之后,鲨鱼依偎着在我的怀里,手里捧着我给她准备的一束玫瑰,很甜蜜的笑着。

  我也笑着,我知道,鲨鱼很惊喜,但是,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呵呵!)停好车,我揽着鲨鱼进了事先定好的那家饭店。

  鲨鱼见我已经定好了饭店,很是高兴,但她执意要回她那吃,说就两人,不必这么破费。见她这么执意,我便劝她说,一年有好多天,但是生日只有一天。

  鲨鱼见我坚持,便不再说什么,和我进了房间。

  到了房间,鲨鱼含情脉脉的看着我,脸红红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我装作没看见,一边招呼服务员上菜,一边偷偷地看着她。

  片刻,菜已经上齐。我打开红酒给鲨鱼倒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说:

  「来,鲨鱼,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鲨鱼温柔地笑了笑,说道:「也祝我们认识三周年,友谊万岁。还祝你新认识的那个女网友被你早日泡到。」说完,一饮而尽。

  得,她还没有忘记这事,早说了,女人是很嫉妒的。(呵呵!)也就在这时,房间的灯忽然全部灭掉了。伴随着鲨鱼「咦,怎么停电了?」一声中,胖胖的老板娘推着车进来了,车的中间是个托盘,托盘上放了一个大大的蛋糕。蛋糕上写了三个字:「君心策」。

  服务员及时地在VCD中放了「生日快乐」歌。

  听着祝寿歌,看着「君心策」三个字,22根蜡烛下的鲨鱼更像是天山上的仙女一样,显的那么地脱俗,神秘,和美丽。

  我爱你鲨鱼,在心里,我默默的说道……

  (结局)

  这一顿浪漫的烛光晚餐吃了两个多小时,席间我不停的给鲨鱼夹菜,倒酒,像一个豪门绅士一样表现着我的风度。而鲨鱼呢,几乎没有说上几句话,我知道,那是太激动的缘故。

  在结了帐走出门后,鲨鱼很自然的挽住了我的胳膊,像一对亲密的恋人一样,我们如胶似漆,进了宾馆房间。

  进了房间,关上门,我迫不及待地一把揽过鲨鱼,狠狠的将嘴唇压在了她的嘴唇上,这一番激吻真是天旋地转,山崩石裂。在吻的时候,我竟然想起了一部电影的名字,叫《狂吻俄罗斯》,现在想起来,真是有点匪夷所思。

  终于,在快要喘不过来气的瞬间,我们松开了各自的嘴唇。

  我用双手捧着鲨鱼的脸,很动情的问道:「给我,好吗?」鲨鱼红着脸,闭上眼睛回答道:「不给……」好像女人到了这个时候都会这么说;也好像女人说「不」的时候通常就是「是」的意思。(呵呵!)我是个坏男人,当然理解这「不给」二字的含义。

  我一把抱起鲨鱼,然后重重地将她扔到床上,接着饿狼一般的扑了过去,床上的鲨鱼「樱咛」了一声……我终于看到了梦寐以求的那两只乳房,很白很白,刺晃着我的双眼。

  我吻着她的唇、她的耳垂、她的秀发、她的乳房、她的全身,鲨鱼被我吻得娇躯乱颤,嘴里不停呢喃着、呻吟着:“快,快给我,我受不了了。”我像受到极大鼓舞一般,举起自己的大鸡巴,对准她的阴道口,狠狠的刺了进去,疯狂的抽插着,风雨之后,天边出现一道彩虹。那是我灿烂的微笑,伴随这微笑的旁边,鲨鱼正搂着我的脖子,轻轻抚摩着我嘴唇边的胡须。

  「你经常这样带女孩子开房间吧?」鲨鱼忽然这么问道。

  「也不经常,一个月也就四,五次吧。」我调侃着。

  「真的假的啊,你怎么说什么我都相信呢?」

  鲨鱼坐了起来,很认真的看着我。身上的毛毯滑落下来,很性感的样子。

  「人之初,性本善,这是生理需要嘛。」我继续逗她。

  「啪」地一声,我的脸上重重挨上了一巴掌,「你真不要脸,骗子。」鲨鱼来真的了。

  「哎,你怎么打人呢?这么疼。」

  「打你,我还踢你呢!」

  说完,屁股上又重重地吃上一脚。

  我看鲨鱼来真的了,便一把拧过她的双手,说道:「怎么了,吃醋啊?」鲨鱼使劲一挣,竟然挣了出来,然后下床,一声也不吭,到沙发上拿起我的手机。

  「你干什么,拿我手机干什么?」我郁闷着。

  「干什么,找你老婆号码,告诉她你老和人家女孩子开房间!」鲨鱼道。

  老婆的手机号码被我编辑了文字「老婆」二字储存在电话本里,所以她很快就能找到。想到这,我一惊,从床上跳了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过了手机。

  关上手机,转脸再看鲨鱼,竟然一脸泪水站在那,身上一丝不挂的,很可怜委屈的样子。

  (回忆到这里,我的心抽了一下,点上一支烟,继续写……)我忽然愣住了,我感觉的出,这个女孩很异类,并忽然有一种可怕的念头产生──我的麻烦来了!!!

  我默默的走到鲨鱼身边,将她拥在怀里,深情地说道:「别生气了,和你开玩笑呢,除了你,我绝对没有碰过第三个女人。」鲨鱼缓缓抬起头,对着我说:「观一叶落,而知秋。不过,不管你以前怎么样,以后不许就可以了。」听到这句话,我的眼眶开始湿润起来。

  也就从这一天开始,我没有和鲨鱼在上过床。

  情人毕竟是情人,老婆终究是老婆,两者相克,是不能共存的,当我领悟这个道理之后,一切都晚了。

  人有失误,马有失蹄。终于有一天,老婆感觉出了一些什么,她很聪明,没有来直接质问,而是采取跟踪的方法,看到了我和鲨鱼在一起吃饭的场景。

  怎么办,我只有竭尽所能,拼尽自己三寸不烂之舌,将老婆哄之。

  可是我呢,已经筋疲力尽。

  天下之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三国》的开篇这句话让我想到了些什么,是啊,不能在这样徘徊在两个女人之间了,好累。

  有了这样一个念头之后,我便邀了鲨鱼,直接的告诉她,我想分手。

  鲨鱼没有感觉到惊讶,她只是说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但没想到会这么快,而且是我提出来的。

  我低着头,不敢看她的眼睛,不敢喘气。

  鲨鱼轻叹了一声,柔声说道:「你知道我喜欢你什么吗?我喜欢你忧郁,我知道你是个坏男人,同时,我也知道你的本质并不是很坏的,我也知道你并不是在刻意欺骗我,只是你无法扮演你本身的角色而已。」……「最早你和我通电话,我就能感觉出你的不一般,我就预料出我们会有什么要发生,而结果恰恰像我想的那样发生了,但是没有达到完美。我曾和你说过,我没有要求你做什么,没有让你离婚,没有让你放弃你现在所拥有的,我只是让你和我在最快乐的时光里多待一些时候,但是,你连这都给不了我,让我感觉到很心寒、也让我接受不了。」……

  「从上次开房间到现在,你没有再动我一下,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你将这种肉慾性的物质转换成了精神上的,这一点让我有点崇拜你,所以,既然你说了分手,我依然还是爱着你,看着这桌子上的餐碟,我忽然想起《最后的晚餐》,我很伤感,但是没有办法来改变……」……

  (这一段话,鲨鱼说了20多分钟,我永生难忘)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最后的晚餐终于结束了。

  出了饭店的门,天上竟然下起了雨,走在黄昏后的雨夜里,我已经分辨不出哪是雨水哪是泪水……人莫有来生,来生必寻你。

  【全文完】

  字节数:21859空间,也许会好一点,再见。」这是我和鲨鱼的第二次见面,以后的2年多,我们都是在网上亲密接触的。

  网路,的确是个很神秘的地方。在这里,我可以随心所欲的和任何人说话,但是我和鲨鱼在一起的这两年多,没有和任何人聊过天。

  在网上,我们用QQ来聊天,发照片。我们每天可以在QQ上聊6- 7个小时。通过QQ我知道鲨鱼很多的事情,而她对我也是了如指掌。

  我们在QQ上接吻,在QQ上拥抱,在QQ上私奔,可以这么说,有那么一段日子,如果在定好的时间里见不到对方的话,我们都会感觉到世界末日来临一样。

  是的,我爱上了鲨鱼,很爱的那种。

  就这样,我们偷偷的爱了两年多,到2003年的钟声即将敲响的时候,我见了鲨鱼第三面。

  也就在这一次,我爬上了鲨鱼的床。

  (五)

  每一年的11月18日是鲨鱼的生日。2003年的这一天,我给了鲨鱼一份惊喜。

  在偷偷爱恋了两年多以后,我终于决定要得到鲨鱼。这种慾望在我的身体里挣扎,直到要撕裂开来。

  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每天晚上面对着鲨鱼给我发来的写真照片,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连饭都忘记去吃。脑子里经常浮现出和鲨鱼在一起缠绵的幻觉,以至与到了白天哈欠连天,精神不振。

  我要去找鲨鱼,是的,我要去找她!

  在有了这个念头之后,我便算好了时间,准备在11月18日这一天的晚间,来到鲨鱼身边,给她一个惊喜。为了这个惊喜,我制定了一个时间计划。

  从11月11号开始,我不上网,不开手机,让鲨鱼找不到我。

  这一个星期,我敢保证是鲨鱼最难熬的一个星期。

  后来的见面果然证实了我的猜想。

  11月18日晚,我开车来到X市,订好了一间饭店。当时订的是湖南菜,这也是鲨鱼最喜欢吃的菜。接着,花了50元小费给那个该死的胖老板娘,让她在晚上我们来的时候送蛋糕进来,并播放生日快乐歌。

  准备好了这一切,我来到车里,拿起电话,拨了她的摩托罗拉998。

  「喂,鲨鱼,是我。」我压着嗓音,很磁性的说。

  「哼,我正要登寻人启示呢?你却冒了出来,这几天你跑哪里去了?不上QQ,不开手机,你不想好了,是不是?」电话那头很火暴的吼道。

  「嘿嘿,我这不是来了吗?最近交了一个新网友,正忙着见面呢。」(嫉妒是女人的天性,如果你想让她记住你,爱上你,不妨编造一个莫须有的故事来骗骗她,可以保证的说,会让你受宠若惊的。)「哦,怪不得呢,那你继续和那个新网友谈吧,再见。」鲨鱼有点慌乱地说,但就是不挂断电话。

  (女人就是这样,在爱情的取舍之间,扮演着傻瓜的脚色。现在如果有人去夺她的听筒,她一定会杀了那个人的。)好了,不能再逗她了,适可而止吧。我这样想着,便问道:「你现在哪里呢?

  我来找你。「

  鲨鱼哼了一声说:「我在学校,还没走呢?你来找我?别天真了,连你身边的鬼都在摇头呢。」我乾咳了一声说:「好,如果十分钟内我出现在你面前,你怎么办?」沉默了两秒,鲨鱼说:「如果十分种内你出现在我面前,你说怎么就怎么。」「好,你去学校门口等着。」说完,我发动车子,疾驶而去。

  从饭店到学校,我只用了7分钟,当我到了学校门口的时候,鲨鱼还没有出来。

  点上一根香烟,我看着手表,盯着学校大门,心里忽然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很复杂,有喜悦,有兴奋,淡淡的,淡淡的,还有一些内疚。

  正在这时,大门里出来一个女孩子,手里抱着一个花瓶,好像是空的。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左右看了看。

  我看清楚了,是鲨鱼!

  我笑了笑,打开远光灯,照射了她一下。因为聚光的原因,鲨鱼被光照了后,在远处看不见我的样子,便向我的车前走了几步。

  一步,两步,三步,边走还边用手打凉棚状来看。在快要到我车前3米的距离时,我忽然按了下喇叭。

  「啊……」

  一声鬼喊,正聚心过来的鲨鱼显然被喇叭吓了一跳,但也同时发现了是我。

  这时候我猜测了一下,按照女孩子的心理,她一定是转脸就走,因为她知道,男人保证会追过去的。

  事情也的确是这样发展的,但是鲨鱼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是结了婚的。结了婚的男人是绝不会追过去的,这也是个很微妙的心理,只要是男人,都会晓得其中的奥妙。

  这时候,我又扳开手指开始数数,1,2,3,果然,在没有数到十的时候,鲨鱼停了下来,也就在她停下来的那一刻,我打开车门,向她的背后说了一句话:

  「生日快乐!」

  ……

  天地忽然停了下来,所有的鲜花也在这一刻全部绽放……此时此刻,还有什么甜言和蜜语能比这4个字更加动听的呢?我想。

  缓缓地,缓缓地,鲨鱼转过脸来,我清晰的看到,在惊喜的眼神背后,有一滴眼泪正要夺眶而出。

  我伸出手,说道:「过来吧,好吗?」

  声音特温柔的那种。

  没有什么女孩子可以在这一刻抵挡住我的柔情。

  片刻之后,鲨鱼依偎着在我的怀里,手里捧着我给她准备的一束玫瑰,很甜蜜的笑着。

  我也笑着,我知道,鲨鱼很惊喜,但是,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呵呵!)停好车,我揽着鲨鱼进了事先定好的那家饭店。

  鲨鱼见我已经定好了饭店,很是高兴,但她执意要回她那吃,说就两人,不必这么破费。见她这么执意,我便劝她说,一年有好多天,但是生日只有一天。

  鲨鱼见我坚持,便不再说什么,和我进了房间。

  到了房间,鲨鱼含情脉脉的看着我,脸红红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我装作没看见,一边招呼服务员上菜,一边偷偷地看着她。

  片刻,菜已经上齐。我打开红酒给鲨鱼倒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说:

  「来,鲨鱼,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鲨鱼温柔地笑了笑,说道:「也祝我们认识三周年,友谊万岁。还祝你新认识的那个女网友被你早日泡到。」说完,一饮而尽。

  得,她还没有忘记这事,早说了,女人是很嫉妒的。(呵呵!)也就在这时,房间的灯忽然全部灭掉了。伴随着鲨鱼「咦,怎么停电了?」一声中,胖胖的老板娘推着车进来了,车的中间是个托盘,托盘上放了一个大大的蛋糕。蛋糕上写了三个字:「君心策」。

  服务员及时地在VCD中放了「生日快乐」歌。

  听着祝寿歌,看着「君心策」三个字,22根蜡烛下的鲨鱼更像是天山上的仙女一样,显的那么地脱俗,神秘,和美丽。

  我爱你鲨鱼,在心里,我默默的说道……

  (结局)

  这一顿浪漫的烛光晚餐吃了两个多小时,席间我不停的给鲨鱼夹菜,倒酒,像一个豪门绅士一样表现着我的风度。而鲨鱼呢,几乎没有说上几句话,我知道,那是太激动的缘故。

  在结了帐走出门后,鲨鱼很自然的挽住了我的胳膊,像一对亲密的恋人一样,我们如胶似漆,进了宾馆房间。

  进了房间,关上门,我迫不及待地一把揽过鲨鱼,狠狠的将嘴唇压在了她的嘴唇上,这一番激吻真是天旋地转,山崩石裂。在吻的时候,我竟然想起了一部电影的名字,叫《狂吻俄罗斯》,现在想起来,真是有点匪夷所思。

  终于,在快要喘不过来气的瞬间,我们松开了各自的嘴唇。

  我用双手捧着鲨鱼的脸,很动情的问道:「给我,好吗?」鲨鱼红着脸,闭上眼睛回答道:「不给……」好像女人到了这个时候都会这么说;也好像女人说「不」的时候通常就是「是」的意思。(呵呵!)我是个坏男人,当然理解这「不给」二字的含义。

  我一把抱起鲨鱼,然后重重地将她扔到床上,接着饿狼一般的扑了过去,床上的鲨鱼「樱咛」了一声……我终于看到了梦寐以求的那两只乳房,很白很白,刺晃着我的双眼。

  我吻着她的唇、她的耳垂、她的秀发、她的乳房、她的全身,鲨鱼被我吻得娇躯乱颤,嘴里不停呢喃着、呻吟着:“快,快给我,我受不了了。”我像受到极大鼓舞一般,举起自己的大鸡巴,对准她的阴道口,狠狠的刺了进去,疯狂的抽插着,风雨之后,天边出现一道彩虹。那是我灿烂的微笑,伴随这微笑的旁边,鲨鱼正搂着我的脖子,轻轻抚摩着我嘴唇边的胡须。

  「你经常这样带女孩子开房间吧?」鲨鱼忽然这么问道。

  「也不经常,一个月也就四,五次吧。」我调侃着。

  「真的假的啊,你怎么说什么我都相信呢?」

  鲨鱼坐了起来,很认真的看着我。身上的毛毯滑落下来,很性感的样子。

  「人之初,性本善,这是生理需要嘛。」我继续逗她。

  「啪」地一声,我的脸上重重挨上了一巴掌,「你真不要脸,骗子。」鲨鱼来真的了。

  「哎,你怎么打人呢?这么疼。」

  「打你,我还踢你呢!」

  说完,屁股上又重重地吃上一脚。

  我看鲨鱼来真的了,便一把拧过她的双手,说道:「怎么了,吃醋啊?」鲨鱼使劲一挣,竟然挣了出来,然后下床,一声也不吭,到沙发上拿起我的手机。

  「你干什么,拿我手机干什么?」我郁闷着。

  「干什么,找你老婆号码,告诉她你老和人家女孩子开房间!」鲨鱼道。

  老婆的手机号码被我编辑了文字「老婆」二字储存在电话本里,所以她很快就能找到。想到这,我一惊,从床上跳了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过了手机。

  关上手机,转脸再看鲨鱼,竟然一脸泪水站在那,身上一丝不挂的,很可怜委屈的样子。

  (回忆到这里,我的心抽了一下,点上一支烟,继续写……)我忽然愣住了,我感觉的出,这个女孩很异类,并忽然有一种可怕的念头产生──我的麻烦来了!!!

  我默默的走到鲨鱼身边,将她拥在怀里,深情地说道:「别生气了,和你开玩笑呢,除了你,我绝对没有碰过第三个女人。」鲨鱼缓缓抬起头,对着我说:「观一叶落,而知秋。不过,不管你以前怎么样,以后不许就可以了。」听到这句话,我的眼眶开始湿润起来。

  也就从这一天开始,我没有和鲨鱼在上过床。

  情人毕竟是情人,老婆终究是老婆,两者相克,是不能共存的,当我领悟这个道理之后,一切都晚了。

  人有失误,马有失蹄。终于有一天,老婆感觉出了一些什么,她很聪明,没有来直接质问,而是采取跟踪的方法,看到了我和鲨鱼在一起吃饭的场景。

  怎么办,我只有竭尽所能,拼尽自己三寸不烂之舌,将老婆哄之。

  可是我呢,已经筋疲力尽。

  天下之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三国》的开篇这句话让我想到了些什么,是啊,不能在这样徘徊在两个女人之间了,好累。

  有了这样一个念头之后,我便邀了鲨鱼,直接的告诉她,我想分手。

  鲨鱼没有感觉到惊讶,她只是说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但没想到会这么快,而且是我提出来的。

  我低着头,不敢看她的眼睛,不敢喘气。

  鲨鱼轻叹了一声,柔声说道:「你知道我喜欢你什么吗?我喜欢你忧郁,我知道你是个坏男人,同时,我也知道你的本质并不是很坏的,我也知道你并不是在刻意欺骗我,只是你无法扮演你本身的角色而已。」……「最早你和我通电话,我就能感觉出你的不一般,我就预料出我们会有什么要发生,而结果恰恰像我想的那样发生了,但是没有达到完美。我曾和你说过,我没有要求你做什么,没有让你离婚,没有让你放弃你现在所拥有的,我只是让你和我在最快乐的时光里多待一些时候,但是,你连这都给不了我,让我感觉到很心寒、也让我接受不了。」……

  「从上次开房间到现在,你没有再动我一下,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你将这种肉慾性的物质转换成了精神上的,这一点让我有点崇拜你,所以,既然你说了分手,我依然还是爱着你,看着这桌子上的餐碟,我忽然想起《最后的晚餐》,我很伤感,但是没有办法来改变……」……

  (这一段话,鲨鱼说了20多分钟,我永生难忘)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最后的晚餐终于结束了。

  出了饭店的门,天上竟然下起了雨,走在黄昏后的雨夜里,我已经分辨不出哪是雨水哪是泪水……人莫有来生,来生必寻你。

  【全文完】

  【完】  序

  仅以本文献给结了婚的,想寻求或者正在继续婚外恋的男人。本文以真实的文字来记录**这座小城中的一个男人。

  (一)

  我认识鲨鱼的时候,她19岁,我24岁。那时候我上班,而她刚刚毕业,正等着分配到一家学校当老师,搞美术的那种。那时我已经结婚,而她还是个懵懂的小 女孩。现在想想也的确是我骗的她。

  确切的说,我们的发展过程都是在网上。但是在这以前,我们已经见过面的了。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2000年,我学习驾驶,到X市去考试。鲨鱼也在那,她陪她表姐去的。

  那天考试的人很多,我站在门口,等着老师喊我进去考试。这时候,一个穿着淡蓝色连衣裙的女孩出现在我的视野,她又跑又跳的,欢的像个麦蛾似的。在跑动的时候,胸前有两个鼓鼓的东西跳来跳去,晃的我眼慌缭乱的。我自言自语着:

  「天,这么大,这么大……」

  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强求也没有用。正当我想入非非的时候。她竟然和她表姐来到了我身边停了下来。就在我眼前半米的地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天刮的是东风,而我正在下风口。天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幸福,在享受着前面美女身上香味的同时,我竟然还大饱了眼福。现在的话叫:养眼。

  鲨鱼的连衣裙很透明,无袖的那种。胳肢窝开口很大,在灌风的时候,我清晰的嘌见了那两个象大乳房一样跳动的东西。很大,很白。我清晰的记得,我当时喉咙发出了:「咕噜」这样的声音。

  胆子大是我一大优点,在脑子里没有老婆这个概念之后,我开始了行动。

  幸亏那天穿的很帅,一身笔挺的兰暗色西装,加上一件咖啡色的衬衣。还有一个有点抽像的领带。最重要的是,我的迷人眼神,它可以像电击一样,穿透任何女孩的心扉。

  「嗨,请问你们几点了?」(这个开场白虽然老套,但是永远不过时)我微笑着问道。

  「哦,我看看,嗯,9点35分了。」那个表姐告诉我道。

  「你们考的什么照啊?」

  我向前跨了一步,来到他们的正面。

  「C照啊,你呢?」

  还是那个表姐。

  「真巧,我也是C照。」

  我窥了一眼鲨鱼,发觉她脖子很白。

  「你们两人都是来考试的吗?」、

  「我不考,我表姐考的。」鲨鱼说。

  谢天谢地,她终于说话了,我狂喜。

  「你怎么不考呢,弄个驾照在手里多方便。」

  「我没时间学,我刚毕业,等有空再说吧。」鲨鱼回答。

  我知道,这个时候老师随时都可能喊我的名字去考试,如果我去考试了,就永远见不到这个鲨鱼了。怎么办,尽快要她的联系方式吧。

  我心急如焚。

  兴许是老天助我,这个时候,她那个表姐也许是考前紧张,竟然要去厕所,而鲨鱼竟然没有陪她去,这个时候,我表演了一个很专业的演技。

  「哎呀,我身份证没带,完了,完了,考试不能考了。」我边装作焦急的样子,边掏出手机,装作联系朋友的样子。(当然这个时候,我的手机不是坏了,就是没电了)「那怎么办,你等会向老师解释一下,不就行了?」鲨鱼也焦急的说,看的出她是个好女孩。

  「没用的,没身份证不能考的,早上我明明带了嘛,哎,这手机还没电了……倒霉。」我继续着我的骗局。

  「给,用我的吧,我这有电。」

  鲨鱼递过来一个手机。

  「谢谢,谢谢!」

  一把抓过手机,迅速拨了我的手机号码。得,水到渠成。

  也就在这时,老师喊了我的名字去考试。我回头说了声:「谢谢你,我会报答你的。」便进了考场。回头看一下,发觉鲨鱼正在笑,有点妩媚。

  你们一定想不到,从这次的邂逅到我爬上了鲨鱼的床,用了3年的时间。

  (二)

  在得到了鲨鱼的电话号码之后,我便开始了对她的攻击。

  在那段日子里,我每天在同一个时间打电话给她,这个时间不差分秒。刚开始,鲨鱼有些不习惯,总是铃声响了好几遍才接听,通话的时候也是我在说,她在听。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就不一样了,大约是在第15天的时候吧,我故意晚了几分钟打过去,果然铃声响了一遍,她就立刻接听了。而且说的话也是特别的多。

  这时候我知道,我又成功了一步。

  结过婚的男人总是很有心计和有耐心。我给自己制定的计划到了第19天的时候,发生了转折。那天到了预定的时间,我没有给鲨鱼打电话。(这种技术只要是男人都会做,没做的多是没有耐心者)。

  果然,在过了预定时间的第8分钟的时候,鲨鱼打了电话过来。

  像是一个偷吃了八只小鸡的狐狸一样,我笑了,很灿烂的那种。

  世间绝对没有比这时候的铃声再动听的了。我拿着手机,听着铃声,陶醉着,在快要结束铃声的那一刻,我按下了接听键;「喂,你好,哪位?」

  我压着嗓音,很磁性的问道。

  「嗯,是我,鲨鱼。」

  那边有点紧张。

  「哦,鲨鱼啊,有事吗?」

  这句话绝对有杀伤力,并且可以俘虏和打击掉任何喜欢你的女孩子的傲性。

  果然,那边听了我这话,沉默了一会。啪,挂了电话。

  笑了一下,我扳开手指开始数数,没有数到十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那一刻,我简直认为自己就是情圣,那种喜悦和激情比当初骗自己老婆还兴奋呢。

  「喂,哪位?」我依旧半死不活的问道。

  「你要是还没死的话,我想见你。」那边已经沉不住气了。

  「见我?见我干吗?」我不冷不热。

  「你就说见不见吧?」鲨鱼也挺有个性的。

  如果这时候你说见,那么你就后悔了,这是个很微妙的心理,幸亏我是过来人。

  「不行,我现在没空,正上班呢。」

  我欲擒故纵。其实心里恨不得立刻飞过去。

  「那好,我去找你,不就这几十公里路嘛,我这就坐车去,到了给你打电话。」「别,你这忽然来,我一点准备没有,」「不要什么准备,你给我定个宾馆房间住就行了,我去你们那玩两天。」鲨鱼说。

  「你真要来?」

  「是啊,怎么,你怕了?」

  「呵呵,我怕什么啊。你自己要来的是吧?别后悔?」我流着口水,彷佛大餐即将来临。

  「后不后悔是我的事,敢不敢见我是你的事。」「行,你来吧,我等你,不见不散。」「拜拜」。

  「拜拜」。

  放下电话立刻跑到美容店,洗了头,上了着哩水,然后给老婆撒了个慌,说晚上有饭局,再给公司请了假。又借了一狐朋家的钥匙,那是个空房子,没人住,正好实施我的计划。

  2个小时后,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嗯,你来了。」

  「是啊,在哪里呢?」

  「在百货大楼门口呢。」

  「怎么跑那里去了?」

  「这里人多啊,安全,我怕被你拐卖了。」

  「嘿嘿,怎么会、怎么会,等我,我来接你!」这是第二次见到鲨鱼,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她胸前那两个大乳房,鼓鼓的。

  我怀疑也许就是这两个小东西吸引了我,才让我深陷囫囵的。

  「我真罪恶!」

  心理有过这个念头,但一闪而过。

  「我要立刻把她带走,要不,在这个闹市口,会被人发现的。」「走,上车吧。」我打了「面的」过来。

  鲨鱼看了我一眼,也没问到哪,就上了车。

  上车的时候,我扶了她一把,手很软,像是白玉萝卜一样嫩呢。

  到了家,我打开电脑,说:「你先上网吧,我给你做点饭。」鲨鱼看了我一眼,说:「你不会让我今天晚上就住这里吧?」我说:「这里怎么了,装修不比宾馆差,何况还安全。有我在这。」我可是假装板着脸对她说的(呵呵)。

  鲨鱼哼了一声说:「就是有你,才不安全呢。」说完,打开电脑,上网去了。

  30分钟后:大理石桌面,铺上一个很卡通的大红桌布,点上两根红蜡烛。

  精美的四个小菜,很普通的一瓶红酒已经准备好,而我换了一件乾净的白色衬衫,打了一个漂亮的沙特王子式的领带结。

  也许你们要问,骗一个MM需要这么费事吗?但是对于结了婚的男人来说,的确需要。尤其是这个男人很老的话。(当然我并不老,现在还不到30岁呢。

  嘿嘿)

  点上一根烟,我来到鲨鱼身旁,轻轻的,轻轻的,然后弯下腰,猛吸一口烟,再缓缓的吹向鲨鱼的耳边。

  「咳咳,干吗,我最烦烟味了。」鲨鱼佯装恼怒状。

  「那怕什么,我又不和你亲嘴。」

  「你怎么这么俗呢?还亲嘴,恶心。」鲨鱼撅着嘴。

  「那该叫什么?」我反问道。

  「叫接吻。」鲨鱼回答。

  「哦,知道了,以后就说和你接吻。」

  「对,这样才听话嘛。」鲨鱼以为自己占了便宜。

  「哈哈哈哈哈哈……」我大笑

  鲨鱼看见我笑,才知道自己说走了嘴,便也笑了起来,嘿嘿……笑的很动听,像百灵鸟在歌唱,我的心颤了一下。

  (三)

  「好了,别笑了,吃饭去吧。」

  我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好,吃饭,你别说,我还真饿了呢。」

  鲨鱼说着去了洗手间洗手。

  我来到餐桌旁,看着自己精心布置的场景,嘴角边漏出一丝狡猾的奸笑,但是绝不阴险。

  鲨鱼洗好了手,来到餐桌旁。眼睛一亮,我清晰的看到了她的瞳孔在收缩。

  我知道那是惊喜的效果。

  果然,鲨鱼说道:「想不到你还挺浪漫的。」

  这时候,我当然不能骄傲,于是便说:「呵呵,随便弄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将就点吃吧。」鲨鱼抬头看了我一眼,满目柔情的说:「你不是个好男人。」说了这句话,我有些尴尬,是啊,我当然不是好男人了。是好男人还能背着老婆孩子在这泡美媚吗。

  我一时无语,结婚的男人就是这样,心理很复杂,在偷与不偷之间要斗争好几个回合,但最后的结果总是,色慾战胜理智!

  真的有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吗?我想没有,因为男人总是过不了美人关的。

  见我没有说话,鲨鱼笑了笑,说:「没关系的,反正我们又没做过什么,现在自责还早了点。」我一想也是啊,不就吃个饭吗?还在轨道这边呢,便说:「我是流氓我怕谁,来,喝酒。」鲨鱼的酒量超出我的想像,在一瓶红酒喝光后,她竟然执意要再喝一瓶,而我已经开始晕忽忽的了(这时候我心想,如果现在和鲨鱼上床的话,肯定是她强暴我的。)「不能再喝了!」

  在脑子还算清醒的情况下,我立刻作出决定。因为我知道,这酒只是助兴,如果喝多了,我的计划就实施不成了。

  鲨鱼见我有些醉意了,便也不再执意要酒。我看的出,她也有些醉了,脸红红的,非常可爱。急促的呼吸惹弄的胸前那两个大乳房一起一伏的,煞是诱人。

  我想了无数个场景去引诱鲨鱼:1、让她去洗碗,然后在她洗碗的时候,从后边抱住她的腰;2、和她聊天,然后聊到困了,便赖着在她床上不走;3、大发感慨,痛说编造的故事,在博取她同情心的时候,揽她入怀;如果这些计划都不成,我还想过上网看A片的卑鄙方法,但是这些计划想了又想,都觉的不行,不够磊落。

  就在我苦思冥想的时候,鲨鱼洗好了碗,擦着手,来到我身边,坐了下来,开始和我谈话。

  我们什么都谈,天文,地理,工作,上网。偶尔她也问到我的老婆,但是看到我不正面回答,便不再问了。

  「男人不坏,女人是不爱的!」

  在脑子里忽然冒出这个念头之后,也是酒精的作用吧,我忽然问了鲨鱼一句话,也就是这句话,捅开了我们之间那层膜。

  「你喜不喜欢我?」

  我睁着眼,视线直射鲨鱼的眼睛。

  鲨鱼显然被我的直接询问给惊住了,她笑了下,沉默了几秒,缓缓的说:

  「喜欢又怎么样,不喜欢又怎么样?」

  「喜欢就让我亲一下,不喜欢就亲我一下。」我无赖的说道。

  「哼,这算什么谬论啊。前后都是你占我便宜。」鲨鱼拿着毛巾,抽在我身上。

  就在这时,我把握住了机会。我一把拽住了毛巾,使劲一带,鲨鱼连人带毛巾因为惯性的作用,到了我的怀里。

  这时候还要犹豫吗?当然不!

  我抱住鲨鱼的腰,脸倾过去「啪」的一声,准确无误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亲过之后,我放开她,想看看她有什么反应,通常女孩子在这个时候大都要打男人一下后者是掐男人一下的。但是鲨鱼没有,她很平静,她只说了一句话,就让我再也不敢招她,直到三年后,才终于得到了她。

  鲨鱼看了我一眼,很平静的说:「你不要害你自己,我会认真的。」表情再加上这生冷的语言,犹如冷水一样,激了我一下。我看的出,这是一个不寻常的女孩子,这是一个说到作到,性格刚烈的女孩子。

  我点上一根香烟,很平静的看着鲨鱼,她也没做声,也在看着我。我们就这样看着,看着……大约有十分钟的时间吧,鲨鱼终于首先打破了沉默:「怎么了?真的怕了?」我只有默认的点了下头,说:「怕了,怕自己会爱的你很深。」「但是已经晚了,我们已经开始了。」鲨鱼还是很认真的说。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反问。

  「就在刚刚,我们都没说话的那一段时间,」鲨鱼说。

  我站了起来,看了看眼前这个女孩子,心理很酸楚的感觉。内心有个声音在告诉我,我喜欢鲨鱼,我喜欢鲨鱼,我喜欢鲨鱼……我要冷静的来面对这份感情,于是我便选择了离开这个念头。

  回去想想。

  「你睡觉吧,我回去了。这里很安全,你把门锁好就行了。」我嘱咐着鲨鱼。

  「好了,你回去吧,老婆正等着你呢。」鲨鱼调侃着。

  「明早我再来,给你送早点。」我回头说道。

  「哦,明天再见吧。」鲨鱼说。

  「还要吻别吗?」我童心又大起。

  「你敢吗?」鲨鱼哼了声说道。

  「我……不敢。」

  说完这话,转身走过。

  夜路上行人很少,我孤独的走着,心理忽然感觉很累,半点也没感觉出越轨的快感和甜蜜。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了……

  (四)

  晕沉沉的睡了一觉,不到天亮便爬了起来。

  今天我要给孩子做早点。结了婚的男人就是这样,在外有了外遇,回到家便感觉很内疚,总想找点事情来做,当是补偿。

  老婆见我起的很早,问我为什么。我支吾着说今天公司有事情,要去早一些。

  (撒谎的确是男人的强项,说这话的时候我脸连红都不红一下。)打发了孩子和老婆后,我便又买了豆浆油条之类的早点来到鲨鱼住的地方。

  但令我想不到的是,当我打开房门的时候,发现鲨鱼已经走了。在走廊的鞋柜上放了一张纸条,上边写道:

  何日君心策,何日为君来。

  鲨鱼(即日)

  看到这张便条,我的心忽然被抽空,很难说清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我没有想到鲨鱼会果然这么认真。

  拿起手机立刻拨过去。片刻,鲨鱼接听了电话,我立刻追问为什么,为什么不和我说声再见就走。但电话那头沉默,于是我也沉默,过了一分多钟的时间,电话里忽然传出了一阵笑声:

  「咯咯咯……好不好玩。」鲨鱼笑着说。

  我沉默。

  「纸条你已经看过了,还需要问为什么吗?」鲨鱼接着说。

  我还是沉默。

  「我很喜欢你,真的很喜欢,我知道你也很喜欢我,但是我敢喜欢,而你不敢,既然不敢喜欢,为什么又要来招惹我?既然招惹了,为什么又不可以做到更好?」鲨鱼很有逻辑的说。

  「我……」

  刚说了一个字,我就立刻被鲨鱼打断了。

  「好了,你别说了,也许我们还需要时间,我们在网上聊吧,换一个空间,也许会好一点,再见。」这是我和鲨鱼的第二次见面,以后的2年多,我们都是在网上亲密接触的。

  网路,的确是个很神秘的地方。在这里,我可以随心所欲的和任何人说话,但是我和鲨鱼在一起的这两年多,没有和任何人聊过天。

  在网上,我们用QQ来聊天,发照片。我们每天可以在QQ上聊6- 7个小时。通过QQ我知道鲨鱼很多的事情,而她对我也是了如指掌。

  我们在QQ上接吻,在QQ上拥抱,在QQ上私奔,可以这么说,有那么一段日子,如果在定好的时间里见不到对方的话,我们都会感觉到世界末日来临一样。

  是的,我爱上了鲨鱼,很爱的那种。

  就这样,我们偷偷的爱了两年多,到2003年的钟声即将敲响的时候,我见了鲨鱼第三面。

  也就在这一次,我爬上了鲨鱼的床。

  (五)

  每一年的11月18日是鲨鱼的生日。2003年的这一天,我给了鲨鱼一份惊喜。

  在偷偷爱恋了两年多以后,我终于决定要得到鲨鱼。这种慾望在我的身体里挣扎,直到要撕裂开来。

  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每天晚上面对着鲨鱼给我发来的写真照片,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连饭都忘记去吃。脑子里经常浮现出和鲨鱼在一起缠绵的幻觉,以至与到了白天哈欠连天,精神不振。

  我要去找鲨鱼,是的,我要去找她!

  在有了这个念头之后,我便算好了时间,准备在11月18日这一天的晚间,来到鲨鱼身边,给她一个惊喜。为了这个惊喜,我制定了一个时间计划。

  从11月11号开始,我不上网,不开手机,让鲨鱼找不到我。

  这一个星期,我敢保证是鲨鱼最难熬的一个星期。

  后来的见面果然证实了我的猜想。

  11月18日晚,我开车来到X市,订好了一间饭店。当时订的是湖南菜,这也是鲨鱼最喜欢吃的菜。接着,花了50元小费给那个该死的胖老板娘,让她在晚上我们来的时候送蛋糕进来,并播放生日快乐歌。

  准备好了这一切,我来到车里,拿起电话,拨了她的摩托罗拉998。

  「喂,鲨鱼,是我。」我压着嗓音,很磁性的说。

  「哼,我正要登寻人启示呢?你却冒了出来,这几天你跑哪里去了?不上QQ,不开手机,你不想好了,是不是?」电话那头很火暴的吼道。

  「嘿嘿,我这不是来了吗?最近交了一个新网友,正忙着见面呢。」(嫉妒是女人的天性,如果你想让她记住你,爱上你,不妨编造一个莫须有的故事来骗骗她,可以保证的说,会让你受宠若惊的。)「哦,怪不得呢,那你继续和那个新网友谈吧,再见。」鲨鱼有点慌乱地说,但就是不挂断电话。

  (女人就是这样,在爱情的取舍之间,扮演着傻瓜的脚色。现在如果有人去夺她的听筒,她一定会杀了那个人的。)好了,不能再逗她了,适可而止吧。我这样想着,便问道:「你现在哪里呢?

  我来找你。「

  鲨鱼哼了一声说:「我在学校,还没走呢?你来找我?别天真了,连你身边的鬼都在摇头呢。」我乾咳了一声说:「好,如果十分钟内我出现在你面前,你怎么办?」沉默了两秒,鲨鱼说:「如果十分种内你出现在我面前,你说怎么就怎么。」「好,你去学校门口等着。」说完,我发动车子,疾驶而去。

  从饭店到学校,我只用了7分钟,当我到了学校门口的时候,鲨鱼还没有出来。

  点上一根香烟,我看着手表,盯着学校大门,心里忽然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很复杂,有喜悦,有兴奋,淡淡的,淡淡的,还有一些内疚。

  正在这时,大门里出来一个女孩子,手里抱着一个花瓶,好像是空的。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左右看了看。

  我看清楚了,是鲨鱼!

  我笑了笑,打开远光灯,照射了她一下。因为聚光的原因,鲨鱼被光照了后,在远处看不见我的样子,便向我的车前走了几步。

  一步,两步,三步,边走还边用手打凉棚状来看。在快要到我车前3米的距离时,我忽然按了下喇叭。

  「啊……」

  一声鬼喊,正聚心过来的鲨鱼显然被喇叭吓了一跳,但也同时发现了是我。

  这时候我猜测了一下,按照女孩子的心理,她一定是转脸就走,因为她知道,男人保证会追过去的。

  事情也的确是这样发展的,但是鲨鱼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是结了婚的。结了婚的男人是绝不会追过去的,这也是个很微妙的心理,只要是男人,都会晓得其中的奥妙。

  这时候,我又扳开手指开始数数,1,2,3,果然,在没有数到十的时候,鲨鱼停了下来,也就在她停下来的那一刻,我打开车门,向她的背后说了一句话:

  「生日快乐!」

  ……

  天地忽然停了下来,所有的鲜花也在这一刻全部绽放……此时此刻,还有什么甜言和蜜语能比这4个字更加动听的呢?我想。

  缓缓地,缓缓地,鲨鱼转过脸来,我清晰的看到,在惊喜的眼神背后,有一滴眼泪正要夺眶而出。

  我伸出手,说道:「过来吧,好吗?」

  声音特温柔的那种。

  没有什么女孩子可以在这一刻抵挡住我的柔情。

  片刻之后,鲨鱼依偎着在我的怀里,手里捧着我给她准备的一束玫瑰,很甜蜜的笑着。

  我也笑着,我知道,鲨鱼很惊喜,但是,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呵呵!)停好车,我揽着鲨鱼进了事先定好的那家饭店。

  鲨鱼见我已经定好了饭店,很是高兴,但她执意要回她那吃,说就两人,不必这么破费。见她这么执意,我便劝她说,一年有好多天,但是生日只有一天。

  鲨鱼见我坚持,便不再说什么,和我进了房间。

  到了房间,鲨鱼含情脉脉的看着我,脸红红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我装作没看见,一边招呼服务员上菜,一边偷偷地看着她。

  片刻,菜已经上齐。我打开红酒给鲨鱼倒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说:

  「来,鲨鱼,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鲨鱼温柔地笑了笑,说道:「也祝我们认识三周年,友谊万岁。还祝你新认识的那个女网友被你早日泡到。」说完,一饮而尽。

  得,她还没有忘记这事,早说了,女人是很嫉妒的。(呵呵!)也就在这时,房间的灯忽然全部灭掉了。伴随着鲨鱼「咦,怎么停电了?」一声中,胖胖的老板娘推着车进来了,车的中间是个托盘,托盘上放了一个大大的蛋糕。蛋糕上写了三个字:「君心策」。

  服务员及时地在VCD中放了「生日快乐」歌。

  听着祝寿歌,看着「君心策」三个字,22根蜡烛下的鲨鱼更像是天山上的仙女一样,显的那么地脱俗,神秘,和美丽。

  我爱你鲨鱼,在心里,我默默的说道……

  (结局)

  这一顿浪漫的烛光晚餐吃了两个多小时,席间我不停的给鲨鱼夹菜,倒酒,像一个豪门绅士一样表现着我的风度。而鲨鱼呢,几乎没有说上几句话,我知道,那是太激动的缘故。

  在结了帐走出门后,鲨鱼很自然的挽住了我的胳膊,像一对亲密的恋人一样,我们如胶似漆,进了宾馆房间。

  进了房间,关上门,我迫不及待地一把揽过鲨鱼,狠狠的将嘴唇压在了她的嘴唇上,这一番激吻真是天旋地转,山崩石裂。在吻的时候,我竟然想起了一部电影的名字,叫《狂吻俄罗斯》,现在想起来,真是有点匪夷所思。

  终于,在快要喘不过来气的瞬间,我们松开了各自的嘴唇。

  我用双手捧着鲨鱼的脸,很动情的问道:「给我,好吗?」鲨鱼红着脸,闭上眼睛回答道:「不给……」好像女人到了这个时候都会这么说;也好像女人说「不」的时候通常就是「是」的意思。(呵呵!)我是个坏男人,当然理解这「不给」二字的含义。

  我一把抱起鲨鱼,然后重重地将她扔到床上,接着饿狼一般的扑了过去,床上的鲨鱼「樱咛」了一声……我终于看到了梦寐以求的那两只乳房,很白很白,刺晃着我的双眼。

  我吻着她的唇、她的耳垂、她的秀发、她的乳房、她的全身,鲨鱼被我吻得娇躯乱颤,嘴里不停呢喃着、呻吟着:“快,快给我,我受不了了。”我像受到极大鼓舞一般,举起自己的大鸡巴,对准她的阴道口,狠狠的刺了进去,疯狂的抽插着,风雨之后,天边出现一道彩虹。那是我灿烂的微笑,伴随这微笑的旁边,鲨鱼正搂着我的脖子,轻轻抚摩着我嘴唇边的胡须。

  「你经常这样带女孩子开房间吧?」鲨鱼忽然这么问道。

  「也不经常,一个月也就四,五次吧。」我调侃着。

  「真的假的啊,你怎么说什么我都相信呢?」

  鲨鱼坐了起来,很认真的看着我。身上的毛毯滑落下来,很性感的样子。

  「人之初,性本善,这是生理需要嘛。」我继续逗她。

  「啪」地一声,我的脸上重重挨上了一巴掌,「你真不要脸,骗子。」鲨鱼来真的了。

  「哎,你怎么打人呢?这么疼。」

  「打你,我还踢你呢!」

  说完,屁股上又重重地吃上一脚。

  我看鲨鱼来真的了,便一把拧过她的双手,说道:「怎么了,吃醋啊?」鲨鱼使劲一挣,竟然挣了出来,然后下床,一声也不吭,到沙发上拿起我的手机。

  「你干什么,拿我手机干什么?」我郁闷着。

  「干什么,找你老婆号码,告诉她你老和人家女孩子开房间!」鲨鱼道。

  老婆的手机号码被我编辑了文字「老婆」二字储存在电话本里,所以她很快就能找到。想到这,我一惊,从床上跳了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过了手机。

  关上手机,转脸再看鲨鱼,竟然一脸泪水站在那,身上一丝不挂的,很可怜委屈的样子。

  (回忆到这里,我的心抽了一下,点上一支烟,继续写……)我忽然愣住了,我感觉的出,这个女孩很异类,并忽然有一种可怕的念头产生──我的麻烦来了!!!

  我默默的走到鲨鱼身边,将她拥在怀里,深情地说道:「别生气了,和你开玩笑呢,除了你,我绝对没有碰过第三个女人。」鲨鱼缓缓抬起头,对着我说:「观一叶落,而知秋。不过,不管你以前怎么样,以后不许就可以了。」听到这句话,我的眼眶开始湿润起来。

  也就从这一天开始,我没有和鲨鱼在上过床。

  情人毕竟是情人,老婆终究是老婆,两者相克,是不能共存的,当我领悟这个道理之后,一切都晚了。

  人有失误,马有失蹄。终于有一天,老婆感觉出了一些什么,她很聪明,没有来直接质问,而是采取跟踪的方法,看到了我和鲨鱼在一起吃饭的场景。

  怎么办,我只有竭尽所能,拼尽自己三寸不烂之舌,将老婆哄之。

  可是我呢,已经筋疲力尽。

  天下之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三国》的开篇这句话让我想到了些什么,是啊,不能在这样徘徊在两个女人之间了,好累。

  有了这样一个念头之后,我便邀了鲨鱼,直接的告诉她,我想分手。

  鲨鱼没有感觉到惊讶,她只是说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但没想到会这么快,而且是我提出来的。

  我低着头,不敢看她的眼睛,不敢喘气。

  鲨鱼轻叹了一声,柔声说道:「你知道我喜欢你什么吗?我喜欢你忧郁,我知道你是个坏男人,同时,我也知道你的本质并不是很坏的,我也知道你并不是在刻意欺骗我,只是你无法扮演你本身的角色而已。」……「最早你和我通电话,我就能感觉出你的不一般,我就预料出我们会有什么要发生,而结果恰恰像我想的那样发生了,但是没有达到完美。我曾和你说过,我没有要求你做什么,没有让你离婚,没有让你放弃你现在所拥有的,我只是让你和我在最快乐的时光里多待一些时候,但是,你连这都给不了我,让我感觉到很心寒、也让我接受不了。」……

  「从上次开房间到现在,你没有再动我一下,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你将这种肉慾性的物质转换成了精神上的,这一点让我有点崇拜你,所以,既然你说了分手,我依然还是爱着你,看着这桌子上的餐碟,我忽然想起《最后的晚餐》,我很伤感,但是没有办法来改变……」……

  (这一段话,鲨鱼说了20多分钟,我永生难忘)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最后的晚餐终于结束了。

  出了饭店的门,天上竟然下起了雨,走在黄昏后的雨夜里,我已经分辨不出哪是雨水哪是泪水……人莫有来生,来生必寻你。

  【全文完】

百度  神马  搜狗  好搜 手机百度 返回首页
怀念一个叫鲨鱼的女友 喜欢本站收藏并转发 www.niyipao.com
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