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爱   [db:来源]   

一、吾家麟儿初长成

  「妈妈……别哭哭啦,雨儿会乖乖的,我会快快长大照顾妈妈的!」我奶声奶气地伸着稚嫩的小手擦拭着妈妈的脸颊上的泪水,梨花带雨的俏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妈妈双手紧紧地抱我入怀中,生怕一松手我便不见了似的!「雨儿好宝贝,妈妈的心肝宝贝,妈妈爱你……」我理解不了死亡是什么,只知道爸爸躺在那冰冷地木头箱子里不能陪我玩了,不能给我买糖果吃了。妈妈说爸爸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很久才会回来……

  ***    ***    ***    ***「妈妈,我的袜子放哪啦?我找不着啊!」

  「小糊涂蛋,在第二个抽屉里,妈妈昨天才跟你说过的。」妈妈边说边走进我的房间,怜爱地摸着我的头。「还是妈妈帮你收拾吧!东西都带齐了吗?!手机充好电了吗?那边天气冷,妈妈上回给你买的黑色外套带了没有啊?」「哎呀,妈妈,不是和你说了嘛,我现在长大了,会自己照顾自己的!你不要老当我是小孩子啦,我都十六岁了!」我不满地嘟着嘴抗议妈妈老是当我是小孩子。

  「嗯……是啊,宝宝长大了,都快比妈妈还高了,妈妈是老了啊……」妈妈口气里欣慰中带着几分落寞。

  看到妈妈脸上的哀愁,我心里一疼,赶忙拉着妈妈的柔若无骨莹白纤细的素手。「才不是呢,妈妈才不老呢!妈妈你这么漂亮,皮肤又白又滑,越来越年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我姐姐呢!」

  「噗嗤!小坏蛋,嘴巴抹了蜜糖啊!尽哄妈妈开心,越来越年轻,那不成了妖精啦!」嘴上虽这么说,凝脂般白嫩的玉靥却绽放出美丽的笑容。看着妈妈雅韵清婉的笑容我不禁有点看痴了!「妈妈,你好美哦!」「小坏蛋,又开妈妈玩笑了!」妈妈清丽脸颊微红,嗔怪我道。「真的!妈妈你自己看嘛!」我拉着妈妈走到镜子面前。镜子里出现一个美丽的身影,高高盘起的秀发散发着健康的光泽平添一种雍容典雅,弯弯柳眉下灿若寒星的眼睛里难掩一抹诱人的风情,未语先笑的嘴角更添那份亲和,秀气挺直的鼻梁愈显灵动秀雅,雪白的肌肤,修长的颈项,宽松的淡绿黄连衣裙都无法忽略饱满丰腻的胸部,几可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身下隆起水蜜桃形迷人臀部,圆润弧度延伸勾勒出一双笔直修长雪白玉洁的柔润美腿。

  镜子里的佳人,气质如兰眉目似画,妈妈自己也颇为满意,明艳照人的芙蓉嫩颊绽出一丝笑意。我拉着妈妈的玉手,痴痴地说:「妈妈你太美了,我都舍不得离开你了。」

  妈妈灵秀的双眸里含着万分怜爱,从背后轻轻地怀抱住我。「宝宝,妈妈好爱你!答应妈妈要好好照顾自己,妈妈好担心,你第一次出远门……」说着说着声音里难忍一丝哽咽。胸前柔软丰满的两团粉腻不经意地摩擦着我的后背,我感觉下身有一团火热升起,有点尴尬!最近这种情况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我赶忙挣脱妈妈的环抱。

  「怎么啦?」妈妈眼神里带着关切。

  「没什么,没什么!」我面带潮红佝偻着身体急切地摇动着双手,奇怪的摸样引起了妈妈的注意,似乎是看到了我下身的异样,芙蓉玉脸上升起一朵红云,伸出修长纤细的素手在我的脸上婆娑,嘴里喃喃细语:「宝宝,长大了……」我羞的恨不得有条地缝钻进去,在妈妈面前我竟然无耻地勃起了!妈妈含辛茹苦地把我抚养大,为了我拒绝了无数次的别人好心为她介绍对象,而我竟然亵渎了妈妈!!!「妈,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件事没做,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飞也似的跑出家门。

  「慢点跑……穿件外套啊……」耳畔传来妈妈细心地叮咛。

  ***    ***    ***    ***「同学们,现在是自由活动时间,不过不要走太远了,一个小时后在这里集合。」李老师当着我们大家宣布道。

  大家一哄而散,各自跑去玩了。我也和几个要好的同学沿着马路说说笑笑,一转身,揉揉眼睛以为看花眼了,一道熟悉的倩影俏立在寒风中,霎时间,枯败的树枝,灰白的街道防佛一下子充满色彩,绽放生机!「妈妈!是妈妈!」我拼命跑过去,妈妈伸开双臂敞开温暖的怀抱,扑入妈妈馨香温软的怀中!

  「妈妈你怎么来了!」我惊喜道。

  妈妈美眸中柔情绵绵,怜爱无比地轻抚我冰凉的脸庞:「妈妈想你了,妈妈舍不得你!这几天妈妈心里老是惦挂着你,干什么都没有心思,就请假过来看你了。」

  「嘻嘻!哦!原来妈妈是不想上班偷懒哦!这可不是好孩子哦!」我开口打趣妈妈。「小坏蛋,妈妈对你这么好,你还欺负妈妈!哼!」妈妈好笑地轻捏一下我的脸蛋。

  同学们都目瞪口呆地正看着我们,我不好意思地挣开妈妈的怀抱。「妈妈,同学们都看着呢!」

  妈妈柔柔浅笑:「小宝贝,知道害羞了哦!」

  「妈!我哪有啊!」我心中觉得不好意思,嘴上却逞强道。妈妈掩嘴娇笑:

  「好啦,不逗我的心肝宝贝了。快回到你同学中去吧,你们去玩,妈妈在后面跟着你。」

  我走了几步,依依不舍地回头:「妈妈你真的会跟着我,不会自己回去了吗?」妈妈爱怜地看着我:「不会的宝贝,只要你愿意,妈妈都陪着你!」「那多久呢?」我孩子气般追问道。「你说多久呢?」妈妈笑眯眯地看着我。「那,那一辈子吧!」我歪着脑袋想了会。「好,一辈子!」妈妈柔柔地注视着我,吐气若兰的柔唇中轻轻道出,芙蓉玉脸上闪过一丝期亦。「那我们拉钩,不许赖皮哦!」我高兴地大叫。「宝贝,妈妈不会赖皮的,只要你愿意……」如水春眸微微泛红,喃喃轻语,似在回应,更似在许誓!

  朱伟豪站在我旁边,不时地回头偷瞄下不远处的妈妈,羡慕地对我说:「小雨,你妈妈长的真好看,而且还对你这么好!我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妈妈呢?!

  羡慕妒忌很啊!」

  「哈哈!羡慕是没有用的,也不看看是谁的妈妈!这叫有其子必有其母!」我可一点都不谦虚。

  旁边的李波也过来凑热闹,搞怪道:「小雨哥们也醉了!我还以为顾小雪最好看了,没想到你妈妈一点都不比她差啊!你们说说她们俩到底谁更好看点啊!

  」

  听到顾小雪的名字,我心里一动,眼神转向前面一群娇俏青春的女孩子,顾小雪也正望向这边,看见我正望着她,粉雕玉琢的俏脸上抹上一层红晕,忙转过头去再也不望我一眼。不知怎的心头掠过一丝怅然。

  「小雨,你说谁好看点?我们现在是三票对三票,就差你一票了!」王琦脸红脖子粗地嚷嚷着。

  「看来刚才吵得还挺激烈的!」我暗暗发笑。「到底谁更好看点呢?」心里也私下比较。「我觉得还是我妈妈更好看点。」话音未落,唐涛就不服气道:「不公平!你当然会说你妈妈好看了哦!」「你才不公平呢!你以为我们大家不知道你暗恋校花顾小雪啊!你当然会投给她了!」王兵一点都不相让揭了唐涛的老底。「我……我哪有暗恋她……你不要瞎说啊!」唐涛脸涨的像猴子屁股似的,还不时心虚地偷瞄几眼顾小雪那个方向。

  惹得大家一阵怪笑。我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我觉得,顾同学清雅秀丽,水灵慧质,像一株无暇水仙,灵洁有余,端雅不足。我妈妈端庄优雅,柔美袅娜,像一株娇雅百合,清韵丰姿,相得益彰。」大家都默不作声,回味我刚才的比较。我也陷入沉思,既觉得事实确实如此,妈妈是更胜一筹,又觉得潜意识里总想贬低顾小雪,好像这样,同学们就发现不了我心底里那点朦胧……「慢点吃,别噎着。」妈妈体贴入微的为我擦去嘴角的汁水。我意犹未尽地吞下妈妈喂到我嘴里的最后一个草莓,舔着脸贪心道:「妈妈,还有吗?我还要吃!」

  「小馋猫,没有啦!而且,吃太多对身体也不好。」我有点好奇:「这个季节怎么会有草莓呢?妈妈你从哪里买来的啊?!」「妈妈知道你爱吃草莓,就托人打听,早上买过来特意带给你的。」「谢谢妈妈!」我贴上妈妈的香腮亲了一口。「好香哦!」「小坏蛋,越来越调皮了,敢吃妈妈豆腐!」妈妈假装嗔怒,春水般澄澈的明眸尽是盈盈笑意。

  「妈妈我不想回去睡了,可不可以今晚睡在这里啊?」我拉着妈妈的水葱藕臂腻声撒娇。

  「怎么啦?」

  「那个朱伟豪老是打呼,吵得我都睡不着!可不可以今晚睡这里啊,求求你啦,妈妈。」我装出委屈万分央求着。「好吧,那就睡在这里吧。不过妈妈要去和李老师说一声。」不忍我受委屈,只好答应我。

  「嘻嘻,不用去了,来以前我已经和李老师说好了,老师同意了。」我冲着妈妈露出狡黠的笑容。「小坏蛋,原来你早有预谋啊!在这睡也可以,不过先要去洗澡!」妈妈没好气地轻拍了我屁股一下。「Yes,Madam!」我做出一个滑稽的敬礼姿势,笑嘻嘻地跑进浴室。

  头发上的肥皂泡流到眼睛里,一阵涩痛,睁不开眼睛!突然间陷入一片黑暗,莫名的恐惧袭来,我下意识地大声惊慌喊叫:「妈,你快来!」「宝贝,怎么啦?!怎么啦?!」妈妈听到我的喊声,急忙跑进来。

  「疼!好疼!妈妈我眼睛好疼!」只听见声音,却看不见妈妈,我更加的惊慌失措!妈妈赶紧拿起莲蓬头,对着我的眼睛喷洒,一会儿,眼中的涩痛渐渐减轻,我慢慢地睁开眼睛,妈妈满脸担忧的模样忧映入眼帘。

  「不疼了,不疼了,现在没事了。」

  妈妈心疼地看着红通通的双眼,略带哽咽:「告诉妈妈,还疼吗?你不会洗头,叫妈妈进来帮你洗嘛!来,妈妈给你洗,小心别让肥皂泡又进到眼睛里!」「不……不用了……我自己……自己洗!」我尴尬死了,意识到现在自己全脱了,正光着屁股呢!妈妈注意到我脸上的尴尬表情,眼神瞥了一眼我的下身,轻笑道:「小坏蛋,现在知道害臊啦!你是妈妈生的,你身上的那块地方妈妈没看过啊!呵呵!乖啦,别动妈妈帮你洗,别眼睛里又进水了!」妈妈轻柔地替我冲掉头发上的泡沫,再挤出沐浴乳仔细地帮我擦抹全身。我眼神四处飘散,不敢看着妈妈,妈妈匆忙进来,只穿了件月白色的V领丝质睡衣,里面竟然没戴胸罩,裸露的胸口处白嫩得近似透明的玉肌雪肤蕴满水汽发出莹莹亮光,领口下一对丰满肥软的白皙巨乳随着动作颤颤巍巍,紧贴在睡衣上的两颗葡萄大小的乳头骄傲地凸起,在半湿的布料下甚至连浅红的颜色都清晰可辨!

  丝质睡衣很短堪堪勉强遮住屁股,露出一双粉圆晶莹的玉膝和欺霜赛雪的修长美腿,无意间妈妈藕臂轻抬,睡衣的下摆扬起,现出一条小巧上半部镂空的白色内裤,隐隐约约可见一团软肉高高隆起。

  下体升起一股火热,双手交叉包住下身,祈祷上苍不要再让它膨胀!

  纤细柔软的玉手滑向腹部,离罪恶源泉只有几寸之遥,再也无法遮挡,鸡鸡完全充血直愣愣地挺立在那,绝无仅有的硬度!粉红色的龟头顽强地挣脱包皮的束缚,绷到极点的皮肤竟能感觉到丝丝的痛意!双手再也无法掩饰,迅速地转身,背对着妈妈,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不能让妈妈看见!」「怎么啦?宝贝,别调皮快转过来,还有一点就擦完了。」「我……我……自己擦……我自己可以的……」「呵呵,害臊啦!你是妈妈身上掉下来的肉,还在妈妈面前不好意思啊。快听话,马上擦完了。」

  「不要啦……我自己擦啦……妈妈你快出去吧!」「啊!痒死了!咯咯咯!」妈妈见我不听话,恶作剧似的挠我的腰间的痒痒肉,我从小就怕痒,被这么一挠,那还忍得住啊!身体不由自主地扭动转过身去。

  「啊!」我们两人几乎同时喊了出来。妈妈白皙秀气的小手掩住张的大大的檀口,灿若寒星的美眸不可思议地盯着我高高翘起的白嫩小鸡鸡,而我羞愧的只想找条地缝钻进去。「妈……对不起……对不起……我……」我双手捂着通红发烫的脸庞,带着哭嗓请求她的原谅。心里祈求上苍,只要妈妈能原谅我,不管怎么样的惩罚我都愿意接受!

  「长大了,真的长大了,我的宝贝真的长大了……」妈妈晶莹无暇的玉脸透着母爱圣洁的光辉,春水般澄澈的杏眼满是幸福的骄傲。见我一副胆颤心惊可怜兮兮的小模样。「扑哧!」一声娇笑。「小坏蛋,平时看你胆子挺大,现在知道怕了啊!活该!」看到妈妈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模样,我不敢置信,小心翼翼地试探道:「妈妈……你不生我的气吗?」「不生气,我的宝贝长大了,终于长大了,可以照顾妈妈了!」妈妈玉手轻轻婆娑我的脸颊,充满柔情依恋地凝视着我……

  我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直瞪着天花板发愣,刚才那一幕让我自责不已,虽然妈妈她说不生气,可我还是有点没法原谅自己!「宝贝儿子,还没睡啊?!」妈妈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手里拿着一条白色的大毛巾擦拭湿漉漉的秀发。身上已换成了一套浅绿色的棉质睡衣裤,我心里松了一口气,生怕妈妈还是穿着刚才那件性感暴露的睡衣。可不知怎的心底里却有一种说不明的失落!

  怎么也睡不着,我脑子里乱哄哄的,今天一整天发生的事走马灯似的在脑海里闪现。好像妈妈也没睡着,一直翻来覆去的?!突然,妈妈的话轻飘飘地传来。

  「那个同学叫什么名字?」

  「哪个同学?」我一愣。

  「那你说哪个同学呢!」妈妈转过身明亮的眼睛含有深意地盯着我。我被弄的一阵糊涂,不知道妈妈在打什么哑谜!

  「哼,就是今天你老是盯着她看的那位同学!」妈妈的声音里有一丝不快。

  「我哪有盯着她看啦!!」我心虚的狡辩,心里一阵慌乱。「难到妈妈都看见了,不会吧!」

  「呵呵,没盯着她看,怎么知道我说的是谁啊!狡辩!」妈妈毫不留情地揭穿我。

  「她叫顾小雪吧?!」

  「你怎么知道的啊?!」我吃惊地脱口而出,马上想到自己怎么这么傻,这不是不打自招嘛!赶紧低下头,不敢看妈妈。

  「我问你老师了,她告诉我的。」

  「你怎么能这样呢!你怎么能问老师呢!」我又急又气,要是传开,同学们都知道我……不敢再往下想!

  妈妈抿着嘴,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恼怒的样子。「我是你妈妈!我怎么不可以问你老师?!你还用这种态度和妈妈说话!」

  「我……我……」心里开始后悔,但妈妈这次的行为真伤了我自尊心。

  「杜雨,妈妈问你老师,是关心你,你竟然用这种态度和妈妈说话!妈妈真的很伤心!」妈妈说着杏眼一红,转过身去背对着我,柔嫩的香肩微微搐动。

  我彻底慌了手脚。「妈,妈,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别生气啊!」妈妈没理我,啜泣声更明显了。我那还顾得了什么自尊心,慌忙从背后抱住妈妈的娇躯。「妈,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这么和你说话。」妈妈虽然没转身,但啜泣声渐小消,我一看,赶紧使出百试百灵的撒娇大法:「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唱到动情处,还转化成娃娃音,奶声奶气地旁白:「妈妈妈妈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扑哧!」妈妈终于被逗乐了。「小坏蛋,唱的难听死了!就会花言巧语逗妈妈开心!」我大呼冤枉:「我那是逗妈妈开心,我是真的爱妈妈啊!」「呵呵,要是真的爱妈妈的话,就要把精力放到学习上,不要把心思放到别的地方,别让妈妈担心知道吗?」妈妈若有所思地对着我说。

  「嗯。」我赶紧点头,只求妈妈再不要生气!

  二  泳池嬉春

  妈妈端着牛奶进来放到我书桌旁,柔声说道:「小雨,把牛奶喝了,早点休息吧。」

  「作业马上就写好了,妈妈你也早点休息。哦,对了,老师叫你签字明天带给她。」

  「签什么东西?」妈妈接过我递给她的考试卷。「满分!真棒!小雨真替妈妈争气,来让妈妈亲一个!」妈妈抱着我的脸颊欣喜地亲了一口。

  「不要啦,妈妈……」我不好意思地转过脸去。「呵呵,还害羞呢!好啦,快点做完作业上床睡觉。」妈妈抿嘴含笑地看着窘迫的模样,充满慈爱地摸摸我的脑袋回自己的房间了。竖起耳朵听妈妈房门关上的声音,我才偷偷把手移到妈妈刚才亲我脸颊的部位,迷恋地轻轻摩挲,久久不可自拔……「痛快,太痛快了!大班长你看他们二班那几个家伙个个耷拉着脸,没脸抬头的小模样,看着真解气啊!哈哈!」朱伟豪一边说一边眉飞色舞一副嚣张狂笑的样子。

  「是啊,这次摸底考我们一班可是结结实实压住二班了,不仅全班平均分高过二班位列全段第一,小雨你的个人总分也排第一,而且正正好好比那个顾小雪多一分!哈哈,我估计咱们的校花肯定会哭死了!唐涛,你可要去安慰一下你的暗恋校花哦!」王兵和唐涛是一对活冤家,总是会不放过任何机会攻击对方。

  「放屁,王兵,你……你……怎么知道人家会哭呢?!而且,你有什么资格说人家,你分数比她高?人家可是全段第二名!要真有资格嘲笑她的也就是小雨,你一边歇着去吧!」唐涛毫不示弱予以回击。

  「呵呵,我是没资格说人家,你说小雨有资格是吧!小雨你说,顾校花会不会哭的稀里哗啦?」王兵知道我和他关系最好,肯定会向着他。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看唐涛越来越不顺眼。「肯定会哭的,而且,我就估计我们班某位同学会心疼的不得了吧!」

  「哈哈,听见了没有,小雨也这么说了!哈哈!顾校花哭的稀里哗啦,某同学玻璃心碎满一地!」我们几个幸灾乐祸地大声戏弄唐涛。

  「你们……你们……」唐涛憋红脸又一时找不到攻击我们的话,气的手指头发抖。看见他一副脸红脖子粗窘样,我们笑的更欢了。

  正当我们没心没肺大声玩闹时,朱伟豪拉拉我们的衣袖,神色怪异尴尬地说:

  「别说了,快都别说了!」察觉到他的异样,我们忙回头,二班的四五个女同学不知什么时候正站在我们背后,个个脸若冰霜,其中一个圆脸的女同学气愤地指着我们的鼻子:「有你们这样的吗?!不就是这次考的好一点嘛!这么欺负小雪,男人的脸都被你们丢光了!小雪我们走,别理他们!」说完拉着小雪她们气呼呼地走了。我脸涨得通红,这次是玩的有点过分了!

  小雪低头经过时,微微抬起凝视着我,终于,美丽的眼眶里满盈的泪珠忍不住滑落。

  「走吧,回去吧。」王兵拍拍我的肩膀。我有点怅然若失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今天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会和王兵他们一起胡闹?!如果不是嘲笑顾小雪,我还会和他们一起胡闹吗?!

  吃好晚饭,我惬意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妈妈从厨房端着洗干净的水果出来,看到我这副懒散的模样,没好气地捏了下我的鼻子。「大少爷,刚吃完饭别马上躺下,要运动下等消化了才行。」

  「好妈妈,我就躺一会儿嘛!躺一会会儿就行嘛!我学习了一天好累哦,妈妈最好了哦!」这样躺着多舒服啊,我可不愿起来,抱着妈妈的手撒娇道。

  「小坏蛋,就知道逗妈妈开心!」

  「小雨你看,这是什么?」妈妈手里拿着两张纸片在我眼前晃动。我接过来一看,兴奋地从沙发上蹦起来。「是室内游泳票!妈妈你从哪里弄过来的啊!太棒了,我好久前就想去那里游泳了!妈妈万岁!」「呵呵……你秦阿姨送的,她知道你这回考了第一名,特意送给你做为奖励的。」妈妈微笑地看着我手舞足蹈的滑稽模样。

  「哈哈,星期六就可以游泳去了,太爽了!」我捏着游泳票乐呵呵的又躺了下来。

  「小雨,你怎么又躺下来啦?!妈妈不是和你说了要多运动吗?」「嘻嘻,反正星期六要去游泳了,到时候运动个够!现在我要养精蓄锐!哈哈!」我对着妈妈嬉皮笑脸地耍赖。

  「小坏蛋,妈妈被你气死了!」妈妈瞪着美丽的大眼睛,哭笑不得地看着我……

  明珠苑是一家私人性质的高级会所,几乎不对外接待。这次妈妈能得到两张游泳票实在不容易。全市室内游泳池寥寥无几,对外公开经营更是没有一家,害得我这个游泳爱好者一到冬天就没方法可去。这回好了,有了秦阿姨送的两张票我可要游个痛快!

  天刚一亮,我就催着妈妈出发。「快点啦,妈妈!」妈妈被我催的紧,只好一大早就带我到了明珠苑。偌大的泳池里还没有一个人,正好可以游个痛快,省的人多了就没意思了。我迫不及待地跑到更衣室换好泳裤,站在泳池边简单活动一下,然后一个标准的鱼跃式投身到碧蓝的池水中。

  「喔!好爽哦!哈哈!」25度的池水温度刚刚好,最适合人体皮肤对外部环境的适应了。我欢快的在水中来回游弋,一会儿自由式、一会儿蛙式、一会儿仰式……

  正当我游得不亦悦乎时,妈妈披着一条大浴巾往泳池边走来,一头乌黑的瀑发扎成简洁的马尾,整张五官精致到极点的美颜一览无遗,不管从任何角度看去都美得让人心醉。雪白修长的颈项曲线柔和地延伸至丰满巨大的胸部,曼妙而又富有律动的美丽步韵间,一对挺翘的玉兔骄傲的轻微晃动,纤细柔软的腰肢下沿曲线急剧扩张形成一个肥厚桃心状的臀部,修长笔直圆润的美腿更显妈妈优雅,一件稍显保守普通的黑色连体泳衣在妈妈绝美的胴体映衬下,竟显得风情万种芳华绝代!

  我不禁看得痴了,张大嘴巴不自觉地流下口水,妈妈见我一副猪哥像,捂着小嘴嗔笑道:「小坏蛋,看什么看!不许乱看!」我讪笑地挠挠头,不舍得移开目光。

  「小雨,注意安全,别游那么远啊!」妈妈水性不好,只能站在浅水区看着我好不快活地在水中嬉戏,我在远处见妈妈紧张地盯着我,一时起了捉弄念头,猛一个倒扎潜入水底,贴着泳池的底部慢慢游向妈妈,正准备跃出水面吓唬一下妈妈时,突然,可能是妈妈的泳衣裆部有点紧,两侧的布料凹陷进肥厚鼓起的肉缝中,妈妈伸出纤细的手指勾住布料往外扯动几下,从我这个角度正好可以一览无遗里面的神秘风光,两坨白皙无毛肥的不像话的嫩肉间一条嫣红的肉缝微微敞开,一粒指盖大小的粉红色肉粒羞答答地露出半截。

  「噗……」我差点呛进一大口水去,眼前的淫靡景象让我目瞪口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女性阴部,它是如此的迷人,如此的神秘!只存在我的幻想里模糊的影像,终于实实在在清晰无比地出想在我面前!「不可以的,不能再看了,她是你妈妈!」理智让我陷入深深的自责,欲望却让我无法移开目光分毫!

  「小雨你在哪里?不要吓妈妈啊!」妈妈焦虑的呼喊声透过水面微弱地传入到我的耳中,同时也惊醒了我的遐思,一分神,肺里氧气没憋住,我嗖得窜出水面。

  「啊——」妈妈被我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吓了一跳,随即,一把死死抱住我。

  「吓死妈妈了!刚才妈妈找不到你,以为你……」说着说着眼眶泛泪,声音哽咽。

  「妈妈,我和你闹着玩的啦!」我还在为刚才无意间偷窥妈妈而心里发虚。

  「能这么玩的吗?下次在这样妈妈可要生气了……」妈妈正生气教训我间,岸边响起一个惊喜的声音。

  「苏蓉?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看花眼了呢!」「浩明?!是你?你怎么在这里啊?!」妈妈看清岸上的来人,绝美的容颜上也难掩一片喜色。

  「真讨厌!不是说来游泳的嘛,怎么聊起来个没完?!」好几次催促妈妈下来和我一起游,妈妈都让我一个人先玩,她还有事要和那个男人聊。不时,听到岸上传来妈妈开心的娇笑声,我愤愤地拍打着水面,恨恨地盯着那个男人,本来能来这里游泳的兴奋心情一下子消散的干干净净,心里说不出的烦闷。这个妈妈让我叫他陈叔叔的男人,虽然,我们见面还没超过半个小时,但我对他有一种本能的厌恶,想到妈妈好久以来都没有露出这么开心的笑容,我的心就像是扎了根刺般的不适!

  「我游不动了,妈妈我们回去吧。」我走到他们面前,忍着怒火冷冷道。

  「小雨听话,妈妈和陈叔叔还有话要说。」

  「你不走,那我走了。」我一刻都不想呆下去,赌气地转身就走。「小雨,唉!浩明对不起,小孩子不懂事,我先走了,我们再联系吧。」妈妈见我离去,只好无奈地向他抱歉。

  「呵呵,没关系的。蓉蓉你怎么还和我客气起来了,本来好久没见还想请你吃顿便饭,下次吧,下次再约时间吧,我给你打电话。」陈浩明很有风度的微笑道。

  一上车,妈妈就严肃地对我说:「小雨,小孩子不能这么没有礼貌的,妈妈平时都怎么教育你的?!」我低着头闷不做声,知道自己今天的行为确实不应该,可就是忍不住,一看到那个什么陈叔叔和妈妈坐在一起谈笑风生,妈妈脸上时不时展露出开心的笑容时,我就有一种失去理智的愤怒?!

  「他是谁?」我打断妈妈对我的训话,抬头目光直视着她。

  「他是妈妈的大学同学啊,妈妈不是刚才为你介绍过吗?!」妈妈被我突然的插话一愣,口气有一丝不自然的感觉。我敏感地捕捉到了这个细微变化,心中更加的焦躁。

  「我知道,你的同学我都认识,去年你们大学同学会你还带我参加了,可他怎么从来都没见过,也没听你提起过他!」

  「他……他……我……妈妈也不知道……」妈妈脸上的表情复杂极了,尴尬、惊慌、无措,甚至有一点点羞意。我心里一叹,突然间一点说话的欲望都没有了,妈妈也沉默不语。车厢里静的出奇,一股无形的距离和裂痕悄然滋生……这几天,妈妈总是时不时一个人坐在那恍神,直觉告诉我一定和那个陈叔叔有关!可我又能怎么办呢?!这个男人的突然出现,让我们曾经幸福快乐的家有一种无法言喻的压抑,而我却无能为力!

  电话响了,我懒洋洋地接起电话。是小姨打来问候家常,我无精打采地有一句没一句应付着。突然间,脑海里闪过一个电光火石的念头:或许小姨知道妈妈和陈浩明之间的事?!

  我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地问道:「小姨,你认识陈浩明吗?」「哪个陈浩明?」

  「我妈妈的大学同学。」

  「他?!小雨你怎么知道这个人的?」我精神一震,小姨的话明显是认识这个人的。

  「去去去,小孩子打听大人之间的是干嘛?!」「妈的,看来两人还真有点事啊?!」我气的心中口不择言,同时,一股无形的的痛楚让我喘不过气来。努力地调整自己的情绪,尽量地放轻松自己的口气。

  「嘻嘻,小姨我都16了,是大人啦,你就告诉我嘛,求求你啦!」电话那头一阵沉默,一会儿才传来小姨的声音。

  「其实也没什么,陈浩明当年是你妈妈的追求者之一,你妈妈对他也挺有好感的,原本打算在一起的。不过,后来你爸爸也加入了追求你妈妈的行列,再后来你爸爸凭借自己出众的外表,优秀的才华赢得了你妈妈的芳心。」小姨顿了顿,意味深长地说:「小雨你也长大了,应该懂事了,你爸爸去世已这么多年了,你也知道你妈妈一个人这些年来多辛苦……」

  我木然地呆坐在沙发上,电话筒早已扔在一边,小姨下面的话,我一个字都听不进去,脑海里只有一句话不停地嗡嗡回绕。「你妈妈对他也挺有好感的!」

         【完】

百度  神马  搜狗  好搜 手机百度 返回首页
错爱 喜欢本站收藏并转发 www.niyipao.com
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