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女人的享受   [db:来源]   
我32岁,结婚两年,商业银行财务。从小生活在魔都,所以我自认为不是守旧和古板的女人,上海的生活节奏很快,大多数女人都是在我这个年纪才步入婚姻殿堂。  之前在大学,以及工作后有过三任男友,都是真心交往,由于各种原因,地域,工作单位等等。  衹有老公被家人认可,才走到最后。  老公比较开朗,我们同岁,应该说我们在各方面都比较合拍,能说到一起,价值观也基本一致,所以在一起的几年里很少有争吵。  就好像一直处在恋爱期的情侣,下班一起到家,有时我等他,因为他做建筑设计,经常会拖班,好在单位都不远,我们通常可以一起做晚饭吃,上海的外卖多的像红绿灯,随处可见。  但我们都愿意在家吃,健康。  考虑到生育,父母也提醒我们多吃有营养的东西。  晚上我们会出去散散步或者在家一起追剧,老公懂浪漫,也喜欢制造些A片里的场景,有时会偷偷去浴室放好热水加花瓣,等时间差不多,就拉着我一起泡澡,他说喜欢看我芙蓉出水的一剎那,特别兴奋,他的弟弟也会在泡澡过程中翘的老高,其实我之前和第二个男友有过几次鸳鸯浴,都是在酒店,那时年轻不拘束,情到深处不管不顾,总把酒店卫生间弄得到处是水,但在家里却不敢太放肆,也怕打扫麻烦。  老公喜欢在洗完澡后舔我的全身,我身材不高,160。  但体型还不错,比较有肉,胸不大,但也算凹凸有致,之前的歷任男友都认可,因为我皮肤很白,所以可能大部分男人都会喜欢吧,唯一有点尴尬的是老公之前的那个男友,身高180,体育生。  温存的时候一边抽插一边想低头舔我的乳头,总是舔不到,很苦恼,衹有我在他上面时他才能亲到我的两个乳头,现在回想起这个姿势感觉还有一阵燥热,他是小弟弟最威武的一个。  老公的体型偏瘦,身高176,前戏时会让我趴着,他从肩开始舔,慢慢舔到脚踝,最后才会攻击我的敏感区,他说那是要让全身的血液都推到敏感区,让两片花瓣充血,衹有充血才会出水,每次都要十几分钟,我通常会闭着眼享受其中。  说实话,偶尔会回忆下前男友们的动作和画面,做个比较,当然不会告诉老公了(后来他告诉我他居然特爱听),当老公开始舔我下面时确实很享受,我说过我不是保守的人,我也愿意接受男人用柔软的舌头在那里游走,有时甚至希望他们的舌头能更长一些,当他开始快速时,我会禁不住呻吟,有些人说不喜欢被口交,我想大部分女人都是享受的。  衹要让自己放松下来,沉浸其中,把注意力都集中在性爱中,那里会特别敏感,有点痒,也有点酥麻感,总之要抱着被服务的心理,就像花钱请人给自己按摩服务那种心理,很奇特,有时我会幻想自己喜欢的男明星,也会幻想办公室里的90后,甚至一个有男人味的客户,幻想别人时,更有感觉。  老公每次把我舔到我说想要才会停下,而且中间会故意说着淫荡的话,比如想要了麽,舒服麽,哪里舒服,是逼麽,还得一一回答才满意,之后就是长枪直入,那种充满期待,又滑又顺的进入真的很舒服,好像冬天一把痒痒挠伸进棉衣里,一下找到了那个想要的位置,当他开始用力抽插,我会闭着眼睛,张开嘴大叫,我越叫的大声,他就越用力越勇勐,我们往往会在一起叫喊中到达终点,高潮后我会躺一会,一动不动,一个是累一个是感受下身阵阵伸缩的余感,然后抱着他慢慢入睡。  生活就这样平淡的过去了一年多,要不是父母提醒,我们都没意识到怀孕这件事,结婚后我们没采取避孕,却一直没受孕,我和老公都没在意,但我确信我们都没问题,因为我之前有过一次小产,是第三任的,当然从没跟老公提过,但迫于父母的催促,我们还是去红房子做了检查。  结果很好,医生说能否怀孕要看各种因素,四十岁左右的女医生,居然还建议像我们这种情况没必要担心,有时间尝试下不同环境,不同姿势,总之要多做不平常的爱,要不是人多,估计她还要建议我们多野战,当时真的被她雷到了。  但从那时起,可能有了一个受孕的目的,我们之间的性爱却出现了一丝疲倦,每次感觉老公的硬度不足,或者注意力不集中,或者精力有限,甚至有时做一般就软了,原因不得而知。  不过我跟老公都是明事理的人,有什麽问题我们会马上坐下来聊聊,这也是我们感情稳定的重要原因,彼此坦诚相待,相互讨论解决的办法,很快老公就得出了两个结论,一是目的性改变了,原先做爱是纯享受,是一种男女间特有的感官快乐,而现在主要目的是为了受孕,失去了性爱最原始的乐趣。  二在一起时间久了,会自然熟悉对方,身体和视觉都会记忆化,细胞熟悉化,就失去了刺激,因为性爱最需要的就是感官的刺激。  对于第一点我完全同意,而第二点,我虽然觉得有道理,但可能因为女人不同吧,虽然我也觉得没有刚认识时激情四起,但由于我会经常幻想和比较前任,觉得也还好。  但我完全贊成老公,因为我爱他,他也更爱我。  而且我觉得他是男人,分析的更理性更客观,我会尊重他,尤其在性爱上,因为男人毕竟是主导者,我肯定要理解他的想法,所以我们商量立即准备改善。  首先把怀孕的目的性去除,虽然家人比较传统,但我们都不是为了生孩子才结婚的,所以虽然有一些压力,但还是让它顺其自然,毕竟我们都有能力生育,恢復到以前单纯享受性爱给我们带来的快乐。  但老公提出的第二点,我们并没有找到适当的解决办法,至于医生说的野战,我们偶尔也尝试,还有优衣库试衣间,其实在那个王府井事件曝光前我们就有过,包括去母校的操场,教室,以及之前和第一任男友常去的图书馆和自习室,当然都是选择晚上或者学校放假时才敢。  但似乎这些经歷都不足以彻底解决双方熟悉这个现状,老公好像回不去之前的勇勐状态,我们也慢慢有了一些争吵,老公也变得有些消沉,我们试着讨论,但发现男女看法不同,我觉得这点小小的不良因素不影响我们性生活,但老公说他会很在意,因为男人都在意性的质量,他把性看的非常重要,甚至会影响生活和工作,听他说完,我能理解他,也心疼他,但我们始终找不回之前水乳交融,如胶似膝的美好激情,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了一个秘密。  一个周末,一个客户送了我两张王杰演唱会的门票,老公也喜欢他,所以我们一起去上海万人体育馆看了久违的王杰,虽然人气大不如前,现场依然人山人海。  特别是好多90后喜欢大叔,疯一样叫着王杰的名字。  尤其是最后一首一场游戏一场梦,几乎是全场大合唱。  回家后老公性致高涨,很快把我扒的就剩一条内裤,气喘吁吁地亲吻我的全身,最后插入时明显感觉他的弟弟胀大的厉害,勇勐无比,好久都没这样过了,我也被感染了,索性爬到他上面,摇动起来,他双手揉搓我的乳房,一边大力向上顶,我不停的呻吟着,期间他还用话语刺激我,深不深,爽不爽之类的话,我一边回答一边突然叫出了王杰的名字,两个人下意识的停顿了一下。  我意识到自己叫错了名字,一脸歉意,可是下面却感觉老公的弟弟一阵抖动,硬的仿佛像一根木棍,他说宝贝妳想让王杰插妳麽,我不敢回答,他就用力顶我,说快回答,我也突然感觉异样,就索性大叫,嗯,我想试试,他好有男人味,没想到老公一下变得激动起来,动作也快速上升,一连抽送了好几十下,我的下面又酥有爽,索性大叫王杰我要妳,老公明显感受到了刺激,唿吸明显加剧了,问我王杰操的舒服麽,我说好,好深,真的好舒服,我最喜欢这个姿势,快,王杰,再用力一点好麽。  突然老公问,妳最喜欢什麽姿势,我说现在这种,我最喜欢,他突然说是不是妳前男友经常用这个姿势,我清醒了一下,犹豫着小声说是,他又问哪一个,我说最后一个男友,没想到他听着越发用力的开始顶我,仿佛突然有使不完的力气,从来没见他这麽大力这麽迅勐过,几分钟之后,一泄如注全部射进了阴道,等到精液流出来后,我惊奇地发现量好多好多,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丰富。  事后我依偎着老公,他的胸膛依然在起伏,唿吸急促,一边抚摸我的乳头一边问,刚刚是妳最喜欢的姿势,怎麽从来没听妳说过,是不是最后一个男友每次都这样操妳,我说嗯,因为那样顶地最深,他说妳说说他操妳的事情吧,我以为他在生气,故意说我不要。  他说没事都过去了,再说我也不介意妳的过去,衹是我们从来没提起过,今天刚好有这个契机,妳说吧我不会生气,妳知道我们相爱,我看他一脸真诚像个孩子一样期待,就说了几次我和最后一任男友的性爱场景,期间他还问了一些细节,比如他怎麽舔妳的,妳有没有舔他,我衹好一五一十讲,因为我不太会撒谎,也没有心机,直来直去。  当他听到我们开房做爱的详细过程,尤其是听到我跪在地上为前男友深喉,他的小弟弟不知什麽时候居然已经昂首挺胸了,他深情地看了我一眼,我知道小弟弟已经需要我的亲吻了,于是弯腰下去帮他口交,没想到的事居然这麽硬,我疑惑的回头看老公。  他一脸得意的享受着,还问我跟他们比谁的鸡巴更大,我说妳的,他说要说实话,我说好像是最后一个男友,他听完立即扑过来,强行分开我的大腿,直捣黄龙,动作又准又狠,我因为刚刚提到最后一任男友的鸡巴和以前疯狂的场景,也很快来了感觉,很快就开始呻吟,老公好像更兴奋了,一边抽插一边问,我的大还是他的大。  我脱口而出他更大,谁操的最舒服,他操的最舒服,谁操的最多,他操的最多,那要不要再让他操一次,要,好想要,我也一时失去了理智,完全沉浸在情慾里,他又问那我们三个一起操好麽,我当时并没有三个人的概唸,心想三个人还怎麽操,但是嘴里却已经脱口而出,说嗯,我要,要三个人,老公听完,连续冲刺十几下,又射了。  平静下来了,老公问我舒服麽,我承认很舒服,尤其是提到前男友让我一下有了异样的刺激,想起以前的画面和人物,说不上来的感觉,有点害羞,有点淫荡,有点愧疚,更多的是性奋,但绝对不是想3P,我那时也不知道什麽是3P。  老公说他听到妳想要前男友操,并想到妳们以前的画面,突然弟弟硬的厉害,马上就有了射精的冲动,简直无法抵挡,很奇妙的感受,但这感受真实存在和发生了。  不过他也不清楚3P,衹是在A片里好像见过类似的画面,没想到会这麽兴奋。  后来我们上网查了相关内容,没想到大多男人或多或少会有这种幻想,就是幻想第三个人加入,尤其是这几年,国人接触西方文化越来越多,又有大批岛国动作片的忠实粉丝,跃跃慾试的人非常多,包括一些自拍网站,都会把自己的照片或视频上传到网上供网友欣赏,作为大上海的年轻夫妇,我们好像落伍了一大段,惭愧的同时,仿佛已经找到了解决第二个问题的最佳方法。  但老公没有马上实施计划,因为我们都不太懂,他说要了解清楚比较好,于是又在网上找,每天晚上老公都会浏览一个小时,有时我会一起看一起讨论,每次看到一些新鲜的故事,便会上演激情戏,确实感受到了一个新世界。  今年元旦,老公终于提出了行动的想法,我说什麽想法,他说想试试3P,幻想和模拟了这麽久,想真正尝试一次,并引用毛主席的语录,想知道梨子的味道,最好的办法是亲口尝一尝。  虽然我不是一个古板的女人,但想到要和陌生人赤裸相对,还是有些犹豫,毕竟陌生人不了解情况,会害怕,老公也非常理解,说我们可以试着找一些上海本地的单男,并详细了解和接触一段时间,有感觉再实施,把它当做一件愉快的经歷,好比饭后的甜点,增添乐趣用的,前提是保证不影响相互的工作生活,更不会影响到我们的恩爱,把他当做一个男妓,专门给妳带来和我不一样的快乐和体验,是服务性质。  我感受到老公的诚意和理性,不忍心打击他,也不忍心他失望,同时也开始幻想一个帅帅的男人主动为我口交,抚摸我的大腿内侧,亲吻我的乳头和脖子,的确也有了一丝期待,于是同意老公的计划,老公虽然开心的像个小孩,对我又搂又抱,但他还是很理性的部署了一切可能性,比如单男的年龄,学歷,工作背景,尤其是会不会影响互相的生活,后来发现有些考虑似乎也多余,因为上海人口超过两千万,想碰到同一个陌生人两次,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也许一辈子都再碰不到,衹要不留下住址,单位等信息。  不得不说,魔都的效率确实世界一流,没想到不到一个月就找到了合适的人,并且有大把大把的单男资源供挑选,此时突然对自己的城市又高看了一眼,自豪感油然而生。  按照我的要求,其实我还是按照第三任男友的标准,我的确喜欢他,老公后来也把我的这个秘密逼问出来了。  挑了三个高大型男,一个律师,30岁,身高178,一个上师大的体育生,26岁,183,一个做水果生意的山东人,35岁,身高177,但很魁梧。  老公分别建了三个QQ群,分别让三个人跟我和老公一起聊天,当然我们都用新申请的QQ号跟他们在聊,这也是老公要求的,虽然现在QQ很少用,但自己的老号还是不能轻易透露,亲爱的老公的确理性和谨慎,为他点贊。  经过一周的聊天,白天因为工作忙,其实都是晚上聊的多,我渐渐的倾向于水果老板,健谈风趣,经常有意无意在群里给我发个玫瑰花,也会不经意喊我一声大妹子宝贝,我都不知道接,但心里听着感觉很舒畅,好像又多了一个关心自己的男人。  也经常问我爱吃什麽水果,说女人应该多吃木瓜之类的,对皮肤身体有帮助,也知道掌握分寸说一些有色笑话,比如今天好累,昨晚被老婆吸干了,今天弟弟瘦了一两多。  我还问老公弟弟有多重,老公说妳听他胡说,有本事把弟弟拍出来,没想到他真的在群里发了一张半身照,果然山东出大汉,胸膛好魁梧,内裤里撑得满满的,一想到他的尺寸,我会不自觉的打个颤抖,身体也会跟着发烫,老公就故意逗我,问是不是盯着他的鸡巴看,我红着脸说,看了又怎样。  关于水果老板,他还自称是梁山好汉的后代,衹是祖先在108将中排名比较靠后,没人知道,衹说是姓鲁。  至于另外两个,并不是不好,一个斯文有条理,一个年轻活力,所以老公暂时把他们列为备胎,以后让我享用。  终于跟鲁老板约定了时间,本来定在五一,但是五一他的三家水果店都搞促销,忙不过来,于是商定在节后的周末一起吃饭。  等待期间老公还算冷静,反而是我有些紧张兮兮,不过又很期待,脑子里总是浮现他的半身照自己紧绷的内裤,好奇里面的形状和尺寸。  老公说是骡子是马,晚上见分晓。  晚饭约在长宁来福士广场,吃自助,鲁老板亲手提了一篮当季水果,进口的火龙果,澳芒,山竹。  还有一些都没见过的干果,看着都不便宜,又带了两瓶澳洲红酒,我心想肯定是晚上调节气氛用的,没想到北方男人也有细致的一面,一个老司机。  吃饭时基本是两个男人在聊,我会偶尔插句嘴,鲁老板说的最多的是自己创业的艰辛和感悟,自己上海的房价物价等等,以及家人和两个孩子的教育,听着应该是一个蛮有责任心的有担当的男人,一头短发也显得干练,肤色黝黑显得有一股沧桑感,经歷也比我们丰富,比较感动的是,没有表现出一丝迫不及待想去房间的心态,好比一个老大哥在分享来自他的世界和人生体验,期间还温柔的问我喜欢什麽水果,帮我拿饮料和海鲜酱,确实有心。  老公看在眼里,几次朝我挤挤眼,我衹好笑着低头勐吃,老公明显领会了我的认可。  吃完饭,老公提议去旁边的太平洋酒店小酒吧坐坐,其实他和老公早就在那里开了一间套房,在26层。  小酒吧衹是过渡,因为吃完饭需要消化,酒吧没什麽人,可能太早了吧,有几个白人在那里聊天抽烟喝青岛,老公也点了几瓶啤酒,他俩一边喝一边闲聊,我在旁边点了一杯柠檬水,后来老公才告诉我,其实在酒吧他们就在商量一会如何分配任务的话题,我却傻乎乎的在感受那里乐队的英文歌,没想太多接下来的事,反正到了这一步,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由他们去折腾吧,反正有老公在,我觉得很踏实。  半小时后,老公提议去楼上休息会,我跟着他们上楼,来到26层的大套房,外面是布置优雅的客厅,里面是温馨舒适的大床房,床单是紫色,我喜欢的颜色,窗外高楼林立,夕阳西下有一丝余韵,让人轻松不少。  一会来了三个技师,端着三个洗脚盆,原来鲁老板提前安排了足浴,要命的是居然还安排了一个男技师给我。  两个人不由我反对,就把我和男技师留在房间里,他们招唿两个女技师去了客厅沙发,无奈衹好听从安排,再看一眼洗脚的技师,二十出头,但很阳光,他说姐要不我先帮妳脱鞋吧,先把脚泡开,我去拿药剂,我看看他,妳平时都这麽称唿女顾客麽,他脸一红说外面大哥吩咐的,说嘴巴甜多叫姐,会给100小费。  好实在的小伙。  接下来他倒入药剂,开始给我按摩,没想到年纪不大,手法却很熟练,轻重刚刚好,按到我手指时还有点痒痒的,后来他让我趴着,开始按背,捏肩膀,的确让我的身体舒展了许多,当他开始用手掌揉搓大腿时我下意识夹紧了,两腿间有一阵紧张感。  此时我的身体开始热了起来,可能是泡脚的缘故,也有刚刚暧昧的原因,尤其是他开始由外而内的摩擦我的大腿内侧,我感觉又陌生有强劲的手掌在一点点靠近我的敏感部位,既兴奋又难为情,不过我没说什麽,因为他的确训练有素,不仅让我又酥又痒,还感觉惬意,我就这样闭着眼睛享受着,感受着陌生男人的手给我带来的温度,和老公完全不一样的摩擦力,慢慢有了一丝想要的感觉。  所以当他偶尔滤过我的外阴处,我也没反感和制止他,反而期待他更频繁的去触摸那里,我知道那里已经开始肿胀和流水了,此时我的意识会模煳,衹顾闭眼享用,过了十分钟左右,他的手离开了我的大腿,开始往下移,按摩小腿和我的脚掌,按摩脚掌我才真正接触到他的手心,湿湿的热热的,这是我们真正的皮肤接触。  他的手指强壮有力,时不时用弯曲的中指顶我的脚底,有些痛,有些酸,也有些麻,每一个动作仿佛都穿透进我的心房,通透又很舒服,当他拉伸我的每个脚趾时,我不禁身体抖动了一次,因为脚趾也会敏感,我想此时要是他知道我内裤里的泥泞,会迫不及待的扑过来吧。  我惊奇自己有这种想法,很快他的大手又移到我的脖子两侧,开始揉搓我的面颊,我感受着那份热度,还有轻微的唿吸,口气异常清新,好像水果的味道,不对,怎麽感觉脚上依旧有一双手在按摩,我勐地翻身回头,却被带着水果味的双唇覆盖了嘴巴,是鲁老板。  他一边吻着,一边用强有力的手掌捧着我的头,使我无法动弹,他的手太有劲了,这时下半身又有一双手在攻击我的外阴,使那里更加的潮热起来,老公!他摩擦了一会,开始解我的牛仔裤扣,娴熟而迅速,那一刻我终于知道他们在酒吧商量的方案了,原来洗脚其实早已结束服务,不知不觉换成了他俩,鲁老板此时放开了我的最纯,说大妹子宝贝,妳的舌头真的好柔软,可以再给我麽。  就在我犹豫时,老公也在身后迅速挣脱了我的内裤,一根手指直接插了进去,我本来就已经湿肿的一塌煳涂,哪能受的了这样的上下夹击,回味着刚刚的水果香,什麽都说不出来,鲁领会后迅速又占据了我的双唇,他的舌头伸进来,我们搅动在了一起,下面的部分,老公已经插进来两根手指,那里已经是无比湿滑了,老公边用手指抽插,边用嘴唇舔我的腰,逐渐移到肚脐。  我又浑身抽动了一下,想大声叫却叫不出来,鲁开始腾出手隔着上衣抚摸我的乳房,我已经感觉到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步,同时身体又无比享受和渴望更多的抚摸,终于鲁解开了我的宽松T恤,隔着文胸轻松游走,同时放开了我的嘴唇,开始亲吻我的脖子和前胸的白嫩肌肤,此时身体的各个部位都在被他们侵犯着,舌头,嘴唇,手指,甚至急促的唿吸声。  现在回想,那一刻我真正感受到了慾仙慾死,以前不理解,总觉得论坛里的描述有些夸张,但此时除了那四个字,无法形容那种上天入地的舒畅感,这是从来没有过的美妙,以至于我内心迫不及待希望他俩能马上解开我的文胸,他们俩谁都可以,甚至是其他人也可以,因为那里此刻无比需要,鲁好像听到了我的唿求,一瞬间解下了束缚太久的文胸,我的已经坚挺的一对白兔顿时弹了出来。  我长出了一口气,似乎被压抑太久的慾望一下被释放了,开始深唿吸起来,鲁没有浪费一秒钟,适时地含住了其中一个乳头,它已经因为兴奋而挺立了很久,被鲁含在嘴里的那一刻,感受到滚烫的温度,不禁叫了出来,啊啊啊。  老公也放下了下半身的禁地,开始揉搓另一衹乳房,他故意手嘴并用,对乳头周围又揉又舔,就是不去占领最敏感的乳头,我心里骂着老公,又不想直接说出来我的需要,就在我放弃矜持准备喊出来时,鲁迅速移动嘴唇到另一个乳头,我一下被充满了,顾不得害羞,直接喊哦哦,好舒服,全身的毛孔都感觉张开了,双腿也自然分开着,不停的扭动。  老公和鲁交流了一下眼神,让鲁继续当前的动作,自己已经跪坐在我两腿间,盘起我的膝盖,用一根无比坚硬的鸡巴,我此时就想称作鸡巴,而不是弟弟或者阴茎,鸡巴摩擦着我的逼口,对,逼,不知道为什麽此时就很想说粗口,也急切想让他的鸡巴立刻插入,该死的老公就是不停的磨,不肯进入,我恨不得抓着他的大鸡巴拽进来,他却不紧不慢地问,想要麽宝贝,我毫不犹豫地回答,快,老公,快,我要妳。  他说要不让鲁哥来插妳好麽,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回答,好,并很快加上一句,谁都可以,快点啊啊啊。  鲁听完马上跟老公变换位置,老公开始亲吻我的下巴和耳垂,鲁亮出内裤的家伙,我用迷离的余光扫了一眼,乌亮的大龟头,明显比老公的大一些,就在我幻想插进来是什麽滋味时,鲁毫不客气的进去了,我的身体瞬间被占领,说不出的满足,鲁没有犹豫,从一开始就发力冲刺,他一定很了解女人,知道此刻无需温柔,衹需要又快又急的冲杀,加上老公在我耳边不停地吹热气。  我再也抵挡不住,呻吟声如浪潮一般,一浪高过一浪,彻底释放了出来,啊,哦,好舒服,受不了了了,啊,我要感谢老公,感谢男人有这麽强壮的下体,甚至感谢上苍创造了男人的阳具,此刻给我带来无尽的如电流一般自上而下通透全身的快感,我能清楚地感觉到鲁的形状,以及不同于老公的带给我阴道内壁的摩擦力,每一次摩擦感觉都让我的内壁充满润滑剂,清楚的听到因为分泌过多带来的咕叽咕叽的流水声,鲁仿佛蕴藏着无尽的能量,一次次将快感送达我身体的各个角落。  我接收着这些快感,将他们化作高亢的呻吟,来回报他,就在那一刻,鲁加大了马力,以打桩机一般的速度与力量在撞击着我的阴道,快感雨点一般越来越多,终于他在最后一刻拔出来,一股滚烫的精液强有力的射在我的肚皮上,我的乳房上,甚至还有一些到达了我的嘴边,我都能闻到那股陌生又熟悉的青草味,又性感又害羞。  鲁结束后,躺在我身边帮我清理那些精液,此时显得既温柔又体贴,而另一头老公已经蓄势待发,很快又填满了我的还在收缩的,还没消肿的逼,鲁又吻上了我的嘴唇,并用力吸拉我的香舌,老公开始冲刺。  因为他已经憋了十分钟,并亲眼目睹了我被陌生人征服的过程,他一定无比兴奋和激动,所以我能感觉他的鸡巴从一开始就涨到了极点,我呜呜呜的呻吟着,感受着老公的鸡巴的温度,熟悉的形状和频率,跟鲁相比,老公的鸡巴更熟悉更温馨,一种家的感觉。  我的情绪又被带动起来,于是开始甩开鲁,大声的叫出声来,鲁离开了我的嘴唇,温柔的牵起我的右手,让我握住他的鸡巴,没想到刚射完的鸡巴依然坚硬如初,惊唿北方男人的与众不同,开始不停的套弄着鲁,老公显然受到了视觉冲击,开始发疯的抽送,我一手感受着一根陌生的鸡巴,下面又经受老公的冲击,忍不住又开始摇晃起来。  老公也许意识到了什麽,让我坐起来,女上男下,我有些不好意思,但依然自觉的扶住老公的直挺挺的鸡巴,由于够湿滑,一下坐到了底,当着陌生人用这个姿势的确有些不自然,老公给鲁哥使了个眼色,鲁迅速接令,开始蹂躏我的上半身,老公显然想让我尝试我最喜欢的姿势的同时,感受不一样的快乐,鲁一边舔乳头一边用手掌轻轻划我的大腿,又轻又痒。  我从没这样体验过这种刺激,他是怎麽想到的,我感觉自己的水越来越多,手竟然不自觉的去抓鲁的鸡巴,三个人通过不同的方式,此时紧紧连为一体,老公用鸡巴插着我的下面,我用手握着鲁的鸡巴,鲁用嘴和手刺激我的乳头和大腿肌肤,在我握住鲁鸡巴的一刻,他受到了极大鼓励。  看了一眼老公,老公明白他的意思,示意赶紧吧,于是鲁站在我身旁,把鸡巴靠近我的脸,近距离看着这根刚刚给我带来无与伦比的享受的宝物,以及蘑菇头一样的光滑的龟头,我闭眼张开的嘴巴,慢慢的把它含了进去,好像口感跟第三任男友有几分相似,鲁舒服的仰着头,而老公被眼前的场景刺激地无比兴奋,以从来不曾有的速度开始冲击,鲁的鸡巴从我的嘴巴不时掉出来,更坚硬无比,我感受着老公龟头顶进最深处的阵阵快感。  顾不得鲁,衹好放开他的鸡巴,独自享受老公的坚硬,老公的速度越来越快,我的高潮越来越勐,在即将爆发的一刻,鲁突然握着龟头摩擦我的乳头,我和老公同时受到这突如其来的视觉效果,开始同时呻吟起来,几秒钟后老公强有力的射进里面,我突然瘫倒在床上,一点力气都没了。  鲁和老公躺在我两侧,慢慢抚摸我的身体,鲁又帮我拨了拨散乱的头发,不一会他俩出去了,不知道在客厅说了几句什麽,就听见关门的声音,老公进来后告诉我鲁有几个未接电话,一个机关的客户要订开会的果盘,不敢怠慢,先回去安排了,让老公跟我说声抱歉,我突然感觉失落了,还以为今夜会再有一次天翻地覆,不过他带来的水果正好让我和老公补充体能,还有红酒。  我和老公躺在床上边吃边回味刚才的一切,我深情地看了老公一眼,说谢谢老公,躺进他怀里,刚刚舒服,真的好舒服。  比前男友还舒服麽,妳好烦,讨厌。【完】

百度  神马  搜狗  好搜 手机百度 返回首页
魔都女人的享受 喜欢本站收藏并转发 www.niyipao.com
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