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蓉与技工   [db:来源]   
叶蓉上次被脏汉干过之后(没有看过的朋友,可以找一下,名字叫【美女白领与脏汉的淫乱】),兴奋了好几天。毕竟好长时间没有被干过了,突然找到一个自己满意的性爱对象,又脏污,又粗俗,又大胆,又够笨,简 直太完美了,害得叶蓉好几次都想直接跑到工人宿舍去找他再干自己几次。但是,理智告诉她,自己虽然很喜欢被这种粗俗的脏汉玩弄,但自己毕竟还是个管理层,是个国内一线名牌大学毕业的研究生,在这里会有远大的前 途。如果自己独特的爱好被被其他人发现,落下一个变态女人的名声,自己这辈子就算是彻底交待了。所以只好强忍着性欲,一面每天晚上自己用电动阳具缓解性欲,一面寻找适合的机会。  这天,有两个工人下班领了工资后突然提出辞职。他们都是技术骨干,公司培养他们不易。现在他们要走,还直接明了的说,是别的公司加了他们双倍的薪水他们才要离开的,而且晚上就走。由于他们技术精湛,一时还 找不到能替代他们的工人做技术带头人,他们若是突然离去,必将造成短期损失。这件事甚至惊动了董事长,董事长认为这时不宜立刻加薪给这两个工人,但必须要挽留他们,决定这件事不交给人事部,而是交给了心思缜密 、善于沟通、有亲和力的叶蓉来处理。  叶蓉一时有点受宠若惊。这是第一次由董事长直接把任务交给她,这是个在高层面前表现自己的好机会,说不定会对自己的前途产生很大影响。  事出紧急,叶蓉接到电话已经是晚上了。她赶紧从家里开车到公司,直接停车在高级技师宿舍门口。这两个工人是技术精英,公司待他们可谓不薄,住得是单间,而整个高级技师宿舍就他们两个住。  到了技师单间,只有一个人在。他已经把行李打包好了,一个人坐在床上在等着什么。  “哦,您是刘师傅吗?”叶蓉暗想还好没走,来得真及时。  “什么刘师傅,我是你的刘哥哥,哈哈。”这个男人居然一把抱住了叶蓉,不由分说的吻着。  “啊啊,住手。你干什么?”叶蓉大吃一惊,这个姓刘的居然这么过分,好像自己还轮不着要用色相留人吧,不由得有点恼怒。  “好妹子你装什么呀,我等下就走了没时间。”  “你……你干什么,住手。”叶蓉虽然生气,但现在还不能得罪他。  姓刘的技师一把将叶蓉扔在床上,“难怪小金到处欠债。不过在你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身上花点钱也是应该的。”说着,脱了T恤,露出精壮的肌肉。  看着刘技工这一身精壮的肌肉,叶蓉心一动,缓缓的说:“哦,你刚才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  “听不懂?也是,这种事也不怪小金不敢说得太明白。老子等下就离开这鬼地方了,你男朋友小金还欠我2000块钱呢。他还不出钱来,自己说让女朋友过来让我和老郑一起干一次,算是抵债。”  原来这个刘技师把自己当成什么小金的女朋友了,叶蓉不由得在心里骂道:“你都快走的人了,傻子才会把女朋友送来给你干。缓兵之计都不懂,你还真是个笨蛋。说不定那个什么小金,根本都没有女朋友。”  刘技师说着,坐到床边,搂着叶蓉的小腰,“宝贝,这次明白了吧。看你穿着戴的,全是名牌,小金没亏等你呀。借我的钱,全给你买衣服的吧。今天等于用自己的钱玩你。”  “哦,是这样啊。”叶蓉装作恍然大悟,“可是,另一个人呢?”叶蓉很担心另一个郑技师是不是已经走了。  “当然是两个人一起上你?我的小宝贝,2000块钱呢,我去把老郑叫来。”刘技师站起来欲向外边走。  这时,门打开了,进来一个扛着行李的高大的汉子。叶蓉本能的跳起来,装作无辜。  “哇塞,这么漂亮的妞,真是小金的女朋友?”来人惊叹于叶蓉的美貌。  “老郑!你来得正好,我刚想去找你。”  老郑一把推开刘技工,把行李放在地上。“想不到小金真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小刘,你还愣着干什么,脱裤子干她,干完走人!”说着反锁了房门。性吧首发  小刘一边脱裤子一边淫笑,“干就干!一起干,这次的火车票钱是你垫的,我就不还了啊。你看这妞漂亮吧,多水灵,说不定全公司最漂亮的叶蓉小姐都没她好看。”  叶蓉吓了一跳,然后迅速反应过来,这两个人根本不认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来挽留他们,回想起接到这个任务是董事长直接电话通知的,应该是事出紧急,没有一层层下达,也就是除了董事长,没有人知道自己来这 里挽留这两个技师。不过自己被传说成全公司最漂亮的女性,叶蓉不禁有点陶醉,想想上次到集体宿舍只有一个脏汉就把自己干得欲仙欲死,这次有两个粗壮的汉子,说不定会留下更特别的记忆。再说,整个高级技师宿舍就 他们两个人,门又反锁了,更不会有人闯进来。于是拿定主意先跟他们玩玩,再想办法完成董事长的任务。  叶蓉笑吟吟的看着脱得手忙脚乱的男人,举起双手,将披在肩上的长发盘了起来,这是叶蓉的习惯动作,她怕做爱时压着自己的长发影响快感。盘好之后,在两个赤裸汉子的注视下,很自然的坐在床的中间,脱掉凉鞋。 公司待遇真好,对这些技术特别精湛的技师安排的床比别人大得多,就算是4个人睡也不会挤。  两个技工咽了口口水,一左一右的坐在叶蓉两边,动手抚摸叶蓉,隔衣摸奶,顺手脱叶蓉的衣服。  “哦,你们……好坏。”叶蓉开始喘息,并习惯性的将手反在背后,十指交叉扣好。这是叶蓉最喜欢的玩法。先把自己的双手固定住,这样就算玩弄自己的人做出什么激烈的危险动作,自己也不好第一时间反抗,这会增 加叶蓉的性欲。但是两个男人的动作太过温柔,这不是叶蓉想要的。  “哦,哦,好哥哥,衣服破了,我可以再买哦。”  再蠢的人也能听出这话是什么意思!  叶蓉这天穿的是名牌的短袖蕾丝边衬衫和粉色短裙,但现在已经被两个疯狂的男人撕得粉碎!他们太粗野了!  “妈的,这么快就挑逗老子了,你原来很骚啊。”  “啊,还有胸罩,还有内裤……”叶蓉开始淫词浪语。  “我去!小金的钱难怪花得快,他跟你看来每次都是这种玩法啊。”  “才不是呢。我的衣服都是别人弄破的。”叶蓉说着一点没谎,什么小金她根本不认识。  “原来你是个绿茶婊!那我们就替小金好好干你!”老郑似乎特别恨绿茶婊。  “那就别客气啦。”叶蓉觉得自己这句话说很不要脸,但她很期待这两个男人能更Man一点。  老郑站下床,扯住叶蓉的内裤,用力扒了下来。叶蓉一阵子激动,不由得流出一股淫水。老郑扛起叶蓉的双腿,把大腿扛在自己肩上,“反正待会儿就离开这鬼地方了,今天干狠点,照死里搞!”  叶蓉一点也不在意,也心想这个老郑动作特别粗野,八成上过绿茶婊的当,要在自己身上发泄了。如果自己应该再刺激他一下,一定会让他干得更卖力些。  叶蓉故意用力张了张大腿,让自己的逼更加完整的露出来,不顾廉耻的说“好多人花钱想干我的逼,可我就偏偏只让不花钱的人干。因为在我身上花钱的人太蠢太笨,还是不花钱的人……啊!!!!!!”  叶蓉话没说完就一声惨叫,老郑的怒火被彻底激发了,他狠狠的把自己的肉棒干入叶蓉的阴道。  叶蓉后悔了,不是后悔自己过度刺激了老郑,而是后悔刚才没认真看一下老郑的肉棒尺寸,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就让他这么硬生生的干进来,自己真是低估了老郑。而自己的双手十指缠扣着,根本无法推开老郑,只得 任由老郑肆意而为。  老郑发了疯一样,一边骂着“干死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婊子,烂货,贱逼,对你这种骚逼,就不能客气。干死你!干!”一边快速地将自己的大肉棒一次次洞察叶蓉的阴道。  小刘双手摁住叶蓉胸部,帮助老郑干她,自己也不忘用力攥挤叶蓉的奶子。而叶蓉的胸罩,早被扯下来扔一边去了。叶蓉的奶子不但大,形状好,而且特别坚实有力,手感非常好,加上叶蓉故意挺胸迎合,小刘玩得特别 满意。  老郑干了一会儿,叶蓉渐渐适应了。仔细感觉了一下,判断老郑的肉棒虽然很粗大,但长度不够。所以没有干到最深处。这让叶蓉很不爽。不过小刘玩奶子的功夫,倒是让叶蓉很过瘾,看样子,这个小刘才是玩女人的老 手。  “啊,啊,啊,好哥哥,你把小逼都要干爆掉了,求你先饶过我。哎呀,我的喉咙,怎么还空着呀……”叶蓉想让老郑来干自己的嘴,腾出小逼让小刘干。但是,她失算了。  老郑玩得正在兴头上,没兴趣管她的嘴巴。反而是小刘立刻放过叶蓉的奶子,将自己的肉棒送到叶蓉面前。叶蓉只好斜过头,整根吞了下去,好长,好大!叶蓉一直吞到喉咙,自己的脸才碰到阴毛,迅速量好了小刘的肉 棒尺寸。这个小刘才是极品男人,叶蓉不由得在心里呼喊,“我需要被这个男人干!”  “饶过你?放屁!你一会儿装纯情,一会儿卖逼当婊子,对你好的男人不要,偏偏让那种男人干你。”老郑完全把叶蓉当成骗过自己的绿茶婊,这令叶蓉觉得他有点小孩子气,更不想让他干了。  于是,叶蓉立刻张大口腔主动为小刘玩了一个深喉。小刘有点意外,没想到自己的肉棒居然一下子就干到叶蓉的食管里,看着叶蓉翻了白眼,赶紧拨出了肉棒。叶蓉咳了几下,就赶紧含住龟头,快速的用舌尖舔扫马眼, 然后从阴囊开始,向上舔到龟头,再含住龟头,用嘴巴吸住,用舌面在龟头表面翻滚。她要使小刘快点兴奋起来,好早点换下老郑。  “哦,好爽啊,老郑,她……这贱货……活儿真好。比我们在外边花钱找的婊子强多了。”小刘的表情似乎要上天了。叶蓉的口交技术的确很赞,几任前男友都喜欢让她口交,叶蓉也特别有自信。  “老郑,你来试试。真的很赞啊,花再多的钱也享受不到这么好的活儿啊。”小刘赞叹着。  “真的,让我爽一下。”这个老郑从叶蓉阴道里拨出了肉棒,也想试试叶蓉的口交技术。  “啊,两位哥哥,我知道你们想一起干我的嘴,我也愿意。但是,我的嘴巴好小,如果一起干进来,我就没法用舌头舔了。”叶蓉希望老郑来干自己的嘴,小刘来干自己的逼。  “骚货,我们不想一起干到你嘴里。你给老子跪地上去!”  叶蓉只好起身下床,面朝他们跪在地上,那模样,既娇羞无比,又无比顺从。  叶蓉跪行到他们面前,弯腰俯身,伸出舌头,交替为两个男人口交。  “贱货!你活儿这么好,怎么不当妓女去。”老郑很满意叶蓉的口交服务。  “老郑别问了,说不定人家白天是小金的女朋友,晚上就是个妓女,嘻嘻,是不是,你这个公厕、破鞋!”  叶蓉停了下来,淫荡的说,“我是公厕啊,随便上的;破鞋嘛,就算是吧;妓女可不是哦,我不收钱的。”  “贱货!”老郑和小刘异口同声,这算是给叶蓉下了定义。  “谢谢哥哥们的夸奖。”叶蓉媚眼如丝。  “你……我真对你无语,既然你这么贱,舌头又这么好,来,别舔肉棒了,舔哥的屁眼吧!”小刘提议,却坐着没动。他觉得叶蓉十有八九会拒绝吧。别人的女朋友干上一次就差不多了,又玩了口交,舔屁眼的事,就算 是花钱给妓女也不一定会做的。  “好啊!我给你们舔屁眼!”叶蓉一口答应,而且一点也不为难的样子,很乐意。  两个呆若木鸡的男人足足愣了三秒钟,立刻爬起来转身趴在床上,屁股撅起对着叶蓉。  其实,叶蓉并没有给男人舔过屁眼,但她在A片上看过,一直想试试。她一直就喜欢被有味道的男人,而这两个技师从事的是技术活,并不做重体力劳动,所以体味不大,这一点让叶蓉有些失望。于是刚才一直盘算着在他 们身上找点有味道的地方舔舔,现在小刘既然要求她去舔屁眼,可谓自中下怀,或者说,求之不得。一来感受一下男人的屁眼是什么味道,二来满意自己有点小变态的心理,三来她希望把小刘伺候好,等下干逼时更卖力点。  叶蓉扒开两个男人的屁眼端详了一下,果然污物比较多,臭哄哄的。叶蓉伸出舌头,先舔了小刘,小刘身子一颤,直哆嗦。  “好哥哥,是不是第一次有女人舔你屁眼啊。”叶蓉暗笑,明明自己也是第一次,以为小刘提议舔屁眼,应该是深谙此道的,原来还是个“处男”。  “好宝贝!今天这2000块,真值了。”  叶蓉一路仔细的舔下来,将小刘屁眼边上的污物扫得干干净净,最后还直接将舌尖伸入小刘的屁眼中翻滚。小刘浑身直打颤,连声叫爽。  老郑有些不高兴,骂道:“贱货你好了没有,轮到老子了。”  叶蓉呷了呷嘴,微笑着说:“别急呀哥哥屁眼里的味道真好,我多舔了几口。现在就来伺候你。”  “妈的,你嘴里脏不脏啊。”老郑觉得叶蓉已经舔过一个屁眼了,嘴里应该很脏。  叶蓉一点也不觉得生气,反正很兴奋,刚才是第一次为男人舔屁眼,感觉不错,那么脏的屁眼被自己舔干净了,真有成就感,还想再来一次。但刚才舔屁眼的举动使自己发情了,阴道里的淫水一阵又一阵,都快高潮了。 得早点结束,好让小刘干自己。于是她再次跪下,跪行到老送身边,淫荡的说:“宿舍里没有水过嘴,你给点呗。”  老郑疑惑的转身看着她,叶蓉一脸笑意,性感的张开了嘴。  小刘哈哈大笑,“老郑你吐点口水给她嘴里。”  叶蓉笑得更开心了。  老郑低头,吐了几口唾液到叶蓉嘴里,叶蓉过了过嘴,含笑吞到肚子里去了。  “这样干净了吧。”叶蓉张开嘴让老郑检查。  “你这婊子,真够味。”  叶蓉见老郑满意了,就跪行到老郑屁股后边,对小刘说:“哥哥,你刚才玩我的乳房,好舒服。你技术真好,好会玩啊,但好像力气小了点。”  小刘立刻从背后抱住叶蓉,用力攥住她的双乳,使出吃奶的力气,挤捏着,几乎要挤爆。  叶蓉的奶子本来就是敏感地带,而小刘特别会玩,又受到叶蓉的刺激,加大了力度,玩得叶蓉连连呻吟。而舌尖上的感觉又带给她双重刺激。叶蓉很快淫水直流,高潮在即。于是就更加卖力的舔着老郑的屁眼,甚至连鼻 尖都埋了进去,舌尖更是直接插到屁眼的最深处,并在四周扫来扫去。  “啊啊,爽死了,上天了。”老郑几乎要射精。  叶蓉抱紧老郑,不让他离开,舌头加快速度。  小刘突然腾出一只手,直接伸到叶蓉下体,用力反扣到叶蓉阴道里,快速揉搓。  “啊,啊……”叶蓉在舔屁眼、攥乳房、扣阴道三重刺激下,彻底泄身了,阴道里涌出大量淫水,一股又一股,喷在地上。性吧首发  “妈的,你搞什么,老子还没爽够。”老郑见叶蓉瘫在小刘怀里,不再舔他的屁眼,非常生气。  “老郑,时间不多了。那头等着呢。这样,这婊子蛮耐操的,我来干她的逼,你玩别的地方。我还没有干到她的逼呢。我们加把劲,把她干翻了,各射她一管,然后把她扔在外边让小金收货。也让小金看看他的女朋友有 多贱。”  叶蓉缓了缓,说:“好呀。不过你们千万不要用套啊。”  老郑和小刘几乎又是异口同声:“贱货!干你还需要套吗?”  叶蓉很享受这样的羞辱。  小刘抱起叶蓉扔到床上:“贱货,到了该了断你的时间了。”  叶蓉只是取过枕头垫在屁股下边,好让肉棒更深的插入,张开了大腿,什么话也没有说,十分期待的看着小刘。“呵呵,终于到了小刘干我的时候了,早就期待了呢。”叶蓉心想。  叶蓉原以为老郑一定会选择干自己的嘴,并爆在自己嘴里。但老郑不想再让叶蓉的嘴碰自己的肉棒了。他觉得叶蓉的舌头吸食过两个男人的脏屁眼,已经不值得再干了。不过,让一个美女给他舔屁股的感觉的确很爽,想 到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以后可能再也无法享受舔屁眼的服务了,心想还要趁这个机会多享受享受。于是,他上床双脚在叶蓉头两侧站好,屈膝下蹲,把整个屁股压在叶蓉的脸上。  “唔……唔……”叶蓉说不出话来。  “老郑,你压在脸上她就不好舔了。”小刘提醒道,同时把肉棒对准了叶蓉的阴道。  老郑只好抬了抬屁股,如蹲坑一般。  叶蓉知道老郑刚刚没有爽够,于是伸出舌头,卖力的舔老郑的屁眼。只要换成小刘干自己的逼,随便老郑怎么样了。  “老郑!我可警告你,你要拉大便也得我干完了再拉,拉在这小美人脸上我可不依。”小刘很认真的对老郑说,他大概觉得老郑的动作像要拉大便。  叶蓉很感激小刘的体贴,对小刘又多了一份好感,心想等下一定加倍伺候好小刘。  “放心!我没这婊子这么脏!”老郑一边享受叶蓉的服务,一边嘲笑叶蓉。  “其实我倒有点想拉她脸上!”小刘坏坏的说道。  叶蓉差点晕了过去,没想到老郑这么嫌她脏,也没想到刚刚有点喜欢的小刘居然想在自己绝美的脸上拉大便,这可不行,贱归贱,骚归骚,还是有底线的。  小刘扒开叶蓉的双腿,毫不客气的把肉棒插入叶蓉的逼里。叶蓉闷哼了一声,放松了阴道,任小刘用力干入。她之前用嘴巴测量过,小刘的肉棒很长,完全可以干到子宫里,符合自己的需要。  “啊,要死了,你,好哥……哥,你……真的干到子宫里去了……太棒了!”  小刘得意极了,“小婊子,我的长还是小金的长啊。”  “好哥哥,你好厉害,我是你的了,是你的女人,随你怎么干吧,干死我……”  “贱货!我怎么会有你这么烂的女人,你自己说,你是不是个烂货。”小刘开始发狠。  “啊,好哥哥,我不行了,给我,射给我……啊!!”叶蓉被小刘干得爽到极点,双腿一阵子抽搐,来了第二次高潮。  “啊,哥哥好厉害,搞得我好舒服。”叶蓉娇喘连连,瘫在床上。  老郑见叶蓉光顾着享受高潮,不认真舔自己的屁眼,就用自己的屁股在叶蓉的脸上擦来擦去。叶蓉有点烦他,就想早点让老郑结束,于是不顾自己刚刚高潮结束,全身无力,硬撑起身体,张开嘴顶在老郑的屁眼上猛的一 吸。  “啊!!!!!!”老郑享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感,全身抽搐了一下。他突然甩开叶蓉的手,急急的起身把肉棒指向叶蓉的脸,叶蓉赶紧张开嘴巴,老郑的精液立即直喷入叶蓉的嘴里,但还是来不及了,很多精液射到了叶蓉 的脸上。  精液的味道直冲脑门,叶蓉感到自己今天晚上玩得实在是太贱了,太过瘾了,这哪里还是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的女研究生,哪里还是一个500强企业的管理人员。  叶蓉一口咽下了精液,张大眼睛,淫荡的看着老郑,说:“真好吃!”  “你真是淫贱无比的婊子!”  “只有被你们干,我才会变得这么贱啊!你们太厉害了。”叶蓉一边笑着,一边用手把射到脸上的精液刮到嘴里,还张大嘴巴让大家看清楚她嘴里的确含有精液,并含在嘴里玩弄。性吧首发  “老郑你说得对!她就是个最烂的婊子,这逼太好干了,紧紧的,干得太舒服了。”小刘又开始了抽插。叶蓉已经两次高潮,身体有些累了,想早点让小刘射掉,于是决定说些淫荡些的话刺激一下小刘。  “唔……我已经有一个月没有被人搞过了。当然紧了,你多操会儿,我好爽。”  “你这种烂货居然会一个月没有人上过。”老郑表示怀疑。  “真的。上次干我的那个人还是你们的一个同事,车间里的一个杂工。”  “贱货!这杂工是谁?叫什么名字?”  “我哪知道是谁啊。不过他干得我好爽啊,我还给他舔了脚趾头呢。”  这次老郑和小刘都没有说什么,对这种烂货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小刘加快了抽插速度,表情很狰狞,似乎拼尽了全力。  “啊……啊……呀……好厉害……小逼要被你干坏了……救命……”  叶蓉的双腿张到最大,方便小刘一次又一次干进自己的子宫,在小刘的努力下,加上叶蓉自己说的那些贱到骨子里的话,叶蓉感到第三次高潮就要开始了。  “他最后还……还小便到我身上……小便好香,可惜只我喝了几口,好浪费……”说完这句话,叶蓉达到了第三次高潮。她感到身体已经不由自己控制了,自己的阴道宫颈同时紧缩,夹住了小刘的肉棒,带给小刘无尽的 愉悦。  “我操!”爽上天小刘一把抓紧叶蓉的两个大奶子,十个指甲嵌入了奶子里,划出10道深深的血痕。而顶入叶蓉的子宫的肉棒开始疯狂的射精,一连射了七八波才停下来。  “好烫呀。我最喜欢了。”叶蓉还在回味高潮的余韵,“人家的乳房都被你玩坏了。”  这时,老郑已经穿好了衣服。  “快走吧,这婊子扔在这里算了,再迟就赶不上火车了。”  “今天真是太爽了”,小刘推开叶蓉的身体,站起来想走。  叶蓉挣扎着起来抱住小刘的大腿,软语恳求“哥哥不要走,我喜欢你们干我。你们还在这里的话,我天天晚上过来让你们操。包你们快活。”性吧首发  “你这婊子这么烂,谁还想操你。”小刘推开叶蓉。  叶蓉直接从床上跳下来,跪到了老郑面前,吓了老郑一跳。  “请不要离开我,我被你们操爽了,我离不开你们了。我不是烂货,刚才操我逼的时候你们也发现了,我的逼好紧的。”  老郑犹豫了一下,“可是已经跟那边说好了,我们还是快走吧。”说完推开叶蓉,打开了房门。  “喂,人家还没有喝到你们的小便呢。你们到了外边还是要尿尿啊,不如尿到我嘴里吧。”叶蓉很紧张,若是他们就此离开,任务就失败了。  老郑小刘对视了一下,放下了行李,转身走向叶蓉,各自掏肉棒。  “屁眼被我舔得很爽吧,你们花钱找的女人也不会给你们舔的。哦,对了,如果你们不走,我每天可以免费让你们干,让你们爽,你们用不着出去花钱找女人,不就省下钱了么,不等于涨了工资么。我可是喜欢让不花钱 的人干我哟。”  说着,老郑的小便淋了下来,叶蓉张嘴喝着,还用手捧了一些抹在没有淋到的地方,以优雅的动作洗着小便澡。  “我的身体还不错吧,奶子玩了也过瘾吧。只要你们留下来,我晚上让你们玩我的身体,直接内射的哦。你们不用套的,就算是干大了我的肚子也用不着你们管的,我不是有个男朋友吗?有人负责的。”叶蓉越说越淫荡 ,不由得又开始兴奋起来,淫水又流出来了。  “老郑,如果她每天让我们免费玩,的确很省钱。干大肚子又不用我们管,打胎的钱都是小金出,我们连套的钱都省了,多好。不如……”小刘已经被叶蓉说服了。  “可是,人家出了双倍的工资请我们呐。”老郑仍在犹豫。  “要是你们玩腻了我,也可以把我转让给别人玩啊。我保证伺候得好好的,让你们收费,想玩我的人可不少呢。”叶蓉的谈判技术炉火纯青。  “对呀老郑,我们可以用她的身体赚钱,这模样,这身材,这骚劲,一定可以赚不少钱。”小刘觉得天上掉馅饼了。  “嗯,可以是可以,她要是骗我们怎么办?”  叶蓉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小刘就急急的说,“你傻呀,她是小金的女朋友。骗我们就把今晚的事告诉小金。说到底是我们把她干爽了,她才这么留我们的。”说着,小刘的小便也淋了下来。  叶蓉微笑着喝了几口,任小刘将小便淋遍她全身。  “好香!我喜欢你们的小便。我明天还要。”  “哈哈,没见过你这样的,你明天再来。我们不走了!”老郑决定了。  “真的?你是不是骗我。”叶蓉可没那么容易放松警惕。  “骗你干什么。好宝贝,玩了你半天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除非你把车票给我!”叶蓉撒娇道。  小刘夺过老郑的车票,递给了叶蓉。叶蓉迅速核对了实名制车票上的名字,郑XX和刘XX,这和董事长交待她的名字完全一致。然后迅速撕掉车票。  “哎呀,你撕了干什么?”  “人家的衣服都被你们撕光光了都没说什么!人家怕你们走嘛。”叶蓉直发嗲。  “算了算了,喂,你叫什么呀。”  “唉呀,我叫张艳。”叶蓉已经不耐烦了,任务已经完成,也爽够了,现在要脱身,就随便编了一个名字。  叶蓉站起身,拾起地上的被撕破的衣服、胸罩、内裤,装作擦身子。其实,擦不擦身子叶蓉是无所谓的,她的意图是拿走这些东西,免得日后麻烦。  “好哥哥,你们明天等我哦。明天让你们干我的菊门。”  老郑和小刘立即后悔了,早知道留下叶蓉再干一炮,现在叶蓉浑身都是尿,没法干了。  “还有,你们千万不要告诉我男朋友哦,不要联系他。要不然,我就不睬你们了。好了,哥哥们再见。”  叶蓉打开门,探了一下外边。外边漆黑一片,什么人都没有。“我到底被干了多久啊。”叶蓉呢喃着,走出了房门。性吧首发  带着浑身的尿味,全裸的叶蓉走在过道上。这个地方除了老郑和小刘,所以叶蓉才敢光着身子悠闲的走路。路灯照在叶蓉的裸体上,尿液在灯光下闪闪发光,显得叶蓉格外性感。随着叶蓉的步伐,子宫里的精液开始顺着 长腿向下流。叶蓉弯腰用手从阴道里掏出一些精液,递到嘴边吸了进去,在嘴里玩弄着。  上车后,她打开存放在车上的手机,拨通了董事长的电话,“喂,董事长,您好,我是叶蓉,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您。我已经说服他们了,他们不会走了。是的,他们连火车票都让我撕了。哦,应该的,不辛苦。啊,真的, 谢谢董事长提拨,我一定加倍努力。哦对了,这次的事是一个姓金的挑唆的,而且他还欠了很多钱,我觉得他不适合留在公司了,哦,好的,我马上替您通知人事科,今晚就让小金离开,多给点解约金让他走得远远的永远不 许再回来。我觉得他恐怕巴不得呢,欠了这么钱一定早想溜了。哦,董事长,为了挽留他们,我不得已胡乱答应了一些条件,真是对不起,不过我没有告诉他们我的名字和职务。嗯,好的,我听您的,我以后不会跟他们碰面 的,让人事部来谈。请董事长放心,祝您晚安,再见。”  叶蓉跟董事长通电话时,嘴里还含着从阴道里掏出的精液,一只手抚摸着自己被小刘抓出一条条血痕的乳房。想到明天晚上老郑和小林等小金的女朋友等到天亮也没人来,叶蓉不禁笑了起来,谁叫你们这么笨呢,没文化多可怕。   【完】

百度  神马  搜狗  好搜 手机百度 返回首页
叶蓉与技工 喜欢本站收藏并转发 www.niyipao.com
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