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我的命,让你们干我老婆!   [db:来源]   
外面下着小雨,我的心情很复杂……有件难以对别人启齿的事,一直藏在我 心里有半年之久!  由于这整件事情发生的经过实在太不可思议,我事后百思不解为何当时会让 它发生……唉~~我竟然答应……让我同梯的两个好朋友,一同上我老婆!  事情是这样的,我退伍虽然已四年,但跟军中两个同袍“阿详”与“小陈” 一直保持密切连络,因为他们曾经救过我的命!  当年我抽到“金马奖”,当兵是在马祖的北竿,我当时是管弹药的。有一天 我盘点时,发现库房竟然无缘无故的短少了将近一千发子弹及十颗芭乐子(手榴 弹)!我吓坏了,不知怎么办才好……  这事不敢说,说了一定送军法审判!那时只差六个月就退伍了,心想怎么会 碰到这样歹运的事,这下子退不了伍怎么办?我有一个未婚妻(我现在的太太) 正等着我返台结婚呢!心情简直Down到谷底!  当时人在离岛,难免会把事情想得很严重,越想越悲观……当晚,终于熬不 过压力,想举枪自尽!就在这时,其实早就察觉到我神色有异的“阿详”与“小 陈”见状,赶紧夺下我手上的枪。  他们问我怎么回事?我不敢说,只是一直哭……后来,他们安抚我大概十来 分钟,告诉我世上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于是,我就告诉他们,我管的库房 无缘无故短少了将近一千发子弹及十颗手榴弹……  他们一听,叫我不要慌,先把事情查清楚再说。由于“小陈”是连长的驾驶 兵,以他国外读过书的身份在闲余之暇教连长英文会话,深获连长的信任。“小 陈”说:“小钟,你别担心,让我去问问连长这事怎么办?也许他有办法乔。” 他拍拍我的肩膀,要我别想不开。  于是,“阿详”与“小陈”就跑去问连长……连长听了面色凝重,说这事非 同小可,一千发子弹及十颗手榴弹不是小数目!就算要说成打靶报销也差太远。  我长话短说,过程我不说怎么化解的(因为会牵连到他人),总之,最后有 人帮我摆平了,我也平安退伍回到台湾。  我很感激“阿详”与“小陈”的救命之恩,一直跟他们保持连络,因为当时 如果没有他们俩夺下我的手枪,我可能已经不在人世,更遑论我顺利娶妻生子, 有个幸福的家庭。  退伍后的“阿详”与“小陈”合开了一家消毒清洁公司,生意做得不错。我 们几乎在每个周末都会聚会,三家人的感情好到不行!  可是,好景不长,台湾的景气越来越差,这一两年“阿详”与“小陈”的消 毒公司生意一落千丈,他们不得不关闭公司。(我很幸运,由于家中做的是“孤 门独市”的事业还做得不错,所以我接手后一路顺利,景气坏并没有影响到我家 的生意。)更惨的是,他们的老婆一个死于车祸,一个跟老外跑了!幸好他们都 没有生小孩……  最近,“阿详”与“小陈”常常来我家喝酒,心情郁卒到极点!我感念当年 他们的救命之恩,常常跟我太太提到军中的事,说当年要是没有他们,就没有我 们现在这个家!太太小炜也很感激,所以他们来我家不管喝到多晚、多吵闹也不 为意。其实我太太还蛮喜欢他们俩,因为他们俩很风趣。  有时小孩跟佣人睡了,我们就会到外面去喝,去唱KTV,我太太跟他们都 熟识到不行。以前他们有太太时,我太太会跟他们的太太热络,现在他们没太太 了,我老婆觉得他们很可怜……  长话短说,直接切入主题吧!  这一天,“阿详”与“小陈”及我们夫妻喝得很茫,话题由批判陈水扁、抱 怨马英九……聊到性话题。当时我太太可能喝醉了吧,脱口问:“你们两个现在 都独身,生理需求怎么解决?”话一出口,我们互看对方,大笑起来。  “阿详”说,他老婆才刚走,他的哀痛让他没有想到那方面……“小陈”则 说,他一想到他好婆竟然被她餐厅的老外老板给拐跑骗上床,心中就气!生理需 求怎么解决?当然是打手枪啰!  我哈哈大笑,说:“那不是又回到我们在军中一样?有需求就到厕所里打手 枪。”“小陈”也大笑说:“对呀!有一次我不小心拉开厕所门,看到谁谁谁正 在边大便边打手枪!”说着还比出那手势。  我也许真的喝多了,竟然说:“阿详、小陈,那你们两个一定很哈女人的身 体……嘿嘿嘿~~为了感谢你们救命之恩,我老婆让你们上一次!”  此话一出,我太太、“阿详”及“小陈”三人全都住了口!三人很尴尬的看 着我……我知道我说超过了,但碍于面子死不肯认错,我又继续说:“真的啊! 没有你们,就没有我们!干一次,没关系!”  我原本以为我太太会出来打圆场说我喝多了乱说话,没想到我太太竟然说: “嗯……你们是我老公的救命恩人,如果你们真的有需要,我……我老公不反对 的话,我是可以配合的……”  哇靠~~虾米?我没听错吧?我老婆不但没反对,反而还配合我?她竟然愿 意让他们干?哇咧,这下子我真的是“哑巴压死儿子,有苦说不出”啦!  “阿详”与“小陈”看看我太太,又看看我……几乎同时脱口而出:“真的 吗?那……要做的话……是今天吗?”看来我已经骑虎难下,嗯!好吧!大丈夫 一言既出,四马难追!既然说出口,怎么不愿意都得将错就错。看我太太好像也 没关系,嗯,就当作报当天的救命之恩吧!  择日不如撞日!于是,我们就到附近的厚德路开了一间房间(家中有佣人及 小孩,所以不方便),我们三男一女,进了房间……脱光衣服后起初大家面面相 觑,有些尴尬,还是我太太比较大方,提议转电视A片来看(这家宾馆刚好有提 供A片)。  可能是酒精作祟吧,很快地我们进入状况,“阿详”与“小陈”开始抚摸我 太太的乳房和下体。我原本以为自己会吃醋而硬不起来,奇怪的是……当我看到 他们两个毫不客气地开始抓揉我老婆的奶子、挖她的阴户时,我竟然莫名其妙的 亢奋起来,阴茎竟然胀得比平常还大!  我老婆趴下来,开始含住“阿详”的老二猛吸,边吸还边说:“详哥你最可 怜,就让小妹来安慰安慰你丧妻之痛吧!”只见“阿详”面朝上吐了一口长气, 开始呻吟起来说:“喔……好久没这么舒服了……小妹,谢谢你对我这么好,肯 借我慰藉我的丧妻之痛……”  这时“小陈”凑上来说:“不公平!我也粉可怜呢!我老婆跟阿豆仔跑了, 我戴绿帽的郁卒可不输他的丧妻之痛啊!”我老婆这时急忙转过头去换含起“小 陈”的大肉棒说:“对对对~~你也很可怜,老婆红杏出墙!想必你平日一定闷 坏了!”  就这样,老婆“阿详”这里一口、“小陈”那里一口的交换替他们口交!我 好兴奋,晾在旁边边看边自己打手枪。我从不知道看自己的老婆跟别的男人交媾 竟然是这样的刺激,还同时两个男的!  这时,我拿出相机拍照,“小陈”还体贴的将我太太的内裤套在她头上盖住 脸,还骂我说:“小钟啊~~你少根筋喔?自拍要脸先盖住!你要你老婆像陈冠 希欲照的中的女星一样被拍到脸喔?”他边说还边将老二塞入我老婆的肉穴中, 我老婆低吟了声:“喔……小陈,你的大鸡巴好粗喔!轻一点……”  就这样干了约莫十多分钟,“阿详”与“小陈”换来换去,轮流捅我太太的 阴道,我太太被两人肏得翻白眼呻吟起来。我在旁边一直叫:“阿详~~干大力 一点!干死我老婆!对~~小陈,插深一点!我太太喜欢人家顶她的子宫颈!深 一点!”  我太太被他们干出好几次高潮,第二次高潮还兴奋得喷尿!撒得满床都是尿 水。“阿详”说:“小钟,你太太会表演潮吹呢!好厉害!我太太以前也会!” (注:潮吹是日语,意思大概是指女人高朝时会喷爱液。)  这时“小陈”首先冻未条,说他快要射了!问我太太可不可以射里面?我太 太说不行!是危险期……于是“小陈”将龟头拔出我老婆体外,射在地毯上,大 叫一声:“啊……好爽!妹子,你的阴道好棒啊~~比我那跑掉的死Bitch 还紧!小钟~~你老婆真是人间极品!”  换“阿详”躺在床上,我太太毫不客气的骑了上去,开始用力用自己的屄屄 磨他的老二,还用手一直拨弄自己的阴蒂……从未看过我老婆这等淫荡,简直无 视于我的存在!于是,我凑过去把龟头塞入她嘴巴,她闭着眼睛吸吮起来。  吸着我的屌,坐在“阿详”的屌上,我老婆的下体越磨越快,用力蹬得“阿 详”欲生欲死,终于,他也射了精!由于来不及拔出,他中出在我老婆体内!  我太太惊呼:“唉呀~~怎么给人家射在里面啦……怀孕了怎么办?”我看 “阿详”射在我太太体内,感到更亢奋,于是把我太太一推,整个身体压在她身 上猛干……不到三分钟,我也射在里面。  这时,“小陈”又硬了,把我太太翻身过来呈狗爬式,肉棒又干了进去说: “不公平!要射里面大家一起射!”由于我太太的下体还充满我和“阿详”的精 液,“小陈”顺着润滑的阴道壁疯狂地抽送起来,我太太这时已呈半虚脱状。  干了约三分钟,“小陈”再度射精,这次他也射在里面!我太太完全虚脱, 倒卧在床上喘气,下体涌出大量的白色浊液,是我们三人的精液!  我太太无力地说:“唉呀~~被你们害惨了!这下死定了,不怀孕都难了! 怎么办啦?万一怀孕的话,不知是谁的种呢……”  我们四个躺在床上,一起大笑!喔~~这真是一次奇妙的经验……我竟然和 其他男人合奸了我老婆!  我太太幸运的,没有怀孕!后来,我太太由现在开始都吃避孕药……因为, 我们自那次4P之后,几乎每星期都会聚在一起大干一场,当然得吃避孕药啰!  也许你们有人会认为我是神经病!自己老婆被干免费的难道不吃醋吗?瞎掰 的吧?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我真的不吃醋!看老婆被别人干,我真的很兴奋! 不信?你要不要也来干干看我老婆?免费让你干!  外面下着小雨,我的心情很复杂……有件难以对别人启齿的事,一直藏在我 心里有半年之久!  由于这整件事情发生的经过实在太不可思议,我事后百思不解为何当时会让 它发生……唉~~我竟然答应……让我同梯的两个好朋友,一同上我老婆!  事情是这样的,我退伍虽然已四年,但跟军中两个同袍“阿详”与“小陈” 一直保持密切连络,因为他们曾经救过我的命!  当年我抽到“金马奖”,当兵是在马祖的北竿,我当时是管弹药的。有一天 我盘点时,发现库房竟然无缘无故的短少了将近一千发子弹及十颗芭乐子(手榴 弹)!我吓坏了,不知怎么办才好……  这事不敢说,说了一定送军法审判!那时只差六个月就退伍了,心想怎么会 碰到这样歹运的事,这下子退不了伍怎么办?我有一个未婚妻(我现在的太太) 正等着我返台结婚呢!心情简直Down到谷底!  当时人在离岛,难免会把事情想得很严重,越想越悲观……当晚,终于熬不 过压力,想举枪自尽!就在这时,其实早就察觉到我神色有异的“阿详”与“小 陈”见状,赶紧夺下我手上的枪。  他们问我怎么回事?我不敢说,只是一直哭……后来,他们安抚我大概十来 分钟,告诉我世上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于是,我就告诉他们,我管的库房 无缘无故短少了将近一千发子弹及十颗手榴弹……  他们一听,叫我不要慌,先把事情查清楚再说。由于“小陈”是连长的驾驶 兵,以他国外读过书的身份在闲余之暇教连长英文会话,深获连长的信任。“小 陈”说:“小钟,你别担心,让我去问问连长这事怎么办?也许他有办法乔。” 他拍拍我的肩膀,要我别想不开。  于是,“阿详”与“小陈”就跑去问连长……连长听了面色凝重,说这事非 同小可,一千发子弹及十颗手榴弹不是小数目!就算要说成打靶报销也差太远。  我长话短说,过程我不说怎么化解的(因为会牵连到他人),总之,最后有 人帮我摆平了,我也平安退伍回到台湾。  我很感激“阿详”与“小陈”的救命之恩,一直跟他们保持连络,因为当时 如果没有他们俩夺下我的手枪,我可能已经不在人世,更遑论我顺利娶妻生子, 有个幸福的家庭。  退伍后的“阿详”与“小陈”合开了一家消毒清洁公司,生意做得不错。我 们几乎在每个周末都会聚会,三家人的感情好到不行!  可是,好景不长,台湾的景气越来越差,这一两年“阿详”与“小陈”的消 毒公司生意一落千丈,他们不得不关闭公司。(我很幸运,由于家中做的是“孤 门独市”的事业还做得不错,所以我接手后一路顺利,景气坏并没有影响到我家 的生意。)更惨的是,他们的老婆一个死于车祸,一个跟老外跑了!幸好他们都 没有生小孩……  最近,“阿详”与“小陈”常常来我家喝酒,心情郁卒到极点!我感念当年 他们的救命之恩,常常跟我太太提到军中的事,说当年要是没有他们,就没有我 们现在这个家!太太小炜也很感激,所以他们来我家不管喝到多晚、多吵闹也不 为意。其实我太太还蛮喜欢他们俩,因为他们俩很风趣。  有时小孩跟佣人睡了,我们就会到外面去喝,去唱KTV,我太太跟他们都 熟识到不行。以前他们有太太时,我太太会跟他们的太太热络,现在他们没太太 了,我老婆觉得他们很可怜……  长话短说,直接切入主题吧!  这一天,“阿详”与“小陈”及我们夫妻喝得很茫,话题由批判陈水扁、抱 怨马英九……聊到性话题。当时我太太可能喝醉了吧,脱口问:“你们两个现在 都独身,生理需求怎么解决?”话一出口,我们互看对方,大笑起来。  “阿详”说,他老婆才刚走,他的哀痛让他没有想到那方面……“小陈”则 说,他一想到他好婆竟然被她餐厅的老外老板给拐跑骗上床,心中就气!生理需 求怎么解决?当然是打手枪啰!  我哈哈大笑,说:“那不是又回到我们在军中一样?有需求就到厕所里打手 枪。”“小陈”也大笑说:“对呀!有一次我不小心拉开厕所门,看到谁谁谁正 在边大便边打手枪!”说着还比出那手势。  我也许真的喝多了,竟然说:“阿详、小陈,那你们两个一定很哈女人的身 体……嘿嘿嘿~~为了感谢你们救命之恩,我老婆让你们上一次!”  此话一出,我太太、“阿详”及“小陈”三人全都住了口!三人很尴尬的看 着我……我知道我说超过了,但碍于面子死不肯认错,我又继续说:“真的啊! 没有你们,就没有我们!干一次,没关系!”  我原本以为我太太会出来打圆场说我喝多了乱说话,没想到我太太竟然说: “嗯……你们是我老公的救命恩人,如果你们真的有需要,我……我老公不反对 的话,我是可以配合的……”  哇靠~~虾米?我没听错吧?我老婆不但没反对,反而还配合我?她竟然愿 意让他们干?哇咧,这下子我真的是“哑巴压死儿子,有苦说不出”啦!  “阿详”与“小陈”看看我太太,又看看我……几乎同时脱口而出:“真的 吗?那……要做的话……是今天吗?”看来我已经骑虎难下,嗯!好吧!大丈夫 一言既出,四马难追!既然说出口,怎么不愿意都得将错就错。看我太太好像也 没关系,嗯,就当作报当天的救命之恩吧!  择日不如撞日!于是,我们就到附近的厚德路开了一间房间(家中有佣人及 小孩,所以不方便),我们三男一女,进了房间……脱光衣服后起初大家面面相 觑,有些尴尬,还是我太太比较大方,提议转电视A片来看(这家宾馆刚好有提 供A片)。  可能是酒精作祟吧,很快地我们进入状况,“阿详”与“小陈”开始抚摸我 太太的乳房和下体。我原本以为自己会吃醋而硬不起来,奇怪的是……当我看到 他们两个毫不客气地开始抓揉我老婆的奶子、挖她的阴户时,我竟然莫名其妙的 亢奋起来,阴茎竟然胀得比平常还大!  我老婆趴下来,开始含住“阿详”的老二猛吸,边吸还边说:“详哥你最可 怜,就让小妹来安慰安慰你丧妻之痛吧!”只见“阿详”面朝上吐了一口长气, 开始呻吟起来说:“喔……好久没这么舒服了……小妹,谢谢你对我这么好,肯 借我慰藉我的丧妻之痛……”  这时“小陈”凑上来说:“不公平!我也粉可怜呢!我老婆跟阿豆仔跑了, 我戴绿帽的郁卒可不输他的丧妻之痛啊!”我老婆这时急忙转过头去换含起“小 陈”的大肉棒说:“对对对~~你也很可怜,老婆红杏出墙!想必你平日一定闷 坏了!”  就这样,老婆“阿详”这里一口、“小陈”那里一口的交换替他们口交!我 好兴奋,晾在旁边边看边自己打手枪。我从不知道看自己的老婆跟别的男人交媾 竟然是这样的刺激,还同时两个男的!  这时,我拿出相机拍照,“小陈”还体贴的将我太太的内裤套在她头上盖住 脸,还骂我说:“小钟啊~~你少根筋喔?自拍要脸先盖住!你要你老婆像陈冠 希欲照的中的女星一样被拍到脸喔?”他边说还边将老二塞入我老婆的肉穴中, 我老婆低吟了声:“喔……小陈,你的大鸡巴好粗喔!轻一点……”  就这样干了约莫十多分钟,“阿详”与“小陈”换来换去,轮流捅我太太的 阴道,我太太被两人肏得翻白眼呻吟起来。我在旁边一直叫:“阿详~~干大力 一点!干死我老婆!对~~小陈,插深一点!我太太喜欢人家顶她的子宫颈!深 一点!”  我太太被他们干出好几次高潮,第二次高潮还兴奋得喷尿!撒得满床都是尿 水。“阿详”说:“小钟,你太太会表演潮吹呢!好厉害!我太太以前也会!” (注:潮吹是日语,意思大概是指女人高朝时会喷爱液。)  这时“小陈”首先冻未条,说他快要射了!问我太太可不可以射里面?我太 太说不行!是危险期……于是“小陈”将龟头拔出我老婆体外,射在地毯上,大 叫一声:“啊……好爽!妹子,你的阴道好棒啊~~比我那跑掉的死Bitch 还紧!小钟~~你老婆真是人间极品!”  换“阿详”躺在床上,我太太毫不客气的骑了上去,开始用力用自己的屄屄 磨他的老二,还用手一直拨弄自己的阴蒂……从未看过我老婆这等淫荡,简直无 视于我的存在!于是,我凑过去把龟头塞入她嘴巴,她闭着眼睛吸吮起来。  吸着我的屌,坐在“阿详”的屌上,我老婆的下体越磨越快,用力蹬得“阿 详”欲生欲死,终于,他也射了精!由于来不及拔出,他中出在我老婆体内!  我太太惊呼:“唉呀~~怎么给人家射在里面啦……怀孕了怎么办?”我看 “阿详”射在我太太体内,感到更亢奋,于是把我太太一推,整个身体压在她身 上猛干……不到三分钟,我也射在里面。  这时,“小陈”又硬了,把我太太翻身过来呈狗爬式,肉棒又干了进去说: “不公平!要射里面大家一起射!”由于我太太的下体还充满我和“阿详”的精 液,“小陈”顺着润滑的阴道壁疯狂地抽送起来,我太太这时已呈半虚脱状。  干了约三分钟,“小陈”再度射精,这次他也射在里面!我太太完全虚脱, 倒卧在床上喘气,下体涌出大量的白色浊液,是我们三人的精液!  我太太无力地说:“唉呀~~被你们害惨了!这下死定了,不怀孕都难了! 怎么办啦?万一怀孕的话,不知是谁的种呢……”  我们四个躺在床上,一起大笑!喔~~这真是一次奇妙的经验……我竟然和 其他男人合奸了我老婆!  我太太幸运的,没有怀孕!后来,我太太由现在开始都吃避孕药……因为, 我们自那次4P之后,几乎每星期都会聚在一起大干一场,当然得吃避孕药啰!  也许你们有人会认为我是神经病!自己老婆被干免费的难道不吃醋吗?瞎掰 的吧?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我真的不吃醋!看老婆被别人干,我真的很兴奋! 不信?你要不要也来干干看我老婆?免费让你干!

百度  神马  搜狗  好搜 手机百度 返回首页
救我的命,让你们干我老婆! 喜欢本站收藏并转发 www.niyipao.com
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