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记本站地址:www.she1111.com   www.188she.com   www.gu966.com 全新发布

我和5个北京女人的真实故事   [db:来源]   

第1节

  2002年4月上旬,我从珠海只身一人来到北京,那时我身上只有2500元钱,老婆还在广州,我由于在工作上不顺心,在珠海时天天上班打完卡就出去玩,天天在麻将馆打牌,工资奖金都输在里面了,老婆和我天天闹,有一天我想这样下去也不行,自己也35岁了,看看别的同学都事业有成,自己到现在还一无所有,我觉得要换一个环境,那时我们公司刚在北京接了个工程并设立了个分公司,还需要人手,我就给他们打了个电话,那里的副总是从我们这边调去的,以前也认识,他问了我的情况,就同意了。

  到了北京,我的感觉一点都不好,总觉得这里没有广东好,到处都灰里八几的,虽然是首都但土的很,最好笑的是在北京每栋高层居民楼的电梯间都有一个开电梯的中年妇女,这在广东是没有的,大家都是自己按,我很认真的问了一位开电梯的大姐,为什么不能自己操作,她听完我的问题,刚才还笑笑的脸一下变的很警惕,没人那还行,那不开坏了。我靠,我想这里的人和他们的思维真是落后,要比广东落后十年。

  我有点后悔来到了北京。

  我的顶头上司是个女的,湖北人,年龄比我还小,我看了她的简历也就30岁左右,我心里不舒服,都说在女人的手下不会有好果子吃,何况还是一个比我还小的女人,老子要留点神。

  她到对我很热情,问这问那,还老带我出去跑业务,我心里好笑,也许她把我当成刚入门的新学生了,不过我对她没有一点想法,我的先熟悉熟悉环境,我每天按时上下班,日子也就一天天过去了。

  北京的夏天好热,到处都是明晃晃的,我到北京也有3个月了,每天都像正人君子人摸狗样的活着,太难受了。

  有天下午我从办公室溜出来,想找个地方去放松放松,好久没摸女人了,心里憋的慌。

  按在广东的经验,先打个的士,我在车上就和司机聊了起来,司机问我去哪里,我说我想找个女人放松一下你知道地方吗?那位老兄看看我,笑呵呵的说,北京可没有,你是从南方来得吧,我说是,他就说那这里可不比你们南方啊,到处都有,这里是首都,我看他一脸的自豪样就觉得好笑,我说你想到那里去了,我就想找个按摩的地方,不做那个。

  他说那就去街边发廊吧,我说也行啊。

  车到了空军总医院旁边的一条胡同,他指了指靠河边的小路说,那里面有几个小发廊不错。我看他一脸坏笑,心想他妈的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还假正经,和广东的的士司机比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业务素质太差。

  我丢下50元不要他找了,他眼睛马上笑成了一条缝。

  我往里走了十几米,果然看见了几个小发廊,我想第一间不去,第二间也不去,就去第3间吧,我把门推开,里面一个女的见有客人来了慌忙站了起来,我看她有1.63米左右,身材很匀称,脸很白很干净,还带了副眼镜,上身穿了件白衬衣,下面穿了条黑色套裙,肉色丝袜和一双半高跟的黑色皮鞋,鞋面很干净,年龄看不出来,但一定是少妇,也就30岁吧!

  我靠!这里还有这样的女人,太像我的女上司了,我站在门口就愣住了。

  她问我做什么,我说我想按摩啊,她笑了笑,你等一下技师去厕所了,不是你啊,我大失所望,不是我,她给我到了杯水,看我很失望就说,你很希望我给你做吗?我说那当然,她笑了笑,可是我不会啊,我说没关系,我就吃点亏,她哈哈大笑,你吃亏看着她笑,我忽然有一种感觉,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其实我很喜欢复杂一点的女人,征服她们的过程就是一种快感的过程,看来我的第一个猎物就在眼前。

  我看着她坏坏的笑,这时电话来了,我一看是我的女上司,她在电话里问我在哪里?要我马上回办公室说要开会,我告诉她我和一个公司老总在谈业务,不能马上回去放下电话,她说你撒谎怎么张嘴就来啊,看来不是好人,我说还不是因为你啊,怎么样,我们认识一下吧!

  我告诉他我叫什么,当然是个假名,我很真诚的说想请她今晚一起吃饭,告诉她我刚从广东来,在北京没有什么朋友,老婆在广州,还告诉她你长的真像我的一个熟人这时那个按摩技师回来了,她看技师回来就对我说你去按摩吧,我说不了,你做我就去按,她说别瞎说,这是我老乡开的,我过来看一下,我马上要回学校去了,我是在北京进修,我家是四川成都的,不是北京人。

  是吗?我半信半疑,好了,我不和你说了,我要回学校去了,那我送你,我马上站了起来,不用不用,我们学校很远,在国贸桥哪里,要坐地铁。

  我靠!我到北京还没坐过地铁呢,我坚持要送她,也许我们都不是北京人,也许我们都在北京太孤单了,她最后答应了我的要求。

  后来我才知道她是在中央工艺美院进修。

  她叫王路,名字很中性,在成都是一所艺术学校的老师,女儿有8岁了,来北京有半年了,还有一年半的时间才能结业,她对我说不喜欢北京,这里空气太干燥,对皮肤不好,呵呵,是吗?我可没有感觉到这里空气干燥,我看着她,这时候我们已经认识2个星期,看了3次电影了,今天我们要去看的电影是新片《开往春天的地铁》。

  在电影院里,我把手放在了她的腰上,她这次没有把我的手推开,我想我到北京4个月了,还没有好好的摸过女人,今天我一定要好好玩玩。

  看她没有反对的意思,我就顺势把她揽在了怀里,她开始还挣扎了一下,后来我很粗撸的把她衬衣的扣子解开,手就在她的乳房上撮了起来,她很快的就有了反应,我就开始亲吻起她来,她的舌头很软,比我老婆的感觉好多了,电影院里的人很少,看着她的身体一起一伏的,我的小弟弟硬的不行。

  她的穿着和我第一次见她是一样的,我的手又摸向了她的大腿,我其实很喜欢女人的脚和大腿,特别是夏天,我一看见女人穿着丝袜和半高跟皮鞋我就不能自持,我的女上司她妈的好象知道我有这个爱好,她天天都是这身打扮,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天天看着她的玉腿意淫,害的老子好苦,现在我抱着王路的腿,把她的皮鞋脱下,我轻轻的抚摩她的脚和大腿,我感觉好有快感。

  她看我喜欢摸她的脚,非常配合,我说我想亲亲你的脚,她很害羞的点点头,她说你亲吧,我的丝袜是今天换的,我就把她的玉腿放在我嘴边轻轻的吻,她全身就开始在颤抖,她把手放在我的小弟弟上,嘴咬着我的耳朵,我就喜欢男人玩我的脚和大腿其实王路很漂亮,身材也好,四川女人皮肤也白,我想在北京她一定还有其它男人,她是带薪进修,不缺钱花,好几次吃饭她都要抢着付钱被我严辞拒绝,我别的不行,但和女人吃饭我一定要买单,我认为这个是原则问题,也是男人的尊严。

  有一次我送她回学校,她叫我进学校看看,我说会不会影响你啊,她说没关系,这里是大学,再说我也是进修生啊,不会有影响,我就和她走进了这所大学,到了她们宿舍,我看有3个人住,就说你们大学生和我们怎么一样啊也住的那么挤,条件不是很好啊。

  她的床在窗户边,她是学油画的,墙上有一张素描自画像画的很传神,一看就是她,我看看画在看看身边王路,那天在电影院里她在神迷意乱时说的话又在我耳边响起,其实我就喜欢男人亲我的脚和大腿我靠!我的王老师,我把她抱在怀里,我的嘴压在她的嘴上,手开始解她的扣子,她说别,同学一会就回来了,我才不管那么多呢,我的手就开始摸她,她也很配合,我把她放到床上,把她的皮鞋拖了,又开始摸她的脚和腿,她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这时突然听到有人说话,我们俩赶快站了起来,刚收拾好衣服门就开了。

  第2节

  我叫杜文革,一听我的名字就知道我是那年出生的了吧,对,我就是1966年出生的,我的父亲在文化大革命时是一个狂热的造反派,他为了给他当时的革命行为留个纪念,就把我叫成杜文革了,粉碎四人帮后我对我这个名字深感痛绝,不只一次有改名字的冲动,可是去派出所一问,要改名字手续太复杂了,所以也就算了。我看着王路,一本正经的把我的真实姓名告诉了她,王路笑的前仰后合眼泪都要流出来了,杜文革,好听好听有时代背景,可第一次在发廊见面时你不是说你叫王朔吗?我还以为我碰见我们王家的名人了哈哈,我那就是随口一说啊,我也知道你没有当真,再说就叫王朔怎么了,在中国同名同姓的多的去了到了十月份,我和王路已经非常熟悉了,有一次她说要去我们公司看看,我说你别去,有什么好看的,再说你又不漂亮,公司的人看见要笑话我的是吗?那就不去了,她笑笑就不再提这个事了。

  呵呵,不愧是大学老师,素质就是不一样,我的心动了动。

  星期一上班,女上司走到我办公桌前,今天你和我去一趟科技大学,你把资料准备好,我把东西收好,上午去了科技大学,合同谈的不是很好,女上司一脸的不高兴,中午我们俩在街上一个小饭馆吃饭,我可不管那些,大口吃菜,还要了一瓶啤酒,我吃的很香,在回去的路上,女上司和我说了一句话,你以后吃饭的时候可不可以不要吧嗒吧嗒的有声音,也不是在你家里,说完就大踏步的走了。

  我站在那里,我靠!老子差点晕过去,妈妈的

  这几天心情不好,女上司看着我老是拉着个脸,根据我在国企的经验,我在想肯定过不了多久领导就要找我谈话了,果然没几天,公司老总就叫我去了他的办公室,我们是国营企业,老总对手下员工说话都很客气,老总笑迷迷的看着我,小杜啊,来北京有几个月了吧,习不习惯啊,老总喊我小杜,其实他是70年出身的,比我还小4岁,我心里恨恨的,脸上却堆着笑嘴上说习惯习惯,你们的业务进行的怎么样了,有新的项目吗?

  有啊,我把几个跟踪项目一一说来,老总点点头,小杜啊,你们刘科长是个女同志,在对外方面不是很方便,你们要多为她分当一些事情,工作上要多向她请示多向她汇报,那是那是,我赶紧符合着,你是从广东调来的,在工作上有些新的想法新的点子这很好,现在是市场经济,就是要敢想敢干,我不是批评你,最近上班时间老是看不见你,就是出去跑业务也要和你们科长说一下啊,我们是国营企业,不是小公司,企业是有纪律的,我今天就不多说你了,你回去好好想想吧。

  我悻悻地回到办公桌前,仔细回味着老总和我说的话,这就算是警告了,他妈的,女人就是麻烦,这个女湖北佬不好对付啊,我看了看我的女上司,她爬在桌前,两眼瞪着电脑,全神贯注好象根本就不知道我刚从老总办公室出来。

  我心里好笑,她在床上被老公干时会是什么样子,嘴巴里会发出咿咿啊啊的叫声吗?我在大脑里死劲的意淫了女上司,我忽然想起了王路,我和她这么熟了还没有做过,我突然非常想见王路。

  晚上5点快下班时我给王路打了个电话,我说王路我想见你,你在哪里?

  她说还在学校,那你过来吧

  我们公司在西四环,她们学校在东边国贸桥附近,北京晚上下班到处都睹车,我打了个的士到五棵松地铁口,从那里坐地铁到国贸桥,出了国贸桥往北500米就到了中央工艺美术学院。

  当40分钟后我站在王路面前时她非常惊讶,你怎么这么快就到了,我看着她惊讶的表情,感觉她真的好美丽。

  她正在画画,一头黑发被随意的盘起,她在画的油画很大气,有一人多高,画面上是一个中年女人坐在一个石头上,背景还没画好,女人很秀气,有王路自己的影子,但又不是全有,她在画布上抹了一下就不画了,我说你画啊,我想看你画,她说不行了,光线太暗了,不能画了。

  我说你的油画很有罗中立的风格啊,她听我说到罗中立很是吃惊,你也知道罗中立,我笑笑,他的油画《父亲》可是震撼了我的灵魂啊,82年我才16岁,那时我在一本美术杂志上看到了这幅油画,我看了很久,从心里感觉受到了震撼,好象就是你们四川美院的毕业生画的,有很多,有王川的《再见吧,小路》程棕林的组画《同学》还有一个叫何多芬的,他画的画我也很喜欢。

  王路看着我,她今天没戴眼镜,一双眼睛非常漂亮,知音啊知音,晚上我请你吃饭我们就在学院的二楼食堂吃了饭,吃完饭,我问王路晚上还有事吗?她说没有,晚上听你安排,我说好。

  我们打了个的士,来到了一家宾馆,进门后我就迫不及待地把王路抱在了怀里,她的身材很适合我,我把她放到床上,在她脸上、嘴上亲了起来,我解开了她的衣服,双手在她的乳房上揉搓着,王路顺从地配合着我,过了一会,王路轻轻地推推我,你去洗个澡吧,我说好,我把衣服脱了个精光,又把王路拉起来,三下五除二的也把她脱了个精光,我抱起王路向裕室走去。

  我靠!也是太饥渴了,那天我们一个晚上做了三次,我们一次比一次时间长,一次比一次高潮迭起,直到最后我被搞的筋疲力尽。

  我看着在我身体下面的王路快乐的呻吟着,看着她兴奋地扭动着躯体,我想起了我和王路第一次见面的画面,想起她刚才在学院画画时认真工作的样子,我幻想着王路穿着职业装站在课堂里给学生上课的场景,我想任何女人只有在做爱的时候才显得最原始最可爱吧!我又想起了我的女上司,她在床上一定也是这个样子吧。

  我越想越兴奋,我把王路的双腿向两边拔开,她的私密处就在我眼前暴露无疑了,整个人就向一个大大的八字,女人只有这个时候才对眼前的男人从心里不设防了,呵呵,我想这就算是征服了吧。

  征服了王路,我和王路说话也随意了起来,我趟在床上边抽烟边说,我有几个问题不明白,王路趴在我怀里,一边用手抚摸我的两个小豆豆,一边亲添着我的胸毛,顺便说一下,我的胸部长满了胸毛,我老婆一点都不喜欢,而王路却对那片黑呼呼的胸毛非常感兴趣,就象我对她的脚和腿感兴趣一样,你在北京还有没有像我这样的男朋友王路看着我,眼里充满了爱怜,宝贝我实话告诉你,你是我一生中第二个男人,我的第一个男人2000年时已经去世了,我现在是个自由的女人,还有我的前30年是在四川度过的,也许后30年将和这个城市联系起来,我将会是个标准的北京女人。

  我靠!看了王路一眼,我向空中吐了个大大的烟圈。

  2002年元旦前,北京下了一场20年不遇的大雪,到处白花花的一片,我和王路在北京国贸桥南边的一片胡同的四合院里租了一个小房间,这里离她们学院近,我呢虽然在西四环这边上班,单位也有房子,但我一个星期也要过来住个三四天。

  我们租的房子虽然不大,但一些必要的生活设施都有,家里也被她收拾的非常温馨,她还把画架拿到家里,经常画些静物鲜花什么的,小资产阶级情调暴露无疑。

  我经常批评她,说你是个大画家,怎么搞的象个小女人似的,她说你不懂这是生活情调,其实我也是个比较有情调的人,我经常买些A片回来看,王路就说我是流氓,追求低级趣味。

  我们星期天就在家烧烧饭什么的,这个四川女人烧的一手好川菜,我有一次边吃饭边对王路说,福气啊福气,我杜文革在单位里领导都说我是个干不了什么大事的人,没有人稀罕,你这个大美女画家怎么就把我当个宝啊,幸福来的太快了,你不是图什么吧,可我也把自己从头到尾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看了看,我也没什么啊,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无产阶级,王路看我和她耍贫,也逗我,你不知道你的价值吧,想知道吧,我偏不告诉你。

  唉!女人真是搞不懂。

  元旦那天,王路非要给我画张油画肖像说是有纪念意义,我说不画,要画就画张裸体的更有纪念意义,王路就过来打我,我顺势把她抱在了怀里,我说今天确实要做一件有意义的事,她说做什么,我故意很严肃的对她说,小王同志,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可是无数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所以我们去天安门吧。

  2002年12月31日中午12点我和王路在天安门前照了一张合影。

  晚上我和王路看完电视,在12点之前我们的身体又融合了在一起,当新年的钟声敲响的时候,我把桌上最后一张台历撕掉,2003年来临了,我在心里想,北京,我有点喜欢你了。

  我和王路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我们几乎天天都在一起,北京所有的景点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

  第3节

  有爱的滋润,我发现她的皮肤也越来越有光泽,人也越来越有女人味了,有一天晚上,我把她脱的光光的,把她的身体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从里到外足足的看了很长时间,我对她说,王路,能认识你很高兴,你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女人之一,要是今后我老了,在临死前我要是回忆我的这一生,你一定是我能记住的的人。

  王路看我说的很认真,也动情的说,我也一样,文革,你知道吗?我来北京的前半年过的真的不好,我都不知道我能不能坚持在北京呆2年,现在我感到时间过的真快,我的身心也很愉快,你知道我喜欢你什么吗?

  我说知道,我把她的手放在我的小弟弟上,你喜欢我的棒棒,去你的,王路一下爬到我的身上,我喜欢你的直接了当,像个男人呵呵,是不是啊,我哈哈大笑,那你今晚可要好好的伺候伺候我,怎么伺候?王路非常不好意识的看着我,你装傻啊,王路面带羞色,今天就算了吧她越这样,我越想做,我说不行,王路笑着一下抱紧我,好吧好吧,我的宝贝,她慢慢的亲吻我的唇,把舌头递进我的口里,她的舌头和我的舌头搅在了一起我靠!

  转眼到北京有一年的时间了,日子就在平淡中一天一天过去,我还是每天按时上班,按时下班,没发什么财,也没失去什么,王路还是每天都给我发个短信,我的女上司也调回武汉和老公团圆去了,老总有一天找我谈话,我从老总的话语中感觉我要敖出头了,看来王路还不错,这个女人给我带来了官运,都说大器晚成,我心里乐开了花.

  认识韩艳萍是我在当上部门经理一个月后,那天中午我在外面办事,后来下雨了,我想回家休息一下,就提前回到我们单位分给我住的小区,在小区边上有个大型超市,我就顺便去逛了逛,平常我是很少去这些地方的,我没目的的乱走着,在一个买洗涤用品的货架边我站住了,因为在我的面前站着个女人,她的背影正对着我,头发是盘起的,从后面看身材真是棒及了,最重要的是她的穿着是我喜欢的那种朴素大方,职业的套裙加白色的衬衣,美丽的双腿配一双漂亮干净的黑色半高根皮鞋。她正全神贯注地在看一个品牌洗洁精的说明,全然没注意到在她的背后正有一双色迷迷的眼睛正贪婪地盯着她请原谅我这样描写自己,因为当时我确实眼睛很色,这一点我心里很明白。

  我在她后面站了有3分钟,我心里扑通扑通的狂跳着,脑子里在飞快地转着她好像感觉到什么回过了头,她的目光和我的眼睛碰在了一起,我看着她,在一本书上读到过,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定不能惊慌,要沉的住气,要不然你盯着的女人一定把你当流氓。

  我想我当时非常镇定,我对我当时的表现沾沾自喜了好久。后来韩艳萍告诉我其实那天她一回头看我第一眼的时候就知道了我的险恶用心,只是不揭穿,想逗我玩玩,在她给我说了这些话后我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后来我明白了一个道理,男人在女人面前千万别装,你的一些自作聪明的小把戏其实可笑的很,她们心里明白着的,因为男人都是她们生出来的,她们对她们自己制造出的产品了如指掌当然这是后话。

  当她回过头看我时,我非常镇定自然地看着她,她的长相有点像那个电影女演员王馥荔,小方脸,个子有1.66米左右,年龄也就30出头,是个漂亮的小嫂子.

  有那么一会,她倒不好意思了,脸有点红,放下东西要走,我再不说话她可就要从我眼前消失了,你好,我自认为我的普通话还不错,也许她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还是显得有点惊慌,你要干嘛,声音倒很温柔,不温不火,嘛——字拖的较长,标准的北京女人说话的口音。

  我刚来到这里,不熟悉,请问一下,这有买影象带的地方吗?她看我问这个问题,也就放松了下来,用手指了一下,影像部在那边。

  我忙说谢谢,看你好象在附近的写字楼上班啊,我很随意地问了一句,她笑而不答,我刚要再进一步套近乎,忽然有一个店员跑过来喊她,韩主管,你的电话,你就在商场上班啊,我不想放过机会,赶忙掏出名片递给她,我就在附近的小区住,有时间联系,她接过名片看了看,对我笑笑,再见!

  看着她转身远去的背影,我的心情一下愉快了起来,其实每个女人可能都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但结果确不一样,有的成为陌路,有的确是一段人生的美好经历,看来这个商场的女主管是个不错的女人.我们会有故事吗?主动权可在她手里,我只有等她的电话了,听天由命吧,我在心里说.

  那天,我在她们的超市买了一张碟,是一部几年前的电视剧,回家我要好好看看.

  大概过了两天,我接到了韩艳萍的电话,那正好是一个星期天的中午,我一个人在宿舍看电视,手机响了,我拿起电话,你好,是杜文革吗?手机里是个陌生的女人声音,我大脑飞快的转着,是啊,你是手机那边停了一会,我是你那天在超市她的话还没说完,我恍然大悟起来,哦,是你啊你好你好,我的声音非常热情起来,你在哪里啊,我连忙问她,我在超市啊,你在超市?我感到很吃惊,你星期天还在上班啊,是的,今天我值班,没事看到你的名片就给你打个电话,你在做什么?我忙说我没做什么,就一个人在家看电视,我热情的邀请她到我这里来看看,我说中午你也没事,就过来坐会,我就住在你们单位对面的名仕花园A栋15层1503房,她刚开始不同意,说什么也不来,我反复给她说我们不接触一下怎么能认识呢,再说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还能怎样,经过我口干舌燥反反复复地说了半天,最后她想了想说好吧,我15分钟后上来。放下电话,我忙把房间收拾了一下,过了十几分钟,门铃响了,我打开房门,韩艳萍站在了我的面前。

  韩艳萍那天穿着灰色的套裙,胸部很丰满,脸上的表情有点紧张,我忙把她让进屋,带她进了我住的单间。

  我把门关上,转身就抱住了她丰润的腰,我知道男人这个时候就是要单刀直入,她有点吃惊,想把我推开,但我还是飞快地把她压在了床上,她半推半就,我的嘴就在她嘴上亲吻了起来,她怎么也不让我的舌头放进她的嘴里,我知道女人一般和男人关系如果没有到那一步是不会随便让男人的舌头放进自己的嘴里的,所以我也没强求,仅仅点到为止,但是我的手还是不老实,在她的乳房上摸来摸去,我压在她身上,我的小弟弟早就坚硬无比了,我去解她的衣扣,她坚决不让,我们就这样在床上搞了几分钟,她还是用力把我推开,站了起来,说你怎么能这样啊,不行我要回单位去了,我忙说对不起对不起,你可别真生气啊。

  虽然她看着是很生气的样子,但我知道她已经在心里接纳了我。

  我就这样和韩燕萍熟悉了起来,白天上班时就经常互相打个电话,她告诉我她爱人是在北京火车站工作,具体做什么她没说,不过感觉她老公好象是在京广线上当差,一个月有半个月的时间要跑车,对这方面她说的较含糊,我也没多问,小孩在丰台区姥姥那边上小学二年级,星期天才回来住两天,她平时很轻松。

  后来我感觉到,北京的女人要对你好那可就是真的对你好,不带任何小心眼,说一件事,因为我的工作是跑市场,花销比较大,大家都知道有时候单位报销不是很及时,再说我又和一些狐朋狗友经常打打牌什么的,所以有时候身上就没什么钱了。

  有一次半夜打牌我把我身上的3000元全部输光了,(工资卡在老婆那里)也不好向同事借钱打牌,就不玩了,我打了个的士,想回宿舍,但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了,坐在车里想这都半夜2点钟了去找谁啊,想到第二天还要和老总出去见顾客,身上没有一分钱,我的头都大了。

  我把在北京的朋友都想了一变,王路和她的导师去天津了也没回来,只有韩艳萍家在附近,我知道她爱人那天不在家,我给她家打了个电话,电话响了好几次,她才迷迷糊糊地接了电话,她问我有什么事,我也就实话实说,我说我打牌把钱都输光了,现在在的士车上,连车钱都没有,你快来救我,本来我想她也许会推托什么的,没想到我一说完,她轻声的说了一句,都多大的人了你可真是的,然后就叫我给的士司机说把车开到她家那里。

  十几分钟后车到她家楼下时韩艳萍已经在路边等我了,把车钱付了后我问她我怎么办,我说要不我去你家得了,她听我这样说,也没说什么,转身就向她家走去,我心里一下高兴惨了。

  第4节

  她家我还是第一次来,屋里很整洁,家里的摆设看的出女主人还是很有品位的,一进屋里我就迫不及待地抱住了韩艳萍,她也没推我,我们就在客厅里亲吻了很长时间,我已经很激动了,刚要把她抱进卧室,她轻轻地推开我,说你身上和头发上全部是烟味,去洗个澡,我坏坏地笑,那你要和我一起洗,说完我就把她的睡衣脱了下来。

  韩艳萍是个很爱干净的女人,她给我洗的很仔细,把我的小弟弟反复洗了好几次,完了就边洗边亲吻我,手和嘴的功夫很专业,搞的我想入非非,开始有点嫉妒起她的老公来了,我想真看不出来,是不是每个家庭都是这样啊,那些女人白天看起来很端庄,特别是那些坐办公室的,晚上回到家里在床上对老公也都是这个样子吧,其实在这个时候如果老婆越放的开老公心里就越高兴。我就美滋滋的,我也用双手在韩艳萍的身上到处乱摸着,我也把她的小妹妹洗了好几次,我想我一定要让她知道我也是个很爱干净的男人。

  洗完澡,我把韩燕萍抱到床上,她的身材修长,皮肤白净,特别是两个双乳比较圆大丰润,手感特好,我的手在她小妹妹上才摸了几下那里就水汪汪的了。

  我在她上面刚要上弓,她却把我压在了下面,还在我背后放了个枕头,使我身体躺的十分舒服。

  她慢慢地亲吻我的嘴,香舌在我的嘴里上下搅动,一会深一会浅,然后就把我的全身都亲了一遍,包括我的脚和大腿,最后她开始长时间的亲吻我的小弟弟和我的后门。

  我靠!以前我以为我在这方面是高手,阅历无数,今天我才知道什么叫做强中自有强中手,我躺在那里享受着,嘴里也发出了啊啊的叫声,我心里非常明白,我这可不是装的,我他妈的这真的也是快要到高潮了,我好爽啊,我想我也要把她搞舒服,于是我就和她来了个69式。

  我也开始亲吻起她的小妹妹和后门,她开始大声地呻吟起来,小妹妹非常配合地开始在我的嘴上摩擦了起来,我把我的舌头抵进了她的小洞洞里,她也爽的不行,嘴里开始叫,啊啊来吧我要于是我把她压在我的身体下,小弟弟很快就进去了,我想今天我一定要干死里,看谁厉害,我刚开始上下抽动,忽然就感到身体一热,他妈的完了,我射了虽然我今天早泄了,但我的心里非常高兴,我他妈的象个皇帝一样爽死了,我把韩艳萍抱在怀里,心里想我是离不开这个女人了.

  做完爱,我想起来白天还要和老总出去,钱的问题还没解决,就说你还有钱吗?借点我,我上午要出去办事,她趴在我怀里,也和王路一样把脸放在我的胸毛上亲来亲去,好象对我的胸毛也非常感兴趣,情人是不是都这样啊.你要多少,她问我,5000吧,有吗?她抬起了头,想了想,好吧,过会天亮了我去取.我心想,北京女人确实好,真他妈的大气.够意思。

  三天后我把钱还给她,我问她,你怎么豪不犹豫地就借给我这么多钱,也不怕我消失了,她说你一个大男人开口向朋友借钱,一定是遇到了麻烦,再说男人也有面子,不到万不得以的时候也不会开口,再说,她有点不好意思,我也喜欢你啊!

  我靠!北京女人真是不错,真他妈的善解人意.

  王路从天津一回来就给我打了个电话,那时我正好和韩艳萍在西四一家饭馆吃晚饭,本来说好吃完饭去地质礼堂看场电影,可王路的电话就把计划都打乱了,我和她说今晚公司有事我就不去了,可是王路好象非常不高兴,韩艳萍在我身边好象也看出来了什么,说你有事你就去吧,我自己先回去。

  我急匆匆地赶到王路那里,她正在家里看新闻联播,自从和韩艳萍有了来往,我现在面对她都有点心虚,不过平常大家都是个忙个的,我想她也不会有什么想法,王路看到我非常高兴,一下把我抱住,说老杜我可想死你了,本来这句话我应该先说,她这样一说我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现在知道在女人面前千万不能乱说话了,她们可都大大的狡猾,我啊啊的应付着,问她这么急有什么事,她说也没什么事,就是想马上见到我。

  看着王路对我的真情流露,我心里一下也激动起来,有好多天没见面了,她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的真丝衬衣,下面是一条大摆裙,刚洗了的头发批在肩上,我亲了亲她,把她抱到床上,我把她的鞋脱下,轻轻的抚摸起她的脚来,她的双脚身的细长而光滑,由于我们在一起有段时间了,彼此都互相知道对方的性爱好,她知道我喜欢摸她的双腿,所以她穿了一双肉色干净的丝袜,我的手在她的脚和双腿上揉搓着,她非常享受地配合着我,说起来也真的很奇怪,她的性敏感区都在脚和腿上,所以她非常喜欢我爱抚她的脚和腿,在这方面我们正好是天生的一对.

  我的手在她的脚和腿上游动着,她开始呻吟起来,我慢慢地开始亲吻她的双脚,又从双脚亲吻到大腿,然后就开始亲吻她的小妹妹,她穿着是连裤丝袜,我也没把他脱下来,我就喜欢摸穿着丝袜的脚和腿.

  她啊啊地叫着,我也有及大的满足,这种快感是和做爱的那种快感不一样的,是一种从心里深处慢慢流出来的,啊,我爽的不行,我把王路抱在怀里,她把我的衬衣脱掉,双手在我的胸毛上抚摸起来,然后把脸贴在我的胸膛,她幽幽地说,老杜,我好喜欢你啊,听她这么一说,我一下想到了韩艳萍,我忽然幻想着如果把韩艳萍也叫过来王路能接受吗?要是能接受那该多好啊,哈哈,我在心里骂自己,杜文革你他妈的什么人啊!!!

  由于不是谈恋爱,我和王路、韩艳萍相处的非常愉快,大家平时都各有工作,所以关系都不错,有好几次我想让她们俩能互相认识一下,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三十几岁的女人都猴精猴精的,还是不要给自己找麻烦了。

  来北京已经一年多了,我对北京的感觉也越来越好,首都就是首都,这里的建筑都非常大气,在北京呆的时间长了,人的性格也开始发生了变化,原来我在工作中比较急躁,遇到一些不顺心的事情就挂在脸上谁都看的出来,现在我知道什么是不动声色了,有一次因为工作上的事我下面的人没做好,给公司失去了一个大业主,从来不发火的老总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一顿臭骂,我心里难受极了,但是出了老总办公室的门,我就笑呵呵地请同事们下班去喝酒,没有一个同事看出来,还以为老总叫我去一定是得到了表扬呢。男人一定要深沉,要有城府,有时候我在想,我是不是很坏啊。

  有一次我问王路,你看我这个人怎样?她头也不抬的就说,你啊,就是个大流氓,我靠,我沉下了脸,她看我真的有点不高兴,啊啊的把我抱住,虽然你有点坏,不过我喜欢同样的问题我也问了韩艳萍,她想了想,你这个人就是太花,其他都好。啊不是吧,我在心里想,他妈的,老杜啊看来你的城府还是不深啊。

  后来有一次我和韩艳萍单独在一起时我就问她,你怎么就感觉我很花啊!!

  她就给我讲了在超市见面的事,她说以前也听到过其他女同事说遇到过这样搭讪的事,还觉得挺好笑,没想到这事就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了,你那天胆子也忒大了啊,韩艳萍用手指了一下我的额头,也就是我,要是遇到另外一个女人,就你站在人家后面那样色迷迷地盯着人家看,人家要喊抓流氓一点都不冤枉你我哈哈大笑,我就不明白了,你没回头怎么就知道背后有人色迷迷地盯着你,莫非脑袋后面有眼睛,不行,我要看看,我把韩艳萍抱在怀里,用手去摸她的后脑勺,去你的,她推开我的手,你不是女人,你不懂,其实女人的第6感觉是很准的,知道吗,小笨蛋哈哈好好,你敢骂老子笨蛋,我一下把她压在我的身下,你知道吗?当时在超市第一眼看到你,你的背影性感及了,我好想象现在这样把你抱在怀里,我亲吻着韩艳萍,嘴里嘟嘟的说着你现在目的不是达到了,韩艳萍也很温柔地亲吻着我,那你对我的感觉怎样?她幽幽地问;对你的的感觉?我故意没说,她看我不说,就要来掐我,好好我说我说,我把韩艳萍紧紧地抱在怀里,你是一个我喜欢的北京娘们2003年国庆节前几天,老总把我叫到办公室,让我去买一件名牌体恤和一个高级公文包,这些东西准备送给一个长期和我们合作的一个顾主,老板交代了对方的身高和体型,让我在下午5点前办好,晚上要请对方吃饭.走出老总办公室,我想买这些东西一定要到大商场,于是我来到了西单中友百货.

  第5节

  在3楼一个huss牌的购物区,我看中了一件淡咖啡色的体恤,一看价钱3200元,好家伙快赶上我一个月工资了,导购小姐看我对这件体恤有点感兴趣,忙过来给我介绍起来,在她的介绍下,我心里已经决定购买了,但我不露声色,问是否能便宜一点,导购小姐看来是训练有数,她看出来我这是公款购物,说什么都不降价,这样一来,我的牛脾气也上来了,他妈的就是给公家买东西也不能那么袁大头啊,这点觉悟我老杜还是有的,我就准备离开.

  这时走过来一个穿黑色西装套裙的女人,导购小姐一看到黑西装过来,就说经理,他要买这件体恤想便宜一点,黑西装看了看我,脸上带着职业的微笑问到,八折你看好吗?

  本来我心里就想买,现在有这么一个漂亮的美女站在我面前,我更决定要了,但我没马上表现出来,我装着想了想,又看看她们俩,我对导购小姐说,你看你早这样多好,八折也便宜不了多少,看来你还的锻炼锻炼.

  黑西装看我这么一说,忙打圆场,也不是啊,公司有规定,打八折她们不能做主.哦,是这样,那看来你是领导了,她是我们老板,导购小姐在旁边插了一句,老板,这个店是你的啊,我到真的有点吃惊了,那里那里,黑西装也笑了笑,我们也是打工的,是这个品牌在北京的代理,以后请你多观照啊,说完黑西装就递给我一张名片,我一看名片就笑了,杜芳,哈哈感情是我们老杜家的人啊!!

  我也给黑西装递上我的名片,杜文革,你也姓杜啊,黑西装看完名片后也有点吃惊,我说是啊,也许我们几百年前是一家啊,我们俩都笑了起来,她叫购物小姐去把东西包好,我这才仔细的看了看站在我面前的杜经理.

  面前的黑西装一看就是那种见过大场面的女人,应该有36岁左右,脸部皮肤保养的很好,不细看也就30出头,长的还算漂亮,头发不长,是剪着齐耳短发干干净净的那种,身高有1.66米左右,体型不错,挺丰润,穿着这身黑色西装套裙显得凸凹有至,是个美丽的中年职业女人.

  黑西装问我体恤是不是给朋友买的,我说是的,她说要是不合身可以拿回来换,但是要注意不要把体恤上的商标撕掉了,我说你们的服务真周到啊,她说这个牌子在国际上也是名牌,我们很注重售后的服务,我说那是,一件体恤都是我一个月工资了她问我是不是从南方来的,我说你怎么看出来的,她说一般南方过来的朋友都喜欢买这个牌子的东西,我说是不是啊我心想这个女人一定是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从她说话的口音就听出来了,不过我想逗逗她,就故意说看你那么会做生意,一定是江浙一带的人吧,她笑了笑,你看我像江浙哪地方的人吗??

  我认真的点点头,她脸上明显有了失望的表情,不是,我就是北京人我靠!我想糟了糟了,这可麻烦了,北京人可不愿意你说她是外地人,看来这个黑西装也是,我忙说啊啊那你太厉害了老总对我买回去的体恤和公文包非常满意,说我比较有品位,没有在广州白呆几年,看着老总高兴的样子,杜芳的形象就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由于上次买的东西老总比较满意,后来老总只要是买送人的东西都叫我去办,所以我又去过杜芳那里买了好几次东西,和杜芳也就慢慢地熟悉了起来,发展到后来,她的小店员一看到是我来了,就会去喊她,可是她经常不在店里.

  有一天下午我在她那里刚买完东西,她就从外面回来了,一看是我,就和我聊了一会,她知道我从广州来北京有一年多时间了,就问我喜欢这个城市吗?

  我说还可以吧,就是对北京的冬季感觉不是太好,树上的叶子都掉光了,整个城市显的太灰暗她说是吗?我从小在这个城市长大,我到没有这种感觉.我说那道是,谁不说自己的家乡好啊!!

  她就呵呵地笑了起来,看她挺高兴,我就问她,你经常都在外面跑吗?

  她说是啊,做生意就是太辛苦,都不想干了.我看着她,心想,这个女人一定是个老江湖了.我就对她说,要不晚上请你吃个饭吧,她说不了不了,今天太累了,要不改天吧,改天我给你电话,我请你我知道她这是在说客套话,就说也行啊,那我等你电话.

  从中友百货出来,我看着长安街上川流不息的汽车,心里真他妈的烦躁,心想北京什么都好,就是他妈的汽车太多,到处都堵,堵的真他妈的烦人,我一脚把地下的一个可乐瓶踢的老远老远,奶奶的接着杜芳的电话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了,那天下午快下班了,我在办公室的电脑上正在偷看一个比较色情的网站,手机响了,我一看号码比较陌生,就不想接,这样电话响了好几次,我很不情愿的拿起了电话,态度也不是太好,我说谁啊?对方好象听出来我的态度不是很好,迟疑了一下,是杜经理吗?是一个比较陌生的女人电话,我说谁啊?我的声音缓和了许多,对方说我是杜芳啊,我一下吃惊不小,我根本就没想到杜芳会给我来电话。

  杜芳问我在哪?我说在办公室,她说晚上有事吗?我说没事没事,她说那好,我晚上请你吃饭,我说还是我请你吧,她说你名片上的公司地址是不是在西四环那边,我说对,离五棵松饭店不远,她说她现在在四环上,已经到中关村那里了,叫我在五棵松饭店门口等她,她15分钟后就到,说完就挂了电话,语气简单明了,完全是在下命令啊!!

  呵呵,放下电话我心想这个婆娘,把老子当她的员工了啊!不过我还是很高兴,慌忙去洗手间收拾了一下,看镜子中的我其实形象还是不错的,有1.76的样子,长脸,小眼睛,王路有一次说我有点象女演员江珊的老公,叫高什么的,我没记住,现在就是人到中年了,身体有点发福,我把头发弄了一下,用手摸了一下胡子,好几天没刮了,长的老长,我想刮一下,又没有工具,我在心里说,算了,不就是跟女人去吃个饭吗,看还把你紧张成这个熊样.

  我来到五棵松饭店门口,看着一辆辆车从我眼前开过,15分钟早过去了,就是没看见一辆的士开过来,我正在翘首等待,一辆银灰色的帕萨特小车停在了我的面前,茶色的车窗电动玻璃摇下来后,杜芳正看着我笑我靠!这不会是个富婆吧.

  坐在杜芳的车里,我问她去哪里吃?她说你是南方人,这附近有个湘鄂情你看怎么样?我说行啊她边开车边问我有驾照吗?我说有,是两年前在珠海考的,不过在北京没怎么摸车,单位都有司机.也没机会开啊我看她开车的动作挺熟练,就说,看你开车还是挺老练的嘛,杜芳听我这样一说,就有点得意的呵呵地笑了起来,我都开了8年车了,看她面露喜色,我就故意说,是不是啊,那你可是我的师傅啊,我嬉皮笑脸的开始和杜芳贫了起来.

  那天晚上我们就在湘鄂情吃了一顿饭,9点多钟,我们吃完饭出来,我和杜芳已经都互相比较了解了,她是1967年的,比我小一岁,爱人和儿子都在美国,已经离婚,但关系还不错,按她的说法目前两人还是朋友,现在在北京她和父母住在一起,其他的我没问,她也没说。

  上车后我们俩都没有说什么话,车上了四环后杜芳问我想不想开一下,我心里正有这个想法,就说好啊,我们就换了过来,她的车是帕萨特1.8T自动档的,非常好驾驶,我这个人本来就对机械的东西比较敢兴趣,再说我也考过车本,所以熟悉了一下就开的很好了,她刚开始还在给我指点,后来看我开的不错就不在管我了.

  她喜欢听90年代初期的一些港台歌曲,现在车里放的就是一首黎明的,我发现这些歌曲特别适合在车里听,我问她去哪里,她说随便,你就沿着四环开吧.

  我很久没开车了,所以我一开车就非常兴奋,心里也比较紧张,四环上的车已经不是很多了,我全神贯注地开着车,杜芳就坐在副驾驶位上看着我开车,我说你看前边,别这样盯着看我,我会紧张的,到时候开翻了我不管啊,杜芳呵呵的笑,谁看你了,我是心疼我的车,你别自做多情了啊.

  我靠!我是个男人,有这么一个风韵犹存的女人坐在身边要说没一点想法那是说假话,我想别他妈的正人君子了。

  有本书上说女人只要愿意和男人单独呆上3个小时,就说明她已经在心里基本上就接纳你了,我看了看手表,已经快夜里11点了,我和杜芳在一起的时间早超过3个小时的理论时间了。

  我把车速放慢,我的右手就慢慢的放在了她的腿上,她今天穿着是一套咖啡色的职业套裙,我的手一摸到她穿着丝袜的大腿我的小弟弟就有反映了,杜芳没把我的手推开,只是微微地闭上了眼睛,我身体开始激动起来,我就把车开下了四环,找了个比较荫暗的路边把车停了下来,我轻轻地抱起杜芳,从她身上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啊我喘息着,紧紧地把杜芳抱在了怀里.

  第6节

  我抱着杜芳,慢慢地亲吻着她,她也不动,任我摆布,只是把坐椅的靠背放了下来,她越这样对我刺激越大,她身上的香水味非常好闻,我干脆爬到副驾驶的位置上,把杜芳压在了我的身下,我解开了她外套的衣扣,脱下了她的外套,我情不自禁地想揉摸她的乳房,可是一看,我靠,她穿了一件肉色束身的紧身内衣,胸前有一竖排密密麻麻的小扣扣,从上到下估计有20多个,把她的胸部严严实实地裹了起来,要想摸摸她的乳房非的把这些小扣扣解开,我本来右手托着她的腰,左手在解她的小扣扣,可是解了半天也没解开两个,后来我干脆趴在她胸前,认真解起她胸前的小扣扣了,边解边想这是谁她娘设计的玩意,忒他妈的复杂。

  杜芳看我笨手笨脚的样子呵呵地笑了起来,她的双手抚摩着我的头发,柔柔地说,你老婆没有这样的内衣啊,看着她得意地笑,我心里恨恨的,心想,让你得意,呆会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扣子解开了,我迫不及待地揉撮着杜芳的双乳,她马上有了反应,啊啊的开始呻吟了起来。

  杜芳的乳房保养的很好,非常尖挺,后来我才知道,她生完儿子后为了保持身材,没有让小孩吃奶。

  我趴在杜芳身上,轻轻地吸酌着她的双乳,杜芳温顺的配合着,身体轻轻地扭动着我把她的皮鞋脱掉,开始摸她的脚和腿,杜芳的脚和腿长的非常匀称润滑,手感特好,我的心里快感一阵一阵地并发出来。

  啊,我不行了,我开始解皮带,杜芳说你干啥,我说我想做了,杜芳说不行,在这里不行,北京晚上警察特多,抓到就麻烦了。

  听她这一说,我刚才的冲动劲也就慢慢的降了下来。

  后来我们就去宾馆开了个房,从此以后我的手机里又多了个熟悉的号码。

  公司的业务越做越大,2004年我们已经在天津,石家庄,沈阳,内蒙古等地都有了工程,我也经常开始出差,有时候十天半个月的都不在北京,工作忙了就和她们的联系也就少了,不过我只要一回来,就经常在王路那里,在这三个女人中,我最喜欢王路,也是因为她单身,而且她对我很好,别看是个老师,素质较高,在外面很严肃,但对我从来都是言听计从,在家里的时候还经常耍耍娇,象个小女人,让人感觉很舒坦,而且烧的一手好菜,把我照顾的舒舒服服。

  和韩艳萍在一起的时候,她老是显的心事重重,也是,她老公就在北京,再说我也不是很过份的男人,所以不是很想她时,就很少在一起,但我们通电话交流是最多的,她经常和我有电话联系,如果十在太想了,一般都是中午她到我的宿舍去约会,有时候也去茶馆,在床上她可真是我的师傅,让我十分留念杜芳是我最头疼的女人,和她熟悉了以后,发现她的朋友挺多,而且也因为她的生意做的较大,经常是我找她她没时间,她要找我我就必须马上在她面前出现,有了这么几回,我的心里非常不爽,哥哥我也是个小有成就的男人,再说目前我也不缺女人,我对杜芳的态度就有点冷淡了下来。

  在北京,有这么几个女相好,我感觉每天的日子都过的好舒坦,我越来越相信那句话,工作是美丽的,也是快乐的虽然有时候也会因工作上的事搞的人心里不舒服,在痛苦的时候能和这些贴心的女朋友交流交流,在心灵上也能得到一些慰藉。我常想,上帝把女人造出来的目的是什么?也许就是让男人解脱痛苦和快活的吧俗话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看此话一点都不假,在这方面我现在是深有体会,她们三个婆娘个个都比我厉害,我虽然人到中年,身体还可以,可是我发现我现在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了,我痛苦的问过韩艳萍,我说我现在不行了,经常感到在那方面有点力不从心,韩艳萍呵呵的笑,傻瓜,不是有句老话说枪要越摩越亮吗?你就是老婆不在身边,性生活没有规律,饿的。听她这一说,我在心里想,他奶奶的,还饿的呢,哥哥他妈的就是枪摩的太多了,全毁在你们手里了啊。

  我这个人从小受传统的影响还是比较深,有时候也在想,目前的这种生活也不是太健康吧,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想要改变什么又太难了,我在没事的时候也经常回到我的宿舍,看看书,打扫打扫卫生,洗洗衣服什么的.

  有时候下班了也在楼下小区坐坐,看着太阳从对面高楼的缝隙中慢慢地落下地平线,每当面对这种安和宁静的环境,我就想,和平的年代真好,这也让我老是想起读初中的时候学的那篇课文,我发现我自己也是一个多愁善感的男人.这样的日子虽然有点寂寞,但心灵还是比较安静那天晚上7点多钟,我在小区花坛边台阶上坐着,看着几个老太太在对面的小广场跳一种类似大秧歌的舞,心想她们这一辈子都是怎么过来的,年轻的时候是不是也有一些不平凡的经历啊,记得中央电视台就播过一个节目,一个老太太走在北京的大街上,和平常的老太太一样,很平常很平凡,可是画面一换,回到四十年前,这个老太太年轻的时候却是我国的第一代空军女飞行员,这个节目看的我泪流满面我正在胡思乱想着,就感觉有一个东西在添我的脚,低头一看,一条白色的小京吧在我脚下,它抬着头,登着两个圆圆的大眼睛,舌头伸出嘴外,呼呼地喘着气,那种傻呼呼的样子煞是可爱.

  我这个人从小就喜欢狗,特别幻想着养一条大狼狗,我早已经计划好了,不管老婆是否反对,将来退休了,一定养条大狼狗,实现我的梦想,狗比人忠诚多了,那像人啊都他妈的太狡猾,要不马家军的教练怎么会改行去养藏獒呢我把手伸到它嘴前,它添添我的手,又摇摇尾巴,我看这狗很乖又通人性,就把它抱了起来,刚站起来,就听见身后有个细细的女人声音,毛毛下来,不要把叔叔的衣服弄脏了,我回头一看,一个女人正站在我身后,我看她是对着我怀里的狗说话,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狗是你的啊,它叫毛毛?

  对啊,那个女人也笑了笑,我把狗放了下来,看了看站在我面前的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有三十多岁,穿着一件粉红色的休闲睡衣,脚穿一双凉拖鞋,不胖不瘦,皮肤较白,戴着一副很精致的金丝眼镜,一看就是那种受过很好教育的有修养的女人.

  我说你的小狗真可爱啊,它几岁了,我也学着这个女人的口气问到,哦有两岁半了,女人很认真的回答道,啊不小了,那要上托所了啊,我故意逗她,上托所?女人一下没反应过路,面带吃惊的神态,我呵呵的笑了起来,女人一下回过神来,也呵呵的笑了起来,啊,对不起我们家都把毛毛当孩子养了,它很懂事啊女人见我也喜欢狗,就和我聊了起来.

  后来知道这个女人叫林红,在北京一家医院工作.

  后来在小区闲坐的时候,就经常看到溜弯的林红和她的毛毛,毛毛好象对我特有感情,不管我坐在哪里,它都要跑到我的身边来和我亲热一番,这个时候,林红就会慢慢走来,我就对林红说,吃了吗?林红有时候就说吃了,有时候就说还没呢.

  当今天我又问林红吃了吗?她就呵呵的笑了起来,你怎么每次碰着开头都问这句话啊,好象我们都是五六十岁的老人了,你可真逗我看着她笑的那么开心,也呵呵地跟着笑了起来,我说,有本写老北京的书,上面说北京人老街坊见面了都是象这样互相问候的啊,我也是入乡随俗林红呵呵地笑弯了腰.

  我和林红就这样熟悉了起来,她告诉我她就是本地人,毕业于首都一所医科大学,目前在北京一所医院做项目经理,我听她说做项目经理,不是当医生就感到很吃惊,我说你们医院也有项目经理这个职位啊,一般项目经理只有在我们搞工程的公司才有啊,林红就说,我们医院的项目经理和你们的不一样,我们的工作主要是每天要了解病人对医院的服务有些什么看法,有什么建议及一些投诉等等还要配合处理一些医疗事故,安抚病人家属,咳!烦着呢哈哈,真是隔行如隔山啊!我好象有点明白了.我说你爱人也在医院工作吧,林红听我问她爱人,就说我还没结婚呢哦,哦我想我真的非常惊讶了,她倒好象没什么,北京女孩就是不一样啊!性格好爽大方。

  我马上换个话题,你家的毛毛是公的还是母的,我刚这样问完就后悔了,脸还有点红了起来,林红呵呵地笑了,它呀和你一样啊我靠!我们都笑了起来.

  我和林红就这样比较熟悉了,我后来给她开玩笑,我说我到北京也有几年了,还没有生过病,如果下次生病了,就一定去你们医院,林红说你可别来,到医院可不是什么好事。

  毛毛对我特好,也许我经常给它喂火腿肠吧,它只要一看到我,就会向我飞奔过来,在我脚下串来串去,然后就对着我旺旺的叫,非要我抱抱它,这时候林红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我们笑。

  我后来发现林红这个姑娘很淑静,是那种越看越漂亮的那种女人。

  第7节

  十月的北京,到处都鲜花盛开,有一天中午快十二点了,我来到了林红上班的医院,到了门口,我给她打了个电话,我说林红我来看看你,林红很惊讶,你怎么来了,我说我今天晚上要去沈阳出差,上午办完事正好从这里路过,顺便就来了,她问我在哪里?我说我在你们医院门口,她叫我等一会,她马上出来。

  她出来的时候我站在医院对面的马路上,我看着她从医院出来,穿了一套非常合身的藏青色西服套装,身材匀称,头发不长,很随意的扎在脑后,她看到了我,就向我这里走来。

  我看着她走过来,就想,我靠,这么有味道的女人居然没有结婚,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打死我都不相信。

  她来到了我的身边,我说你穿这套西服太好看了,很合身啊,她说是吗?这是我们医院发的工作服,订做的当然合身。然后她笑着问我,到我上班的地方来是不是想检查检查我的工作,我笑笑,没有没有,就是想看看你,也想请你吃个饭,林红看看表,说好吧,我们就去了街边上的一家饭馆。

  我这一去沈阳就是三天,那天晚上回到北京,刚一进小区,就看见毛毛向我奔来,林红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跟在它的身后,晚风轻吹着她的头发,在林红的身后,夕阳正在渐渐褪去晚霞映衬中的这副画面,忽然让我有一种回家的感觉,我想到了我的爱人,我的女儿,她们在广州还好吗毛毛狂奔到我的脚下,对我又叫有跳,我一下把毛毛抱起来,就象抱起我的女儿,林红来到我的身边,她轻轻的对我说,看毛毛对你多有感情啊,才几天的时间就那么想你,林红的话把我拉回到现实中来,我说那是那是我也想毛毛啊。

  在林红面前,我一直比较注意自己的言行,我想人家还是个姑娘,我从内心里就想和她保持一种干干净净的友谊,我想这样挺好。

  就在那天晚上,在小区边昆玉河的台阶上,林红告诉了我她为什么不结婚的秘密,她还在读大学的时候,就去做过一次妇科检查,检查结果让林红在家躺了一个星期,诊断书上的那几个字一直在她头脑中反复出现,输卵管先天变异,我是学医的,我知道这几个字意为着什么,如果一个女人一辈子不能生育还结婚有意思吗?我那时想死的心都有啊!!!

  林红看着我轻轻的说到,我惊讶的程度无法形容,这种只有在电影电视里出现的情节居然在我的眼前出现了.

  我靠!我仔仔细细地看着我身边的林红,又看看小河对面的高楼,再看看趴在我脚下的毛毛,我知道这就是现实,不是在梦里,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把手放在林红的腰上,她没把我的手推开,这么说你一直没碰过男人,林红看着我反问了一句,那你说呢?我,我,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啊我就这样把林红抱进了怀里,在那一刹那间,林红全身都颤抖的不行,我不知道我心里是一种什么感觉,反正是和抱其他的女人感觉不一样,我在心里说,林红我一定要好好的待你,你这么好的一个女人,我一定要让你感觉到做女人的快乐。

  我把林红紧紧的抱在我的怀里,嘴开始亲吻起她来,我慢慢地亲她的面额,亲她的眼睛,亲她的耳朵,最后我开始亲她的嘴唇,我的舌头轻轻的敲开了她紧闭的嘴,我把舌头抵进了她的嘴里,我发现林红在这方面真的不是太老练,她很被动的配合着我,慢慢开始有了反应,我知道她在使劲的压抑着自己的情欲,我就在她耳边轻声地说,宝贝别这样啊,如果感觉到快乐就发出声来吧!没关系的林红在我的鼓励下,慢慢的就开始发出了低微的呻吟声看着我怀里林红这种娇柔可爱的样子,我的感觉也开始上来了,我说林红,我不行了,我把双手放在她的乳房上,她穿着是连衣裙,我想把手放进去,就直好把她的裙子从下面掀起来,我的手摸着她的大腿,又摸她的小妹妹,这时林红已经瘫软的不行,她坚决不让我在进行下去了。

  我们那天就在河边这样抱着坐了很长时间,林红在我耳边唱了很多老电影歌曲,唱的非常好,我都听入迷了后来她告诉我她是72年出生的,今年32岁。

  我很喜欢看林红走路的样子,从后面看她臀部上翘,肩窄下宽,两腿修长,走路一甩一甩的很有一种韵味。那段时间我每天都想看见林红。

  后来有一天晚上我忍不住把林红的事给王路讲了,不过我把和她有关系的那段给去掉了,王路听完也对林红深表同情,不过她说,现在医学这么发达,还有人工授精什么的,她又是学医的,林红完全可以去找一个能够理解自己的男人结婚啊,也没必要一辈子不结婚啊!

  听王路这么一说,我想想也是啊,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如果不能生育就不结婚也对自己太不负责任了吧,王路说完又看看我,老杜不对吧,人家女孩子这些话都给你讲,你们的关系不会那么简单吧,看着王路这样问我,我忙嬉皮笑脸的说,我对她就是好奇,问的多了她就告诉了我王路白了我一眼,杜哥哥你说我能信吗?爱信不信,我把王路抱在了怀里。

  后来我还真问了林红,她的回答简单明了,一个人过挺好,我不想将就自己我靠!我想这都是些有性格的女人啊!

  有一天晚上,下班后我和公司一位领导在外面陪几个客人吃饭,林红给我打电话说你今天怎么还没回来啊,毛毛在小区里到处在找你呢,说完就呵呵地笑了起来,我听她这样说,就知道她在挂念我,心里美滋滋的,就说,我在外面陪朋友吃饭,过会回来我给你电话啊挂电话的时候林红说你少喝点酒,我啊啊的答应着,心想这就算是开始有人在关心你了啊。

  那天晚上我还是喝了不少酒,因为这几个山东客人的酒量个个都太厉害了,我总不能让领导喝高了啊本来领导说吃完饭一起陪客人去轻松以下,我想这下可回不去了,心里就有点不太高兴,后来他们又改变了主意,说要去打麻将,这一下我高兴的不得了,因为领导在这些方面还是要避嫌的,他们牌玩的都比较大,所以只要他们去打牌,我都不参与。

  吃完饭已经九点多钟了,我头脑还是比较清醒的回到宿舍,同屋两个同事都去内蒙古出差了,家里就我一个人,我给林红打了个电话,说我回来了。

  因为都在一个小区住,为了注意影响,林红以前在我同事不在的时候也到我这玩过几次,我跟她说就我一个人在家,所以没过十分钟,林红就来到了我的面前,也许是酒精的作用,我一看到林红,就把她一下抱住,她问我你的同事呢,我说都出差去了,今天就我们两人.

  可能是我们有几天没见面了,林红也紧紧的抱着我,林红今天穿着很随意,上身是一件小碎花的白衬衣,下身穿了一条黑色长裙,让我最高兴的是,她今天没向往长休息时穿着凉拖鞋,而是穿上了肉色的丝袜,配上了一双黑色的半高跟皮鞋,这正是我喜欢的.我醉迷着眼睛,看着我面前亭亭玉立的林红,一边手在她身上抚摩着,一边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宝贝你今天太漂亮了,你可真是要让我犯错误了啊林红看我和她耍贫嘴,就象小姑娘似的轻轻说,你可真讨厌我把林红抱到床上,就开始亲吻她,由于我们已经在一起有段时间了,现在林红已经基本上接纳了我,但是想要做更进一步的事,她还有顾虑,再说我在这一块也不是很坚决,我总想人家还没结婚,做人还是要有分寸的,我不想做的太过分,所以我和林红在一起亲热的底线始终都没有突破,我也不想去突破.

  我亲吻着林红,手在她的双乳和大腿及双脚上抚摩着,林红啊啊地呻吟着,我这时内心里就好想亲吻她的双脚,又怕她接受不了,就轻轻地对她说,宝贝,我好想亲亲你的脚啊,林红轻轻的呻吟着,也没有反对,我就把她的脚放在了我的嘴边开始亲吻起来,啊啊正当我很投入的时候,林红一下坐了起来,她怪怪的看着我,喂喂你有点变态啊我靠,她这样一说,我他妈的可要晕了,女人和女人就是不一样啊,这一刹那间我忽然想到了王路.

  看着林红这种吃惊的表情,我就呵呵的笑了起来,我点燃一只烟,向空中吐了个烟圈,我说林妹妹啊,你还没结婚,现在什么都不知道,到时候结婚了你就懂了,就这也算变态啊,你还是学医的,我可真想给你义务的上上课了,林红说去你的,我说,那好,那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变态吧,我把保存的A片拿了出来,找了一盘人和动物的猛片放给她看,林红看的啊啊乱叫.

  后来林红趴在我怀里不再说话了,嘴在我胸部的胸毛上亲来亲去,我看着她也对我这里很喜欢,就感到有点好奇了,怎么女人都是这样的啊,我问她,这里的毛毛扎在脸上是不是很舒服啊,林红呵呵的笑了起来,我告诉你啊,你胸部这里很性感的,我喜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