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记本站地址:www.she1111.com   www.188she.com   www.gu966.com 全新发布

回忆我的魔兽世界   [db:来源]   

前言

  实在对不起各位性吧的读者……本人是今年7月在原创区连载的小白写手,已经很久不更新了……主要原因相信大家看到本篇的标题就会明白,今年8月31号网友大事,魔兽世界资料片无妖王之怒终于面向广大天朝玩家开放了,小弟作为一个魔兽玩家,自然也把所有的业余精力投入到了WLK中。升级,装备,副本无一不在折磨着从TBC过度到WLK的玩家们,如果本文有读者是WOWER,你们应该明白现在WOWER的敌人不是巫妖王,而是国服的一群GS党,什么鸟英雄本都敢要3800以上的GS,新手还要不要活了。小弟不才GS刚过4500,因为装备问题和工会发生了一点冲突所以那帮孙子把我隔离了,而我直接退会了……(我是被黑装备的)

  所以今天我就没有活动可以参加了,突然想起好久没有写过文,就来为淫民造点小福利,可能字数不是很多,情节不是很吸引人,但是绝对是原创,你不会在我的文里看到你看过的情节,本人笔下的,只有原创!

  PS:本文真人真事,含粗口,不喜勿喷,我不是唯美主义者。

  2005年11月,我提前把大学的课程修完了,那时候大三上了2月,学校收了我们的学费,却把我们强行赶出去实习,对于我除了外语和计算机有等级证书而其他学科只能保证毕业的成绩而言,想找个实习的单位可真难,偏偏混蛋老师要我们在07年毕业的时候连所有的实习资料包括用人单位的盖章或者领导签名都拿过去换毕业证书。他奶奶的,搞鸡毛啊,我爸又不是李刚我去哪里找那么好的事啊?

  依稀记得那天是11月19号,我去还了从图书馆借的书,离开了学校。我是本地生所以坐车回家只要1个小时多。不要真以为我会去找工作,我不是二傻子,没课了还不往死里玩啊,起码玩到过年后嘛。

  回家呆了几天,我妈开始唠叨了,无非是一些出去找事做哪怕混点零花钱也好之类的话。我想也是,老赖在家里不好,而且我爸也决定把我的零花钱停掉了……悲了个剧啊!

  你电脑不是很牛么,虽然家里的电脑你经常弄不好,在外面混个网馆应该没问题吧。我一边在路上走一边想我妈的话,好吧,就网管。

  只是……哪个网吧要网管啊我了个去!我把我记忆中所谓「网吧一条街」都转遍了,没一个网吧要人的,我心灰意冷,只好回家吧。结果在家门口发现一个新开的网吧招各职业,哦不……招网管收银员保洁员,我就去和老板谈了,我很直接的说我是本地某大学计算机系毕业的,我家就住在对面,现在实习期,要求工资待遇不用太高,也不用包吃住,我会对你的网吧负责。老板说现在的大学生说话都这么牛比,很有个性……我知道,成了。

  于是这个胖子老板分给我一个很操蛋的任务:夜班的网管加收银,这样他可以少招一个收银员。(解释一下我们这里是要到派出所登记过才能在网吧供职的,哪怕只是合同工,且不论网管还是收银员)好吧,你对我不仁,我对你不义。

  刚开始几天我开了6台机帮人挂劲舞团,然后过了几天拿服务器自己搞了个传奇私服。大概过了2个星期才想起来,原来我已经大半年没玩魔兽世界了,于是乎,我清理了一下网络系统,确定了安全级别,再次开始了我的魔兽世界之旅。

  二区,艾萨拉。我的盗贼号空空如也。半年前被盗号,毛都没给我剩一根,真的我都快忘了我那时候被盗的是哪些装备了,最差也是一套T2,而T0的贼装备是很拉风的,于是我决定先赚钱打套T0回来。就在这条路上我遇到了她。

  同样一个盗贼,已经有恶魔之击了,想不到这样一个贼居然还要双采赚钱,最可恶的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腿比我长跑的,矿抢不到,药抢不到,难得抢到了,我ADD到怪了,进入战斗,挖矿停止,她跑过来挖了矿就走人,这种情况持续了2个钟头,我们两个人跑遍了整个灼热峡谷,我没采到一块秘银矿。终于我忍不住密她了:姑娘你给小人留一条生路吧,小人号被盗了,想挣钱搞回点东西。

  大概我的话打动那姑娘了,她组了我,加了我好友,说找人带我去刷STSM,我求之不得啊,其实更想你给我点G吧。但是我也说不出口啊,后来她真的交易了500G给我,吓了我一跳,60年代能随手拿出500G的人不多啊。

  她说这是本来打算收点卡用的,先给我用,我大男子主义开始作祟,死活不要,自然是面子要紧了。我说我们还是去STSM吧,这钱你收着,我们以后会用到。

  不错,我们。很让我惊奇,她也总是夜里上线,和我的时间几乎是一致的。

  从此我经常和她一起玩,渐渐的我融入她的公会,也和那帮可爱可恨的家伙玩出了感情。别人介绍我总是说:这是XXXX的老公。(不好意思不能透露她的ID)其实WOW根本没有结婚系统,我也没有加过她QQ,更不要说视频验证是男是女了。我只是很喜欢这样一个能和我一起分担游戏里的一切快乐忧愁,并不是要找什么激情。

  有一天是6月,我依旧做着可悲的收银员加网管,到了10点半,可以开通宵了。相对而言我轻松了不少,因为周围的人来包夜通常都会带一张10元的纸币,很少有人拿大票子来找钱(弱弱的提示一下,这个时间段拿大票子来找钱的十有八九是假钞套你钱,我遇到过N次)从10点半一直到12点半,她都没有上线,我有点纳闷,今天很反常啊。打到1点多,一个牧师密我说,你加个Q,你老婆的。我当时脑袋完全昏迷状态,回了她一句,我老婆是谁啊?被骂了很久以后才想起来是她的QQ,就赶紧加了,我的乖乖,红钻黄钻蓝钻都有,性别女,不错,不是人妖。当然这只是一念之想,我那个时候根本没想过后来会和她在一起那么久。她说她工作的那个网吧中了病毒只能上QQ和网页,其他什么游戏都玩不了,明天网管来修,今天所有的客人都走了她留下看店。我说那我也不上游戏了我陪你聊天。

  于是两个人天南海北吹了一夜,凌晨4点多的时候,我手抖了一下,点到了视频,想取消,但是好奇心抓住了我的手,过了几秒,她那边接受了,一张白白的脸出现在画面里,不是很漂亮,但是五官很整齐,而且是我喜欢的长发,她说我给你看脸,你给我看脚?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的视频倒着对着我的脚,于是赶紧扶正对着脸,她又说你几天不刮胡子了?我老实的回答:我忘了,我做网管做到日头都不记得了还记得几天没刮胡子吗。她说回家刮胡子理发,明天我验收。

  嘿嘿,意思就是还可以视频么~第二天她告诉我网管还是没弄好,她依旧夜晚看店,我突然有了非分之想,反正你这里没人,不如今天弄点彩头吧。于是我把1楼的客人都赶上楼,楼上给保洁阿姨看着,楼下只留我。我把窗帘拉好,又把门关起来,找了台空调下的电脑,上线的时候发现她已经在QQ等了。

  我说,报告,今天我已经理发剃须了,请领导验收。于是点了她视频,大概是觉得昨天和我视频太突然,今天她看起来明显画过妆,衣服穿的也很正点,目测是一件吊带,把上半身线条勾勒的很漂亮,我发了一个色迷迷的表情过去,她回了一句,臭流氓,然后嘻嘻笑着。我虎躯一震,大胆说了一句,把镜头往下面调一点嘛。她说,臭流氓,想干什么。但是还是很识趣的把镜头对准了自己的胸部。

  我知道今晚必有眼福,但是目前还不能太直接,虽然认识那么久,但是毕竟是第二次聊QQ,不能太过分。这时候她问,臭流氓看够了没有。我想了一会儿回到:没有看够,而且看的不够深入不够彻底。领导应该做好这方面工作,以保障我的观察能正常进行。她丢过来一个锤子敲脑袋的表情,我想,没戏了……谁知道她左右看了一会儿,轻轻的把自己吊带上的一个口子解开了。你们绝对想不到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什么……我在想吊带上怎么有扣子?只思考了一会儿,我的思维就呆滞了,因为我彻底被那条雪白的乳沟吸引了,只见那根手指慢慢的在她自己的胸脯上来回滑动,吊带装没有了扣子的束缚,在手指的推搡下慢慢下滑,最后露出了黑色的胸罩。我的大学前几年是在兄弟和玩乐之间度过的,我没有交过女友,如果这算是恋爱,那她应该算我第一个女友吧——网恋女友。

  我说,还要看更多。她说,不要太过分哦。我发了一个委屈的表情,这叫哀兵政策,果然她上钩了,打了几个点,表示无奈,那只手继续把胸罩往下推,当快要露出乳头的时候,她的手指突然一松,那胸罩就弹了回去。我靠!坑爹啊!

  我打了不知道多少个点过去,她哈哈哈哈了很久,我这时候大胆说了一句,娘子,这样的话你相公我是会阳痿的……她依然不停打出哈哈发给我,但是那只手终于把胸罩推了拉下去,我看到了那粒粉红色的乳头,顿时勃起了。

  她问:有反应了没,我老实的说,有。她说,上游戏吧,我们今天夜里去打猎。我说打什么猎啊你不是不能上游戏么?她说,能,去荆棘谷。我心头一震。

  荆棘谷。我前面说过了,我之前是在艾萨拉服务器的,在这个服务器去荆棘谷意味着什么想必老wower应该知道。是的,三季稻(我知道本站有个版主叫三季稻,希望不是那个人……自己汗一个先)。我说为什么呀。她说觉得无聊,你装备刷起来了我们去玩玩嘛。老的60年代的玩家,你们应该知道恶魔之击和酒吧凶器T2套的盗贼——而且是2个,如果要杀一个法师是什么概念。

  但是即使这样我依然没有把握说杀掉三季稻,何况我们今晚可能根本不会遇到他。我流露出了一丝不情愿,她说如果今天你跟我去而且杀了三季稻,我明天就来你这玩,你不是在XX城么,我和你的距离不到100公里,我在XX城。

  女人的诱惑是巨大的,足以让一个有思想的男人变得没思想。原来她有诱饵,3个40级的小号组着我们2个60级的大号,从2点一直做任务到4点多,我们潜行远远跟着,他们随便打小怪,这段时间内他们打死的部落小号都不少了都没引来三季稻。我估计三季稻压根不会在这个时间段内出现,突然3个小号集体挂了,我心里咯噔一下,来了。远远看去,奥爆的影子依稀可见,可惜那不是三季稻。

  不是就不是吧,既然来了就别想全身而退。杀小号厉害不代表你能和我们斗,为了防止这法师留一手,女人上了,我依然潜行着。打了几下看来我是不用上了,这个可耻的收割者居然没反击就挂了,准确的说是没有反击能力。女人显得有点失望,她等3个小号跑尸,准备走人。我们2个人和小号分开没多远,3个小号再次集体挂掉,于是女人再次冲过去,不过这次是骑马明着过去的。但是这次的名字注定了她吃不了兜着走。

  三季稻。我看见的时候已经迟了,她还剩一半血和三季稻周旋,明显不是他的对手。装备好害人啊魔兽不是人民币游戏,这是意识决定物质的时代。女人倒下了,我没理由再躲着,于是我也出现了,三季稻没想到还有一个贼,之前的战斗消耗了很多蓝,所以这次我占了点优势,也没杀死他,但至少没死在他手上。

  三哥逃跑技术一流,据说十几个人追杀他都能跑掉,我不被他反扑就谢天谢地了当然不会去追杀他。女人跑尸回来说,你也太强了吧一个人就把三季稻打跑了。我心里说其实是你的实战经验太差了吧。打怪DPS技术和PVP完全不是一回事啊。之后还有一些话,记得不大清楚了。

  第三天傍晚我继续干着网管加收银员,这时候进来个女孩子,我看着很眼熟,估计是学校里一个系的,只是那件吊带似曾相识。不过当时脑子处在抽筋阶段,根本没想到深层次的问题,虽然觉得她一直在用一种观察非人类的眼神看我,但给她开了一张卡就没理她,继续打我的魔兽。到了晚上夜深了,那女孩子还是不走,依然坐在1楼的那个位置,我也不好意思把她赶走,就到角落的机器上去等我的魔兽老婆。上Q,点视频。视频里没有她,只有一个丑男。我操,那是我,镜头从侧后方对着我。我扭过头一看,她拿着视频头笑嘻嘻的对着我。我顿时语塞,她关了机器,坐到我身边来开了另一台。

  我没想到她昨天说的话今天真的做了,而且找到了我这家网吧。我有点不自在,因为毕竟从来没有和一个长的还不错的女孩子这么接近过,倒是她很大方的靠着我,我情不自禁的搂住她光滑的肩膀,没头脑的问了一句,打跑一个三季稻的奖励这么大啊?她反问。大吗?

  我低头看了看她的胸部,若有所思的说,大。然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欲,把她往椅子上按牢,吻上了她的唇。我的初吻。这个吻显得很笨拙,而她引导着我的舌头,如何纠缠,如何打转,如何呼吸,此时我是个腼腆的大男孩,被一个大姐姐引导着学习如何接吻。她的熟练度绝对让我有理由相信她是一个很会玩的女人。我的手摸向她的胸部,但是被她打开了,她的理由是:有人。我看A片和色情小说积累的经验告诉我她不是拒绝,而是警惕。我没有理会,继续摸索,两个指头钻进她的小吊带里顶开胸罩,轻轻的夹她的乳头。从那次我明白了,女人被摸胸部其实几乎是不会发出声音的,万恶的毛片误导青春期的少年啊。

  我第一次玩女人的胸部大约持续了近10分钟,直到她苦笑着告诉我在这样会把衣服撑坏我才罢手。随后又放在她的腿上想往她小穴那儿摸,因为是裙子所以要下手应该很容易吧,但是这次真是死活不肯了。虽然我知道绝对不会被人发现但是好像这样也的确不合适。只好就作罢了。两个人继续玩游戏,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天亮了,接班的人来换我,我们出去吃了早点,我问她,你什么时候回去。

  她说,暂时不想回去,就先在这里找工作。我很惊异原来她会说我们的方言,不过其实两个临近城市的语言原本几乎就是一样的。我说那你住我家吧,我就告诉我爸妈交了女朋友。她笑了,我那时不明白她笑什么。因为我那时候太单纯。回家是9点多,爸妈都上班去了,我想中午家里没人还得自己做饭,略微有点苦恼。我脱去上衣只穿个裤衩想先烧一壶开水吧,突然后面一个火热的东西靠过来。

  那是女人的裸体,我告诉自己冷静,但是这个时候会冷静的大概就只有九千岁了。

  我用最后的理智把开水烧起来以后,迅速转身把她抱住,两人就这么抱着跌跌撞撞爬到床上,我尽量学A片里的姿势,伏在她下身,轻轻舔她的阴唇。不得不说,那味道不是很好,有点尿骚味——这是应该的吧,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她轻轻哼了几声,我知道这样或许有效,于是就不停的舔,我不知道后来是不是她小穴里流出来的水,更大的可能性是我的口水……反正后来她湿了。我想,可以了吧,把她两腿一分,提枪上马,准备进洞。

  洞在哪里?我很纠结,我是处男,不认路。龟头在她阴毛上摩擦了几下就已经有要射的感觉了,要是再找不到洞口就真的要出师未捷身先死了。她笑嘻嘻的看着我说,小处男,什么都要教。我脸红彤彤的就像做错了事一样。她伸手握住我的鸡巴,两腿打开,往某个位置一放,说了句,来。我就下意识往前一顶,顿时感觉包皮整个都翻上去了,明显是平时打手枪所没有的感觉。里面湿湿热热软软的很舒服,我抽动了几下,浑身都麻了。当处男真好。但是问题又来了,我抽动了近十分钟下,膝盖都快磨破了,而原本要射的感觉却越来越小了,只有鸡巴在洞里抽动的快感。她也从一开始的小喘变成了很急促的喘息。又过了几分钟,她终于忍不住了,你还不射啊?我说,完全没感觉要射啊。她摆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把我推开,把我的鸡巴抓起来直接放进嘴里。我吓了很大一个跳,因为据我有女友的同学讲,他们的女友都是很不喜欢给男人口交的,每次都是好说歹说强迫威胁利诱什么的才勉强一下,而且也没有什么说是一次过去下面就好了。我想不出面前这个女人年纪不比我大却这么开放,我脑子里开始想她是不是出来卖的那我当火锅来涮呢。这想法也是一闪而过,因为她才给我舔了几下,我就忍不住发射了,就像卡林?血蹄一样射了伊利丹?怒风一头一脸……(这话请参照叫兽的视频。叫兽教你玩魔兽)不过我想看来她不是很愿意让我射在里面,可能只是一个比较会玩比较喜欢玩的放荡女子而不是小姐一类的。

  就这样她以我女友的身份留在了我家里,她做饭比我还强,很会讨我爸喜欢——不要怀疑我没有打错,是我爸,因为我爸在5星级饭店偷师,虽然他现在是个局长,但是做饭依然是他强项。相对而言我妈就不是特别喜欢她,因为总爱问她的过去,而她又不是特别愿意说出来,甚至连我都没了解太多过去的东西,可能那时候我比较傻吧。

  我们白天在家做爱,晚上她去网吧帮我做事。就这样从6月一直到了12月。我爸甚至开始幻想为我们俩结婚的事做打算了,而我妈则依然反对。终于有一天,家里出了一件我不能忍的事。平时我会和我妈小吵几句,吵完就过去了。但是我不能容忍别人和我妈吵架,有次在超市我差点把一个老女人打伤,就因为她和我妈吵架而且貌似很强悍的把我妈都比下去了。这种人我是肯定吵不过她了只有打了不过后来给我妈拉住了。只是这次在家里,吵架的对象换成了我的女友。

  年轻女孩子想吵过一个更年期的老妇女那简直是做梦,所以她使了一个招——把我的碗摔了。恰好我从外面买菜回来,看到这景象我傻了。我问清楚以后,明知道我妈存在问题,但是还是很不冷静的对我女友抽了一个很大的耳光,然后说,你给老子滚。我这辈子第一次打女人,大概用足了全身的力,她被打退了三四步,然后摔倒在地上,然后迅速站起来,没哭也没说什么,直冲进房间,翻了两件衣服拿了个塑料袋包了直接跑出门去,临走还把手机摔了。我妈突然说快去追回来,我延续我一贯大脑关键时刻就抽筋的风格说追个屁,这么冷的天她能跑哪里去,我说这话的时候压根就没想起来其实她不是本地人。

  一天,两天,三天。我慌了。打手机,拨了几回才想起我真是个SB,她手机都摔了我还打个屁啊。

  她走的第二天,外面飘起了雪花,一下就是一星期。从此我再也没有见过她。或许她是我这辈子唯一爱过的人,网恋并非只是建立在肉体关系之上,几年来对她的思念完全盖过了我曾经有过的对她的淫欲。虽然我们不可免俗的发生了网友见面应该发生的事,但是我也相信我们曾经存在过真挚的爱情。写了这么多我突然发现,这貌似不是一篇H文了,肉戏少之又少。这更像是我发牢骚用的一部纪实文。或许发在SIS已经不合适了吧,我只是想告诉能看到这里的各位,如果你遇到爱情,请不要放手,不论是网络还是现实,爱是无罪的,也是无价的。

  祝各位能够幸福,不要像我这样即将结婚了还在痛苦的思念着一个再也见不到的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