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记本站地址:www.she1111.com   www.188she.com   www.gu966.com 全新发布

女神与骚逼   [db:来源]   

这是我的亲身经历,我更喜欢称之为我的故事,或者我们三个人的故事。我、小诗、石头。
  我们三个是大学同学,小诗来自浙江杭州,典型的江南美女。她品学兼优,性格活波开朗,善解人意,她是个爱笑的女孩,在我心中,宛如阳光般的天使。从第一眼见到她,我便被她深深的迷住了。此前和此后,我再也没有遇到一个异性,她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令我刻骨铭心。

  石头是典型的东北阳光大男孩,为人幽默风趣,洒脱仗义,高大帅气。我是陕西西安人,市井一痞子,不信什么禅,不信什么道,典型的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整天过着饱暖思淫欲的生活。

  我和石头同住一个宿舍,又有共同的爱好踢足球,我们还是系足球队的队员,我是中场,他是前锋,在球场上,我们两个心有灵犀,我传出的好球他总是在第一时间拍马赶到,然后将皮球送入对方的球门。我们两个惺惺相惜,相遇很晚。然而可悲的是,我们两个同时喜欢上了小诗。是的,这又是一个关于少男少女庸俗不堪的三角恋的故事,但这是真真切切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而且,我要说的是以后的事,我们的故事远没有结束。


  最终,无论是硬实力还是软实力都全面占优的石头从小诗的众多追求者中脱颖而出,赢得美人芳心。为此,我难过伤心了好一阵子,无奈尘埃落定。小诗,我梦中的女神,已经成为兄弟的女朋友,说不准将来我还得喊她一声嫂子,想想真是苦涩。

  转眼之间大学四年匆匆而过,我还没做好任何准备就要步入社会。身边的很多情侣因为毕业各奔东西导致分手,只有石头和小诗,依然如故,我是他们大学四年恋爱的见证者。他们不忘初心,小诗的家里已经在杭州帮她找好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但是她放弃了,毅然决然的跟着石头去北京发展,而我,则进了一家本地的百货公司上班。

  临别前一晚,我们三个喝了很多酒,我们不停的唱,不停的闹,不停的哭,不停的笑。那一晚,小诗当着石头的面拥抱了我,我虽然故作镇定,可内心却如小鹿般乱撞,我想我的脸一定红到了耳根。我承认,我抱过很多女孩,上过床的不计其数,可我从来没有和小诗的这种感觉。石头拍拍了我的肩膀:“兄弟,暗恋了这么久,亲一下她吧。”

  换作平时,我一定认为他喝多了。可是在酒精的作用下,也许当时的气氛所驱使,我在小诗的额头上留下了深深的一吻,而小诗也略挺着头配合着我,她闭着眼睛,泪水无声滑落。再见了,四年的大学生活;再见了,我的好兄弟石头;再见了,我梦中的女神,小诗。

  三年之后,我收到了他们的结婚请帖,我作为伴郎参加了他们的婚礼,小诗是我见过最美的新娘。又是一个三年,我收到了他们为孩子摆满月酒的请帖,小诗虽然生了孩子,但依然美丽动人,相比以前,少了几分少女的青涩,多了几分少妇的抚媚。这六年之中,通过努力,他们在北京买了房子和车子,事业也蒸蒸日上,如今又有了爱情的结晶,真是羡煞旁人。

  可我呢?守着一份不错的工作,白天上班,晚上泡吧,夜夜笙歌,灯红酒绿。身边的女人多的连我自己都数不清,有些甚至上床之后连名字都不知道。我总是有意无意的拿她们和小诗相比,土豆一车,不如夜明珠一颗。所以我身边的女人总是换来换去,都是匆匆过客,我依然孤身一人。

  故事到这里应该告一段落了吧,有些看官可能已经不大乐意了,你啰啰嗦嗦一大堆还没步入正题,明摆着钓人胃口。别急,我之所以啰嗦一大堆,是为后面的事做铺垫。因为我觉得只有将我们三个人的感情说清楚讲明白了,后面发生的事情才会更加顺其自然,才会让人觉得不突兀。我不是故弄玄虚,但也许会弄巧成拙。

  年7月份,公司派我去北京出差,晚上住石头家,小诗准备了一桌丰盛的菜肴招待我,席间,频频举杯,小诗也喝了不少,我知道她平时不喝酒,因为我的到来,她才破例喝酒,为此我十分感动。她虽已为人母人妻,可还是那么美丽那么迷人,而且更加成熟妩媚了。由于工作的原因,孩子一直由东北的爷爷奶奶带,他们夫妻也乐得轻松。

  我们三人聊着当年的大学生活,气氛非常融洽。饭后,小诗在厨房洗碗,石头对我说:“兄弟,你也该考虑你的终生大事了,老大不小了,心也别太高了。”


  我不禁苦笑道:“唉,没有合适的,哪像你这么有福气,娶到小诗这么好的老婆。”

  石头诡异一笑:“我就知道你小子对小诗余情未了。”

  我打趣道:“是啊,我还遇到像小诗这么好的女人。”

  “今晚,我就让你美梦成真。”石头看着我惊讶的表情,又是诡异一笑,乘小诗洗碗之际,他说了一些关于他们夫妻不为人知的事情。原来这几年,他们夫妻玩过好几次******,也找过几个单男玩过3P,他说,思来想去,我才是最理想的单男。我确实吃了一惊,我不是一个传统的男人,以前作为单男与好几对夫妻玩过3P,但没想到他们夫妻也乐于此道,我真的不敢想象,圣洁美丽的小诗在别的男人胯下又是一番什么样子?真是既兴奋又激动。我生平从来没有如此紧张过,我发誓。石头嘱咐我,因为太熟,小诗反而有些放不开,一会他会蒙着小诗的眼睛,前戏做足,就顺其自然了。原来他们夫妻事先已经商量好了!

  这应该是最漫长的等待了,小诗洗完澡后匆匆进了卧室,她脸红的像苹果,不敢正眼看我。石头也去洗了澡,对我说他先进去调戏一番,让我洗完澡后直接进去。匆匆洗完澡,一步步走进他们的卧室,我已经听到了小诗销魂的呻吟……小诗蒙着眼睛,石头用手指拨弄着她的两个乳头,她的身体敏感,乱颤。我呆呆的站在那里,痴痴的望着女神的肉体,她真是太美了!洁白如玉的肌肤,修长的大腿,高耸的乳房,再配上性感的蕾丝睡衣,那销魂的叫声,我无耻的硬了!石头示意我过来,我艰难的走到了床边,直咽口水。这时,石头拉着我的右手放在了小诗的右边乳房上,对我说:“兄弟,别客气,我的就是你的,今晚好好让这个骚逼爽!”

  骚逼?!他竟然说我的女神是个骚逼?!我不禁有股怒意,但这两个字眼随之带来的又是一种邪恶的快感——践踏着自己梦寐以求的女神,让她变成淫乱的骚逼,这不正是每个男人心中最原始最邪恶的欲望吗?我感觉自己的鸡巴流出了些许汁液,我告诫自己,今晚一定要忍,一定要先将这个淫乱的女人送到天堂再射精。她的乳房柔软饱满,我不禁低下头,将她的左乳头含进嘴里,忘情的允吸着。


  石头也将右边的乳头含进了嘴里,我明显感觉小诗的呻吟声变大,屁股不停的扭动,用手紧紧的揽住我的头。我们一左一右,像两个贪婪的孩子。我的一只手已经伸进她的内裤,中指摩擦着她的阴蒂,***早已洪水泛滥。

  “猫儿,舔我,好好爱我!”她梦呓般的呼唤着我的外号。我受宠若惊,或许相处这么多年,她曾经爱过我,哪怕一点点。

  我顺着她羊脂白玉的肌肤,一寸一寸的往下,生怕错过身体的每一处。我脱掉了她的内裤,将头埋在她两腿之间,从大腿内侧开始进攻,终于,尝到了小诗***的味道,很美味,这是女神我味道。这时,石头将小诗的眼罩摘下,她的半个身子躺在石头的怀里,石头将她双腿分开,分得最大,形成八字形,这样小诗的***彻底暴露在我的面前。我和她四目相对,她羞涩的马上将头埋在一边,我受到了极大的鼓舞,舌头加重力道,钻进了她的阴道,她叫声更大了。

  “骚逼,猫儿舔得你爽吗?你是不是做梦都想让他舔!”石头的语言刺激放佛一股电流一般击穿我的全身,我更加卖力了!此时小诗大叫一声,第一次高潮就这样到来。

  “骚逼,去吃我兄弟的鸡巴,它等了你好多年!”我会意的脱掉内裤,站直了身子,鸡巴一挺一挺的,跟铁棍一般,等待着女神的嘴巴。石头推着小诗的头,她闭着眼睛,张着嘴含住我的鸡巴,我不禁长吸一口气!石头在后面用力的推着小诗的头,目光淫邪,兴奋的说道:“骚逼,好吃吗?”可怜的小诗,只能唔唔的应着,始终闭着眼睛。我缕了缕她的头发,柔声道:“宝贝,睁开眼睛看着我。”小诗睁开了眼睛,这次不用石头推送,她主动用手套弄着我的鸡巴,舌头挑逗着我的龟头,不得不承认,她的技术好棒!

  我们四目相对,这次小诗不再害羞,而是主动迎接,我知道,她已进入状态。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春梦。宝贝,你知道吗?这一刻,曾使我在多少个午夜遗精醒来,然后一人躲在被窝里偷偷哭泣,在你面前,我故作坚强,实则非常脆弱,我需要你的爱,需要你的抚慰!小诗愈战愈勇,我有些支撑不住,我害怕射在她的嘴里,我要将我最猛烈的精液射在她淫乱的子宫深处。石头不愧是我的好兄弟,他脱掉内裤,将他的鸡巴放在小诗面前,命令道:“骚逼,来吃我的。”于是,我们两个鸡巴将小诗夹在中间,她左舔右舔,时而将两根放在一起舔,像个贪婪的孩子。石头面对着我,兴奋的说:“兄弟,当年我们两个双剑合壁,在球场上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今晚就好好日死这个骚逼!”

  最重要的时刻终于到来了,但对于石头来说,这却像是一个隆重的仪式。他先是和小诗69互舔,他在下小诗在上,然后石头托着我的鸡巴插入了小诗的阴道,用他的话说,他要在最近的距离观看到自己最好的兄弟的鸡巴插入自己妻子的阴道!都说热衷玩3P的夫妻,丈夫都有淫妻情节,没想到的淫妻情节严重到如此程度,真是令我汗颜。这样淫荡刺激的场面,没插几下就想射,小诗的阴道,温暖、湿润、紧,我梦寐以求的地方。我调整好角度,按照我的节奏,开始抽插,石头则舔着我们的交合处,嘴里不时骂道:“骚逼,真淫荡!”

  换正常体位,男上女下,我第一次和小诗接吻了,刚才太过于激动,再加上石头不停的导演着动作,竟忘记了和小诗接吻。舌头缠绕在一起,小诗把我抱的的紧紧的,感受着我一次次猛烈的冲击。石头又将他的鸡巴移了过来,小诗会意的帮他口交,我们变换着很多体位。在玩双枪入一洞的时候,两根鸡巴同时插入小诗的骚逼,我还担心她受不了,事实证明我多虑了。双枪入一洞我以前玩过,很多人都玩不成功,最大的一个原因是由于鸡巴硬度不够,所以一根插进去,另一根不够硬的话,就没有足够的力道冲破另一根鸡巴和阴道壁的阻力。题外之话,呵呵。

  在小诗的阴道里,我们兄弟二人终于双剑合一,彼此感受着鸡巴的变化。石头终于忍不住,他忽然带着哭腔呻吟道:“好兄弟,答应哥哥,日死这个骚逼!答应哥哥,日死这个骚逼!”我配合着他,说道:“我答应你,我日死她!”
  小诗也配合着我俩:“日死我这个骚逼,日死我这个骚逼!”我们三个仿佛有意识的演绎着这部黄色大片。

  石头的哭腔声越来越重:“兄弟,哥哥不行了,兄弟,哥哥不行了,忍不住了,哥哥****!”他大力的拍打着小诗肥美硕大的屁股,猛刺几下,大叫一声,一泄如注。而我则最大力度的顶着小诗,迎接石头的高潮。良久,我明显感觉他的鸡巴软化,从小诗的阴道中滑了出去。而精液也随之流到了我的睾丸。小诗的洞里顿时感觉宽敞了不少,我继续抽插。石头则到小诗面前让她用嘴清理他的鸡巴。

  我翻身将小诗压在身下,她阴道里混合着石头的精液,更加湿润光滑,我开始了最后的冲刺。小诗用双手拨弄着我的乳头,仿佛给我的最后冲刺增加马力。我越插越快,小诗淫荡的看着我。


  “小诗,你知道吗?你是属于石头的,也是属于我的。”

  “小诗,我爱你,我要把精液射进你的子宫,我要把爱射进你的身体里。”

  “小诗,我不行了,可以射在里面吗?”

  “猫儿,尽情射吧,给我,射给我!”

  “小诗,我不行了,我****!”

  我大吼一声,将全部的精液狠狠的射进了小诗的子宫,将我毕生的爱射进她的身体。我们紧紧的拥抱在一起,我的鸡巴在她的阴道里依然坚硬如铁,真希望这一刻永远停留。

  
  清理战场后,我们稍事休息,小诗睡在我和石头的中间,我们三个一丝不挂,有说有笑,小诗时而调皮的捏下我的乳头,时而抓一下我的鸡巴,毫无羞涩之意。

  后来我们又进行了第二次,详情不再描述,只是小诗的屁眼也被我开发了。我插着小诗的屁眼,石头则插着小诗的骚逼,我们共同进退,隔着薄薄的肉壁,彼此能感受到对方鸡巴的冲击,那刺激的感觉,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最后,我们兄弟二人几乎同时到达高潮,在小诗的骚逼和屁眼里面尽情的喷精……小诗的屁眼那可是一片处女地,在我之前,石头也不曾侵犯。石头笑称:“兄弟,你我扯平了。当年我先你一步赢得她的芳心,我破了她的处女之身,而你破了她的屁眼,她现在是真正属于我们兄弟二人了!”

  谢谢你,好兄弟,石头,谢谢你,女神,小诗。我相信石头一定比我更爱小诗,我会像珍惜自己的生命一样珍惜他们。小诗,虽然你嘴上没说,但我也知道你一定爱着我,当我把精液射进你子宫的那一刻,我确定你爱我,而这,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