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记本站地址:www.she1111.com   www.188she.com   www.gu966.com 全新发布

我与学生妹的故事   [db:来源]   

(1)脱水

  现在住的这一栋大楼,是混居的,有上班族也有大学生。然说是套房,不过房东只在一楼楼梯旁放一台脱水机供大家共用。

  有一次半夜睡不着,洗完衣服,拿出去脱水,走到脱水机前,才发现有一个脸盆在上面,不过脱水机已经停了,只好先回去。等了10分钟还是没人拿走,不耐烦的把里面的衣服拿出来,一些衣服和内衣裤,看来身材不好,内衣还是杂杂牌,两件300 的市场牌。

  当衣服正在脱水时,一个女生挂着湿答答的长发走了下来,原来是学生妹,连声的道歉,说她等得睡着了。发现她还是个大近视,讲话离我很近,抓不住距离,在弯身拿脸盆时,从睡衣领口中发现原来没穿胸罩,好像学生妹洗完澡都不习惯穿内衣,果然没猜错,基本罩杯而已。

  道再见后,缓步上楼,更是惊奇,一件式大大的睡衣后面,因为头发滴水的关系,露出了屁股的形状。急忙的叫住她,问她有没有空聊天,她回头时滑了一下,连忙上前抱住,不偏不倚抱着胸部,她也不以为意。

  两个人就这样坐在楼梯,当然她坐上两层,我坐下两层。为什么?她没穿内裤,当然有戏看了。聊着,就瞄一下,看看黑黑的下部;腿麻了,就站着看看咪咪。

  这个近视妹聊了15分钟后,看见我的裤裆隆起,不好意思的笑了,说下次再聊。

  回房后一个小时回味得睡不着。

  (2)黑色胸罩

  话说和学生妹熟了之后,发展许多故事,先说其一……哪天下班回到家,躺着看电视,内线电话响起,学生妹说她班上男生送东西来给她当宵夜,太多吃不完,问我要不要上去一起吃?问了房间号码,穿着短裤上衣就上楼了。

  「哇!我说那个男生想追你是不是?送这么多?还有啤酒。」她说︰「我又不喜欢,所以下楼东西收了就送客。」有啤酒,看来这个男生也不安好心眼。

  一面吃一面看电视聊天,学生妹只穿白色衬衫和短裤,偶而从钮扣间的缝隙看到内衣。哇!今天竟然穿黑色内衣。

  「干杯!」

  吓了一跳。

  「你在看什么?」

  「没啦!你的衣服很透明呦!」

  「死相!」

  「干杯!」

  这个男的拿了半打啤酒,简直想做坏事嘛!

  喝着她就醉了!开始胡言乱语,竟然拿着啤酒往头顶浇了,全身湿透了,贴着黑色的胸罩,唱完歌说要去洗澡,叫我慢慢吃。

  浴室里歌声嘹亮,拿了把椅子从气窗上偷看,瘦瘦的,身材难怪不突出,有了灯光身材更加清楚。澡洗了也清醒,出来后,还是如同上次那样,里面全空。

  看了一场透明秀,看着不小心还让老二从裤缝刺了出来,好在她没戴眼镜。

  说要上厕所,进去浴室把那件黑色胸罩带了回去。

  几天后,夜里脱水时,才物归原主。

  (3)换灯泡

  和学生妹混熟之后,才知道这小女生还蛮多人追的,只是色心太明显,她不喜欢。 我看是因为没戴眼镜才没发现我的色心。

  一天打电话说要换灯泡,站在椅子上换灯泡时,看到她从我下面的裤缝在瞄裤内,穿着四角内裤,很容易的就看到了两球。回头看她时,脸红了起来,连忙叉开话题。

  由于太久没换灯泡,满是灰尘,弄得头发都变白了,鼻子过敏了。她问要不要帮我洗头,既然你开口了,当然好。

  招呼我先坐在小椅子把头弄湿,过一会儿她才进来,开始帮我洗,问︰「舒服吗?」……擦干换润发乳时,回头看,我咧!勾引我嘛!只穿内衣裤,还是紫色半透明的。

  「干嘛脱成这样?」

  「人家等一下也要洗澡,先脱了衣服嘛!」话说着,水往衣服淋来,全湿透了!

  「对不起!不是故意的。」

  「我怎么回去?」

  她一着急,莲蓬头也弄湿了自己。老二翘了起来,这时候也没啥话好说了,拔了眼镜,伸手脱了她的胸罩,脱了衣服,要她脱我的内裤,两人干材烈火,从背后慢慢进入体内。

  学生妹叫了起来,判若两人,我则拼命的冲刺,难得的机会,不知有没有下次?

  抽动许久,在体外结束千军万马。

  擦身体时问了问,原来有B 罩杯只是都穿A 罩杯,这样显得比较大。不是处女,高中有过一个男友,灌醉她,强行得逞后,分手了。原来已识性知味。

  (4)拍照

  有了一次的浴室奇遇后,过一段时间,学生妹就会找我喝酒。我当然知道她在暗示想要做那件事,不过上班累,有时她的手握了半天,还是硬得慢,不能尽兴,她也觉得无趣,一面做一面转电视。

  突然问我说︰「用嘴好不好?」

  「干嘛这样问?」

  「电视上正在这样做啊!我也想试试。」

  教她如何含,如何运用舌头,两三下就上手了,舔的我硬得发痛,她则趴着要我快上!一阵的春言春语,也不晓得她是哪边学来的,看来又是锁码台教出来的性教育。

  一面骑马,无意间看到床头有照相机︰「ㄟ!拍个照好吗?」「可是照片只能我们两个有,不能流出去!」「当然,不只你这匹B 马,我还有C 马和D 马。 」拍了几张照片后,她快到高潮时,有人敲门,吓得老二软了一半。

  「雪,你在干嘛!拉起窗帘大呼小叫的躲在房里,怎么有闪光灯?」「妙,没事啦!我和那个上班族在玩弹耳朵。」「快开门,我也要玩。」「好啦!等一下。」暗示我穿上衣服,才一件上衣两件内外裤,她则披上运动服。

  雪开门,妙进来后,暗暗庆幸又是一个C 族的出现了!妙看看我,伸手自我介绍,原来妙是住在隔壁的同学。 招呼过后,我伸手捏了雪屁股一把,说要先走了。

  还没离开,就听到妙的声︰「原来最近你半夜的呻吟声,不是看电视,而是有真人陪你,快招来……」「唉呀!你别乱说。 」

  ……

  (5)双姝

  过几天,下班提着宵夜回家,问雪︰「要不要吃?」「可是妙在我这看电视。」「那一起下来吧!」

  雪这个迷糊蛋还是里面全空的下来,妙则是一套红内衣的显出身材,坐在地板上吃东西,不免开脚闭脚的。

  「我先洗澡,你们不用等我,先吃吧!」唱着歌,心想着,当学生真好,没啥压力。

  突然有东西碰到浴室门。

  「雪,他的家伙没大多少嘛?」

  「妙,经验比较重要。」

  「说的也是,那个凯子猴急的很,每次刚入门没多久就玩完了。」穿上内裤汗衫出门,两个小女子装得很正经,聊天、问问我的工作,妙还不时的看看我的方向。当然知道你在找什么?越不给你看。

  「雪,干杯!」

  「好热啊!」

  电视做着《台湾卖春团》。

  「大狗,老实说,你有没有援助交际过?」妙这样问。

  「不会啦!那种金钱往来的,做得不尽兴,又怕有问题。 」「难怪你会找雪,学生比较好骗。 」「不是啦!熟一点双方愿意的话再做,你情我愿,麻烦比较小。」「好热呀!」看来雪又醉了,说着竟然脱掉唯一的上衣,跳起舞来。雪拉着妙︰「妙,你也脱。」妙不愿意,雪闹着闹着把妙压倒在地,脱去她的衣服,露出红色的内衣裤。

  「狗,干我!」

  「我咧!」

  锁码台性教育又出现了。

  「别管妙,她又不是第一次。」

  妙急忙的穿上衣服,送她出门时,掀起衣服露屁股︰「有机会切磋一下。」欲火正旺,雪却像死猪,让她趴着翘高屁股,半自助式的发泄了出来。

  (6)比划

  雪接受一个男生的追求后,打大学妹的机会降低不少,在公司受了排头,想回来发泄一下,雪却还没回来。

  「谁啊!」妙开窗户露出头来。

  「大狗又上来了!」对啊!无聊想找妹妹聊天。

  「雪不在,就找我啊!怎么你不是喜欢大咪咪的吗?」也对。进入后,看着电视,喝饮料,聊天。

  「干嘛!穿那么整齐,那一天不是只剩内裤吗?穿少一点舒服点。 ㄡ,有点累。」「我帮你按摩,我的技术不错。 」

  「按摩?那一天才藉着按摩,看了她的小咪咪,今天换人了。」「舒不舒服?那一天怎样?」「别说你走了后,欲火无法完全发泄。」

  「不是啦!我说我的身材。」

  「穿着内衣蛮诱惑的,不知道脱下后有没有下垂还是外扩?」「死大狗,看过杨思敏没?我的像那样。」「口说无凭,看了才知道。」

  「那交换,我想……」

  「看狗鞭,是不是?那一天洗澡没看够?」

  「原来你知道。」

  「我还知道看电视时,你在找狗鞭。还啰唆什么,内衣自己脱还是我脱?」「你脱我的,我脱你的。」果然像杨思敏的形状,妙跪在前脱下我内裤时,随手握住我的东西吸吮了起来,不到三分钟全送在口中。

  「比起雪,我的技术如何?」

  「原来那天你有听到我们的话。」

  「下次再切磋吧!凯子约我出去。」

  (7)丁字裤

  回到房里不久,雪高兴的来敲门了,怎么记得旧爱了!

  「妙说只要穿低胸的衣服,就可以知道那个男生色不色?」「那今天如何?」「还是很色,还故意弯下去捡东西,想看迷你裙。」「那我能不能看?」「当然行。」

  丁字裤、1 2 罩杯的内衣。

  「趴着,爬过来含狗鞭。」

  雪吸的我硬了起来,抱她坐上桌子,脱下内裤后,从正面强袭进入。

  「这么急!」

  「你多久没来找我了。」

  「人家那个来,也不能做。」雪一面喘息一面说。

  换后面,雪的屁股满大的,撞击声更加强我的性欲。

  「受不了了,停一停……」

  「不行,不然今天戳屁屁。」

  「会不会很痛?」

  「试试就知道。」

  抹点婴儿油,慢慢没入体内,雪显然享受着快感,可是没多久又喊不行了。

  「最近身体差,找妙一起来好了。」

  「妙不在,去找凯子了。」

  话说完,一阵敲门声︰「大狗开门。 」套上内裤开门,原来是妙。

  「怎么了?」

  「凯子想在红茶店的厕所上我,我不答应就吵了起来,叫他回去吃自己。」「妙,来帮忙,我不行了。」妙给眼神︰「你还真旺盛啊!」蹲下来吸了起来。

  「还来啊!不要用嘴了!」

  「行,等我脱衣服。」

  又是丁字裤,不过蕾丝的胸罩将波股的满满,脱啦!

  「我喜欢在上面。」

  跨上身,妙使劲的摇动,我的手握着圆球,加速的上下。

  「妙,人家想喝。」雪推开妙,握住龙头,迎接着千军万马。

  (8)夜袭

  搞了两次三人游戏后,休息了一星期。

  夜里电话响︰「大狗上来帮忙。」

  「干嘛?我要上班。」

  「偷内衣做不做?」

  偷内衣?我还以为只有我偷过,原来女生也偷。

  来到妙的房间。

  「偷内衣能穿吗?罩杯又不知道。」

  「当然知道罩杯才偷,第二间那个女的背着我约凯子出去。」「反正你又不吃亏,干嘛计较?」「不行,凯子送她CD的内衣,我没有。」

  「怎么偷?她内衣又没吊出来。」

  「有啦!那个女的内衣外挂着衣服,当然看不出来。」「挖靠!还调查好了。」「她今天穿,晚上一定会洗。」

  两人偷偷摸摸的来到门口,原来这一层只剩雪、妙和那个女生在。妙把风,我则伸长手进衣服内摸索,还真的将内衣挂在衣服内,手一拉,胸罩掉了下来,内裤也跟着下来。

  「收工。」

  「不行!」

  又干嘛?东西得手后不走,得人来抓!」

  「大狗,想不想在走廊做爱?」

  「疯了啊!」

  「做不做?」

  「不能太大声。」

  妙趴在阳台,我从后面进入,过不久妙开始大声淫叫。

  「谁在吵?」挖咧!主人出现了!

  「妙你在干嘛!那个男的是谁?」

  「大狗,转过来。」

  「你们私事关我狗鞭何事?」

  「珊,狗鞭比凯子大吧!想试狗鞭就离凯子远一点。 」「妙,我跟你一样,只是凯子会送东西嘛,他的老二又不行。算了,你们搞完早点睡。」既然心事已了,我要报酬,妙挺出屁屁,迎合我的想法。

  (9)绿珊

  自从有了雪和妙之后,工作上的压力有了转移的地方,不用花钱的援助交际把腰力练得更好了。

  一天上楼搞完妙之后,回到房里把衣服拿出去脱水,伸伸懒腰,楼梯传来有人下楼的声音,悄悄的躲到楼梯下方等着偷窥,迷你裙出现绿色的内裤。她停了下来,看看谁在脱水,多看了几秒,假装从后面出来,把衣服拿出脱水机。

  她下来了,喔!长的不错嘛!白衣白裙,绿内衣裤。转身想走时,她突然叫住我︰「你是那天和妙在我外面那个男的嘛!」原来是那件D 罩杯的主人,那天妙偷了之后,说给我自慰用。

  「我那套内衣裤是不是你们拿走了?」

  事到如今,赖不掉︰「是在我那。」

  「能不能还我?」

  「有没有酬劳啊?」

  「先拿再说。 」

  这个珊跟着我回到房里,从衣橱拿出那套内衣裤。

  「好了,物归原主,可以拿酬劳了!」

  「你想要什么?」

  「你穿在身上的内衣裤借我一天!」

  「干嘛!欣赏还是自慰用?」

  「都有,而且要当我的面换。 」

  「那我们玩野球拳,看你的功力能不能脱光我?」「我老二让你舔,换这一套内衣裤好了!」「三分钟一定让你出来。」

  「没有的话,让我干一次!」

  「可以。」

  心想耗了一晚上,和妙搞了两次,现在哪有这么容易出来。尽管珊又吸又吹又舔的,很快的三分钟就过去了……又拼到一匹D 马,还是大学妹。

  (10)开户

  「大狗,这位小姐要开户,你帮她办一下。」柜台小姐领了一个客户来到我的座位,抬头一看,原来是珊,没想到穿上衣服这么漂亮。

  「干嘛!想买股票啊?」

  「死大狗,没一句好话,我是客人ㄞ!」珊穿着纱状的露肩装,比起哪一天的家居服更显得漂亮,但也更不像是大学生。

  「这几个地方签一下名!今天不用上课?」

  「没啦!下午没课,凯子叫我先来开户,以后有内线给我!」「你欠我的那一炮,何时有空还?」「等我想要时,再通知你。」

  靠!又是芭乐票。

  「你何时下班?一起喝喝东西。」

  「行,4 点就可以走人了!你到楼下书局等我。」开着车,旁边一匹D 马,心情好了许多。

  「想去哪?」

  「台中港好不好?」

  两个笨蛋选在湿黏的下午来海边吹风,聊着。珊是客家人,皮肤白晰,烫着娃娃头。

  「喂!那一炮别拖太久。」

  「行啦!不然晚餐你请,宵夜喂你弟弟?」

  在渔港餐厅中,大吃龙虾,生猛海鲜,心想白天被你敲一顿,晚上要回来。

  回程,问她︰「想去哪开战?」

  「最近台中汽车旅馆会被偷拍,不如回宿舍好了。」「也好,不过一切比照在旅馆办事。」回到她的寝室,没几秒扒光她的外衣,只剩绿色内衣裤。此时一柱擎天,两人先在浴室洗澡,果然是标准的D 马!

  抱她上床,她却冒出一句︰「我还是处女!」

  「……」。

  (11)破膜

  此时额头冒出汗!不会吧!有过经验的都知道,处女麻烦,道听途说,又怕痛。像雪那样,有过一两次经验的「次处女」,比较不会大喊大叫的叫痛。

  「你不是凯子的另一匹马吗?怎会是处女?」

  「凯子那个老二短,又是早泄的家伙,来到外阴口时就回家了!」还是怀疑︰「那妙是不是处女?」「你不是搞过了吗?还不清楚?」

  「妙是紧了一点,不过不像处女!」

  「哈!她的处女是被手指夺去的,凯子喜欢用手指代替他不争气的弟弟,和人家含他的弟弟。」「既然是处女那就不客气了,会痛说一声。」

  弄平珊,在她腰后垫上枕头,撑开大腿,龟头兴奋得发红,先用两只手指搓阴唇,珊不自主的叫了一声︰「快一点!」等到湿润时,我要进去了,「摁!」一马当先,反正会喊痛,不如干脆长驱直入,腰一扭,整个没入体内。

  珊叫了出来︰「好痛!」

  「那要拔出来吗?会更痛喔!」

  珊抱紧我的脖子,让她坐了起来,换我在下面。

  「你自己控制速度好了。」双手搓着得来不易的圆球,眼睛看着下腹部两团交错的黑毛。珊慢慢的移动身体,发抖的躯体也渐渐习惯塞满的感觉。

  「可以了吗?」摆平珊,开始从正面冲刺。

  处女要从前面进入,一方面可以让她搂着你,一方面可以看她痛苦又享受的表情与叫声。在珊的呼吸声中,白色的精液伴着床单的血迹以及背后的抓痕结束开苞之旅。

  (12)脱水2

  和雪、妙以及珊这三个大学女生都有过关系后,一天晚上去脱水,一看又有人在脱水,脸盆好像是珊的。等它停了之后,把衣服拿出来,再脱水我的衣服。

  要走时,珊还没来。心想,恶作剧一下好了!随手从脸盆选了一件黑色的内衣,谁怪这几天他们三个都没有找我打炮!拿一件胸罩回去打枪好了,用完再还给珊。

  回到房间睡觉前,脱下内裤,把黑色的胸罩拿出来把玩,D 罩杯全罩式,果然不同凡响,蕾丝透明。将一边的罩杯包住老二,性幻想打了一炮,隔天再用另一边。

  几天后洗干净,打电话联络珊,说到黑色胸罩的事,珊怀疑的说︰「干嘛!

  想跟我借黑色胸罩去打枪啊?」

  「啊!天啊!那这一件黑色的胸罩是谁的??……」。

  (13)还璧

  在珊的询问下,那件内衣主人才找到,住三楼珊隔壁几间的女生,是国贸系的,珊约了她时间到房道歉。

  花钱买了香水,跟着珊来到那个女生的房间。

  「谁?」

  「是我,珊。」

  「喔!」

  房门打开,一个清秀的女生出现︰「请进。 」「大狗,还不拿出来?」打开包包,拿出那件内衣和香水。

  「我以为遇到变态,原来是你开玩笑弄错人。」此时我环顾四周,一看浴室好像有机会,「上个厕所。」进内一看,又是内衣一盆,还花俏不少。

  出来后。

  「你没拿我的内衣干嘛吧?」

  「哈!大狗拿内衣还会不干嘛?早就不是处女了?」女生脸红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连忙移开话题︰「我叫小玉,国贸三。你们要不要喝水?我去拿。」小玉跪在地板伸头进冰箱找饮料,我和珊看到的却是一件迷你裙的屁屁在面前摇晃。珊看出我心急,手指比出°°要我请一顿;我比出中指°°表示加一次成交。

  珊藉口自己看看有什么喝的,趴在小玉旁偷偷撩高玉的裙子,黄色的内裤就这样露在我面前,老二站了起来。

  (14)醉芙蓉

  和同事到KTV 喝酒作乐,出来后茫茫的走到人行道旁准备开车离开时,看到两个女生走的东倒西歪,身影有点熟,探头一看原来是珊和小玉。

  「喂!珊你们干嘛!」

  「大狗,你怎在这?」

  「喔,同事请唱歌。」

  「帮帮忙,小玉醉了。」

  下车扶小玉进入后座,上车后︰「你们怎么也在这?」「小玉介绍我来当公主。」难怪,穿这么性感。

  「纯的还是黑的?」

  「当公主只是坐坐,递东西、收小费。 」

  「喂!大狗,上大度山吹吹风。 」

  「好吧!」

  车子停在路旁,旁边早已停了一辆车。和珊聊了一会,突然听见旁边的车传来淫叫声。珊不安份的解开我的拉炼吸了起来,好像是酒的关系,吸了十几分钟还不出来,后座又睡了一个人,没法用。

  「回去吧!」

  回到家,抱着小玉来到三楼。

  「大狗!小玉不知道干不干净,如果你今晚想搞她,记得要戴套。」珊丢下话,回房去了。

  打开房门,小玉茫茫的站了起来,开始脱起衣服,黑色的蕾丝内衣裤。进入浴室,水声四起,探头看看小玉的胸型,虽也是D ,但比起珊那种杨思敏型集中而言,有点像木瓜奶外扩。

  洗完澡,小玉才稍微清醒一点,出来看我还没走,聊起天来。

  原来小玉是国贸的副会长,追求物质的享受而进入坐台公主的生活,偶而接客人,如果缺钱的话。原来大学生光鲜亮丽的外表下,隐含不可告人的秘密。

  (15)问卷调查

  三楼住着8 个女生,珊和玉称自己为八仙女。小玉是副会长,外向的本性早早就和其他几位弄熟,除了两个是外系的外,其他六个都是国贸的学姐妹。

  那天拿着公司摸彩摸来的V8,突发奇想,和小玉商量事情︰「喂,能不能拍一些裸女来看看?」「你疯了啊!谁愿意给你拍。」

  「拍一个给一千。」

  「我想想看!」

  也真亏小玉有这个脑筋,晚上就叫我上去装机器,反正只要按一按钮就可以了,V8偷偷放在小玉的衣橱上,然后编了一个我想都没想过的理由°°问卷调查。

  国贸的学生偶而会做市场调查,小玉假装在外接了内衣公司的市调,要作女生的内衣、罩杯……调查看着事后的录影带,简直乐歪了,又有书面资料,301 、305 的是B 罩杯;303 、306 是C 罩杯;302 是A 罩杯;308 是F 罩杯,不过是一个胖妹……只见画面都是女生进来然后脱下外衣,此时小玉记录其内衣裤形式,然后再脱下胸罩、内裤,由小玉用手秤秤乳房重量弹性。其中一两个女生的阴毛真是茂密!看着看着两个人的欲火也来了,套上套,干得小玉唉声不断,却没想到后面的后果。

  (16)禁地

  几天后,上三楼找珊,一到三楼楼梯口,怎么多了一到铁门?再下楼打分机给珊︰「喂!开门。 」回到三楼,珊只穿一件内衣和短得不能再短的短裤。

  「怎么这么凉快?对了,干嘛装铁门?」

  「我们几个女的要求房东装的,不然像你这种色狼来怎么办?」「那我以后不能来了?」「钥匙在这。 」珊比着某一个暗格。

  进到三楼通道,两个女生在谈天,好像都只穿内裤罩着大的T 恤,原来这道铁门锁住了外面,却开放了里面。

  「学姐,你偷带男生进来喔!」一会儿那两个女生却开始偷笑起来,搞得我一头雾水。

  进入珊的房间,「喂!你和小玉的录影带外流了。」原来小玉那天突然下雨来不及回来,委托学妹收衣服,好奇的学妹看了我们的激情画面。哇靠!成了男主角。

  「大家彼此,你还不是偷偷录下她们的裸体?」「那大家算了。我们准你可以进入女人国。」「谢谢。 」一阵歌声。

  「喂!收一下内衣。」突然一扇门打开,那个F 罩杯的胖妹出现,只穿内裤光着上身,真是雄伟!

  「哇!」她看到我叫了一声,滑倒在地,那两个女生连忙弯腰去扶她,露出白色的小屁屁和衣服下的乳房。

  (17)裸女

  夏天到了,住在一楼有点闷,没什么风,雪和妙常常躲到三楼的珊房间吹冷气,这下我也有藉口去找他们,倒不是想齐人之福,而是累了有人按摩、削水果给我吃,当做私人的俱乐部。

  女人的内衣裤花样真是多!她们多数时间都不穿胸罩,只穿小可爱或套一件T 恤,内裤的花样可多的,丁字裤、透明裤、可爱图案的,还说什么女男平等,我只能穿平口裤加汗衫。

  那天上班时接到电话,小玉临时决定和学妹们去听演唱会,珊也跟去,今晚不回来。然后说︰「我们衣服麻烦收一下,折好放到衣橱。」「我哪能开门进去?」「简单,302 的钥匙在301 的……以此类推。」妙和雪参加童军去了,回到家累得半死,躺着就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突然雷声大作吵醒了我,惨了!快去收衣服。

  依着指示,一间一间打开房门,把衣服收到房内,收到301 时,唉!要回308去拿钥匙,拿了钥匙开301 的房门时打了声巨雷,闪电中看到床上好像躺了人,不会吧!不是都出去了吗?

  掀开被子,熟睡中裸女出现眼前,喃喃自语︰「原来喝醉了!」仔细端详她的身体看了许久,脱下内裤打起手枪,不小心喷到她脸上,连忙拿卫生纸要去擦时,她却醒了……茫然的看着我。

  (18)滋润

  「文,你不要离开我!」她搂住我的脖子拼命的哀求︰「我爱的是你,你难道不知道?」她的手伸进我的衣服,抚摸我的胸膛,嘴唇则亲吻着我的脸颊。

  原来把我当作男友了。是梦到他?还是酒精的催化将她的想法呈现出来?

  她吻上我的嘴,手却摸着我的阳具,褪去我的内裤,弯身吸吮了起来。我回头抚摸着她的乳房,不大却结实,乳头小巧,滑过背腰来到臀部,小而柔软,中指从沟缝轻轻深入,原本干涸的阴毛却因爱液的滋润而伏贴在外阴唇的两旁。

  「文,爱我吧!」她推倒我,双脚跨坐了上来,扶正了阴茎的角度,顺势坐了下来,一阵压力压迫着阴茎,她下半身不自觉蠕动了起来,哀嚎声显示了她的舒服,我举起手用力的把玩她的乳房。

  抽送许久,坐了起来,她抱住我,拼命的冲刺,一阵痉挛,我推倒她将精液洒在她的小腹,她喘息不已,享受着余味,不久睡去。

  进入浴室洗身,出来时在她的书桌看到一封分手信,罢了!今晚就把我当做他,做个好梦吧!

  (19)替代

  晚上睡得太饱,以致于没有睡意。出了301 ,一间间去关门时,想想顺便看看女生的闺房,反正今晚没人在。304 是小玉的房间、307 是珊,其他都不认识。

  302 的女生身材是最差的一位,A 罩杯而已,本来不合我的标准,随便翻一翻却发现她的枕头下有东西,一支简单型的按摩棒,是那种装两粒电池会震动的,这种按摩棒看你想按摩哪里都可以。内衣裤样式都是保守型,衣着普通。

  抽屉内侧找到一本日记,同时也看到那台V8.

  「***……第一次看到男生的那里有点兴奋,不过却看到我和玉姐的身材差这么多……」哈!每个女人就算罩杯一样,胸形也会不同。

  「那天在翠的房间「303 」聊天,听到隔壁玉姐的嘶吼声,还以为做爱很痛苦,可是看带子中玉姐的表情却是舒服的……」看来是处女。

  「问玉姐是不是真那么舒服?玉姐竟然说︰「你可以找大狗试试」……」然后写了一些婚前要守身的教育观念,倒像是发春期到了。

  「玉姐借我一只按摩棒,说如果不敢找男人就用用代替品好了!」挖靠!小玉这样教学妹。

  「和翠只能用舌头和手指,就已经能感觉快感,但是我怕那么粗的东西放进去会流血。」不仅思春,还搞同性恋,看来有可为。

  留下字条︰

  「如果你想尝试的话,我可以保守秘密。夜里来我房间。

  大狗留」

  ……留下一条线,看鱼上不上钩。

  (20)夜探

  晃到303 ,房间非常的干净,内衣的样式与花样跟珊有得拼,由于302 的写到同性恋的情节,我在怀疑只是少女思春的性探索,而非真的同志。看看她都看什么书好了!一看书架都是打扮和化妆的书,一个牛皮纸袋,打开一看竟然是当时才流行的写真集,情纯与火辣的照片都有,不过没有全裸的。

  写真集后面夹了几张照片,其中一张竟然是我在雪房间做爱时照的,虽然只看到男女的躯体,但是雪左胸的痣非常明显,那个小女生还说不要外露,一张是她和雪合照的照片,不过发型好像是高中时期,可能和雪高中同学,看看资料,还真离不远,都是高雄前镇人。

  抽屉一翻竟然看到避孕药,喔!喔!可以上唷!

  305 、306 的房间就没啥看头,像极一般的大学生,一堆合照,普通的穿着,倒是奖状不少,看来是乖乖女,有点没发展空间。

  308 这个胖妹,房间倒是可爱,米老鼠的东西一堆。F 罩杯的内衣倒是第一次看到,内裤屁股位置还有米奇的图案,差点笑翻!

  (21)翠翠

  「大狗,你在啊?我和同学下来找你问问题。 」小雪打电话来问。

  不一会儿有人敲门,开门请她们进来,「大狗,这是我高中同学翠翠。」V字领上衣迷你裙。

  「有什么问题?」

  「关于证券市场的研究分析,问问你有什么看法?」翠翠这样说。

  「你们讨论,我玩玩电脑。 」小雪开了我的电脑玩起大富翁。我和翠翠坐在地板,在小桌子上讨论,画了图形解释原因。

  约莫十分钟,腿都麻了,站起来时,不小心弄翻小桌子,压在翠翠身上,翠翠叫了一声,雪赶忙过来帮忙,好在只擦伤小腿一点点。

  「大狗,你得负责喔!」雪威胁我。

  「别这样,雪。」拿出碘酒,帮翠翠擦药。翠一痛脚竟然伸直,往我老二的地方踢,看着大腿抬起露出的黑内裤,竟然慢了闪避,正中一脚,痛得我直冒冷汗。雪这个傻妹,也不知是忘了有外人在场,还是她跟翠翠很熟,竟然把我的短裤褪下,「看看有没有怎?」

  我是痛得说不出话,则是在老二一直的抚摸︰「不痛不痛!乖……」老二站了起来,翠翠看得脸红,连忙说︰「我先走了,抱歉。」雪看翠走了,跨了上来,我靠这小女子趁机揩油。

  (22)初试

  夜里,电话响。

  「谁啊?」

  「我是翠翠,大狗你没事吧?」

  「没事,好多了。」

  「那我就放心了。对了,我的课本忘在你那边,我下去拿。」翠过几分钟来敲门,看来洗过澡,换成运动服。

  「晚上真是抱歉,你教我功课,我竟然不小心弄伤你。」「没事啦!你又不是故意!」聊了一下。

  「对了!我先去拿脱水机的衣服。」

  翻翻翠的笔记本,一大堆符号,瞄到一个符号,好像有规律,不会是安全期吧!约在25-40天左右。

  翠回来连忙放好;「洗了这么多衣服?」

  「对啊!前几天下雨,无法晒干就没洗。」

  继续聊天,眼睛飘到脸盆,有一两件是上次在翠房间看过的,老二一涨,又有点痛。

  「你没事吧!看你脸色又发青。」

  「有点痛。」

  「我帮你看看。」翠不客气的摸起我的老二︰「雪说你的技巧不错!能不能让我试试?」「知道我的规矩?」

  「男情女愿,不得后悔。」看来翠也是此道中人。

  手伸进衣服,揉那两团球,往后背解开内衣的环扣,脱去了外面的运动服,里面是蓝色的内衣裤。翠脱去我的内裤吸起我的龙头,熟练的舌头围绕着龙头后缘的沟,一阵趐麻。扳倒翠手指与舌头全力的进攻外阴唇,翠舒服了开始呻吟,从后进入,规律的进出着门户,翠叫得更大声了!喘息加上汗水,不自觉加快摆动,在瞬间送进翠的子宫。

  「我不回去了,夜里再战。」翠喘息的躺在床上。

  (23)生日

  「大狗,这一个周末有没有空?」妙打电话来问。

  「有空。干嘛?」

  「凯子约我去阳明山别墅渡假。」

  「哪问我有没有空干嘛?」

  「不是啦!凯子过生日,我是他的女伴,不过珊没男伴,你陪她出席好不好嘛?」「然后呢?」

  「反正一定有好处才会找你,就这么说定,你当珊的男伴。」「靠!原来是要我当司机。 」「别这么说,难得进入有钱人家的别墅,就看开一点。 」妙安慰我。

  一路上,这两个女生说说笑笑。来到阳明山,找了许多,才找到凯子家的别墅,早就有人在等候。

  「妙,终于来了。我还以为我的女伴失踪了。」看样子就是他们说的凯子,不高,一副公子哥的模样,不过不会令人讨厌。

  「来来,大家都进去大厅。 」

  十个人,四男六女。选好了房间,大家开始在厅里谈天,晚会安排就像美国小孩一样,又吃又喝的,强烈节奏的音乐,弄得我耳朵受不了。离开会场来到地下室的浴室,有钱人的浴室就是不同,阳明山独特的温泉,浴室大得离谱。 推开门,一个大浴池,原来是可以大家一起泡汤。

  冲洗好进入池内,才泡一下,听到声音,两个女生进来,躲在石头旁,看着她们说笑洗澡,身材还不错,看来也是学生。热得受不了起身时,她们终于知道有人在里面。

  「对不起,不知道有人在用浴室。」

  「没关系,泡汤就是要放得开嘛!」

  离开池子,我知道她们正偷看着我的身躯。

  (24)汤

  再入池,大家有些尴尬,毕竟台湾男女混汤没有不穿泳衣的,「我是……」自我介绍一下化解一点气氛。

  原来她们是凯子的高中同学,大学不同校。

  「好美!」其中一个女生B 发现从浴室的一个长方形的开口,可以看到台北市的夜景。她不自觉的站了起来,露出身体的曲线;另一个女生D 也跟着站了起来,我则是老二站了起,三个人在石头上看着夜景聊起天。

  在回到池中,泡没十分钟,女生D 突然觉得不舒服,可能泡太久了,头晕。

  赶紧和B 女抱她上岸。B 女擦干她的身体穿上浴袍,我抱她回房。回到房间,倒水给她喝。

  「谢谢!」

  「有什么好客气。」其实刚刚在抱时,也揩了一些油,手指头从腋下摸了胸部。

  「快切蛋糕了,我们准备下去吧!」

  她打开衣橱,褪下浴袍,大方的在我面前更衣,不好意思的转过身,却从化妆台的镜子看到过程。穿上绿色的内裤、花俏的胸罩、裤袜,最后穿上晚礼服。

  「帮我拉拉炼!」女生的香味。

  「你好美!」吻了她颈子,手在胸前游走。

  「别这样,有缘的话晚上再说。 」她在我脸上吻了一下。

  (25)混汤

  回到大厅,正好赶上切蛋糕。

  「今天很高兴各位来参加我的生日,尽情的享受屋内的一切,浴室在地下室可以看夜景,不过是共用的。女生可以得到一条炼子,不过在屋内只能穿两件,违者大家可以上。哈哈!」切了蛋糕,大家已经有些茫茫的,不知道喝酒的关系?还是凯子提供的大麻烟关系?有人吆喝大家往浴室走去,也没清洗就往浴池跳。除了当兵外,第一次看到多人一起入浴,而且有男有女。男生看女生,女生看男生,似乎大家在期待夜里。

  「大狗,你刚刚到哪去了?」珊靠了过来。

  「没有,先下来泡过了。」

  妙突然叫了一声,原来凯子不安分手在水中乱摸。

  「妙,我要上!」

  「你疯了!这么多人。」

  凯子藉酒从后上妙,我听得出妙的声音是装的,倒是另外几个女生有些不好意思。有两对情侣带开到角落拥吻起来,剩下B 和D 两个女生不知所措。

  「过来吧!」珊叫她们。

  「原来是你。」B 女先开口。

  「原来你们见过?」珊问,角落的淫叫声更大了。

  「你们有没有过……」

  两女不好意思的笑了。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们愿意一起的话,我不介意。」珊一面说一面握着我的老二上下动作。

  坐在池边,珊吸着我的东西,手却摸着D 女的乳房,B 比较害羞,也摸着D的屁股。珊和D 却不约而同的抓着B 坐在我的老二上,摆动着身躯。B高分贝的叫声,引来凯子的注意,和妙过来加入战局。

  (26)混战

  第一回合结束后,大家来到视听室看电影。男生都只穿一件内裤,女生的两件,有的是内衣裤,或是T 恤内裤。凯子找妙一起坐,没想到这小鬼,灌醉他,再吸一下,凯子就挂了,呼呼大睡。

  「珊,我们第一次合作喔!」妙淫笑着。

  好在刚刚入房后擦了一些东西,应该可以应付了。妙的快感是在肛门,也不等她准备快速的进出,弄得她叫饶退兵。珊则是知道来日方长,也知道我想搞其他女生,知趣的扶妙回房。

  「帅哥没人陪啊?」一个男生过来搭讪︰「要不要大家混合一下?」「我没差。」「那说定了,男绑上眼罩,摸得到就可以上。」第一次玩这种玩法。靠!那两对情侣,其中一个女生丑的要命,男的帅,可能是看上钱的关系吧!这种我才不上。偷弄个空隙,先上另一对情侣的女生,没想到骨瘦如柴,弄得大呼小叫。回头找D 女却看到一个男的忙得插不进去,哈!

  把恐龙推给他,把骨女推给另一个,上了D 女。

  「你是刚刚那一位吧?把眼罩脱了,我想看着你。」就当作一夜情,尽情享受抽插的快感。不到一小时,那两个男生就睡着了。

  「能不能让我姊妹舒服一下?」

  「刚刚不是弄过了吗?」

  「她想再来一下嘛!」

  容易满足的B 女十分钟就搞定了。来到厨房喝着准备好的汤,因为珊在房间等着我。

  (27)派对

  第一次做爱超过一小时没泄的纪录,说来有点曲折。

  那天小玉打电话给我说,她们八仙女要办生日派对,邀我参加。深怕又是那种大锅炒派对,问了一下,原来是在三楼办,只邀我一个男生。

  问︰「要不要准备礼物?」

  「你人来就好,到时再说。 」

  问谁生日也不说。

  下班后,买了束花,提了两瓶葡萄红。 上了三楼,却看到一堆女孩只穿着睡衣。

  「大狗,只能穿内裤。」小玉说。

  进了小玉的房间,原来是308 胖妞的20岁生日,切蛋糕,许愿望。

  「第三个愿望一定要说。 」小玉怂恿着。

  「我……我想在20岁生日时变成女人。」

  一时大家眼光都往我这边来,不会吧!虽然说她胖,大约也60左右,怎会没男友呢?

  「大狗,看诚意了。」

  同归于尽,大家都一起来好了︰「她当主角,你们当配角,做不做?」「脱衣服可以,但是要不要做,看当事人同意才行。」「好,成交。」F 罩杯不同凡响,小玉先带她进入陶醉的状况,珊则是帮我暖车,准备好了之后。在众目睽睽下第一次被迫做爱。胖的人大腿肉多,相对的中间的空隙也不大,用手抓住脚踝,往上往外撑开,用力一击,胖妹叫了出来,再往内推。

  「不行了!很痛。」退了出来。

  珊也没闲着,过来坐坐。其他几人则是很好笑,光着身子看电视,然后有时瞄一下我们。

  我想301 大概以为那天是梦,翠则是不想曝光,而那两个好学生305 、306和302 则是窃窃私语,尽可能的遮住三点。 抗议!她们三个我看不到。

  「过来帮忙。」小玉叫她们三个来帮胖妹。

  第二次进入,顺利许多,胖妹的叫声倒是好听,但是我却看到我的老二泄红了。

  (28)夜访

  脱下保险套,胖妹的处女血泄红了被单。一时之间大家也不如何处理。

  「胖,进去洗澡,出来再擦药。」小玉下命令,其他人吃蛋糕。

  我想305 、306 大概不知道为何要参加这样的派对,可能只是同侪的压力吧!

  「小玉,如果大家有事的话,可以先离开吗?」替她们找藉口。

  「好吧!想留下来喝酒的留下来。」

  305 、306 迫不及待的走了,留下来的人则是吃吃喝喝。胖妹出来了一脸幸福,就当做作好事了!翠吆喝拳,灌了302 不少酒。

  「这个A 女怎还没来找我?」

  「我们也走了!」A 扶着翠离开,珊要我帮忙。

  送翠回房,翠偷偷的说︰「既然胖你都肯帮忙,美宏也想脱离处女行列。」「谁?」「就是她。」翠指着302 的女生。

  「她好意思吗?」

  「当然不肯,她只想在大学生活中脱离处女,又不是烂交。」「你怎么安排?」「我会叫她下去问你问题,你把握机会色诱她。」这个情节好像是舞男系列嘛!好吧!

  结束派对回房洗澡,却等不到美宏来敲门,都不知睡了多久,有人敲门。

  「大狗哥,可以问你问题吗?」

  「欢迎!进来。」

  美宏看着我只穿一件平口裤,看着我的胸膛,竟然脸红了起来。

  「说啊!什么问题?」

  「就是这个……」

  讨论不久,「我上一下厕所。」故意门没关紧,侧着身尿尿,瞄到美宏的眼光,可以发动攻势了。

  「美宏,刚刚你怎么不看着我们做?」

  「人家只敢偷偷看,胖怎会流那么多血啊?」

  「因人吧!」

  「我能不能摸你的胸肌?」

  「好啊!」

  「摸着「腹肌」呢?」

  「可以,你爱摸哪就摸哪。」

  似乎拆穿她的心事,不敢往下摸。

  (29)桃花源

  「那有男生摸过你吗?」

  宏摇摇头。

  「我可以摸吗?」

  顺着她的秀发,在颈子滑过,来到肩膀,往胸前前进却被双手挡住;往背后顺着腰双手握住宏的屁股,将她前推进我的胸怀。美宏喘息声加大,想制止却又舍不得。伸手入内裤,抚摸着屁股,滑润的肌肤,是未经开发的区域。

  轻咬着耳垂,双手再次冲进胸前。美宏弃守了,将手绕着我的颈子,不大却结实的胸部靠着我。脱下内衣扣,脱掉外衣,内衣掉了下来,瘦小的上半身第一次在男人面前显露。蹲下来,将她的外裤褪下,白色的内裤已经湿润,露出黑色的阴影。

  中指指腹在外磨蹭,美宏轻轻的叫了出来,是如此的令人爱怜。 脱下内裤,茂密的毛发,闪烁着光泽。

  「想握我的棒棒吗?」

  她摇头笑着。

  「来吧!别害羞了。」

  握着发烫的棒子,手指突然不听使唤,美宏发抖着。

  「可以做了吗?」

  她点头,抱起她,让她握着我的颈子。

  「如果痛的话抱紧一点,我会慢下来。好了吗?进去了……」美宏紧闭双眼,等着山雨欲来的感觉……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然……她抱紧我的颈子,我慢慢的推送。

  阻隔越来越小,快感慢慢增加。美宏似乎在开始的几分钟后,享受着男欢女爱的快乐,退了出来,将她翻身,再次进入,又是另一种不同的刺激。

  美宏开始发出内心呼喊,撞击的声响伴着喘息、汗水,解开了处女的封印。

  字节数:32789

  【完】
上一篇:淫乱的世界 下一篇:十一高铁艳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