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妻子   [db:来源]   

第一章

  清明节当天的早上。叫醒陈睿的是妻子王琦,王琦在陈睿的脸上捏了又捏,美目含笑,「你啊,一个劲地说早,结果自己睡得起不来。」陈睿睁开了眼,撑起上半身,握住妻子的手,问:「嘉嘉起床了吗?」「喏。」王琦朝门口方向努了努嘴。

  「爸爸大懒虫。」五岁大的女儿陈嘉爬上床,很快就扑了上来。

  「哈哈。」陈睿笑着把嘉嘉抱在怀里,看着女儿那张可爱的小脸,忍不住亲了一口。

  王琦在一旁说:「别闹了,快起床吧。嘉嘉,过来,让爸爸穿衣服。」「嗯嗯。」嘉嘉乖巧地答应。

  「早饭已经做好了。」王琦又补充说。

  看着妻子和女儿离开房间,陈睿望向窗外,窗外浓云遮天,看来并不是好个天气。注定是个难过的日子。

  陈睿只是选了件牛仔裤,和一件夹克,穿好后陈睿来到卫生间。王琦正在洗面台前给嘉嘉梳着辫子,嘴里责备着:「你看你,才那么一会又把头发弄乱了。」妻子王琦并不是本市人,她的老家是离现在居住的城市很远的一个小县城,父母都只是在当地的事业单位任职。陈睿和她的相识是在大学,可以说是一见钟情吧,陈睿自从见到王琦第一眼,就爱上了她。陈睿自身条件也算是上等,第一年就成功追上了。毕业后,陈睿和王琦分别在不同的学校上完了研究生。之后,陈睿带着王琦回到了自己家乡,在家族关系下,陈睿考入了政府,王琦则是被安排到了本地的一所二本院校担任英语教师。这样好多年下来,最后的谈婚论嫁水到渠成。

  现在的陈睿三十一岁,已经是一名处级干部,年轻有成。家有娇妻,幸福美满,让无数人羡慕妒忌。

  一场变故悄然发生,就在去年十月,陈睿的妈妈田江慧去胃癌晚期去世。虽然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陈睿仍然受不了这样沉重地打击。导致他很长一段时间萎靡不振。而且这并不是全部。

  一家三口吃完早饭,陈睿驾车带着妻女往郊外而去。因为担心路况拥挤,还有天气原因,最重要的,担心遇到不想遇到的人。陈睿才选择在早上前去坟头祭拜。

  车上嘉嘉坐在后排玩着平板电脑,陈睿和王琦聊着天。

  在一段沉默之后,王琦很小心地说:「昨晚爸给我打了个电话。」「哦?是不是又想你了?」陈睿微微一笑,「爸不是快要退休了吗?等他退休了,把他和妈接过来一块过吧。」

  王琦纠正说:「是你爸爸。」

  陈睿心微微一沉,语气淡了下来,「是吗?」

  王琦看着陈睿的侧脸,经过官场的熏陶后,那张脸上已经看不出任何喜怒。

  王琦轻声说:「他到这里来了,你是知道的吧?」陈睿点了点头,「是我接待的。」

  王琦微微一愣,「我没有其它意思,我只是觉得,你们或许真的该好好谈一谈。」

  陈睿并没有回答,只是平视着前方,放佛并没有听到一样。王琦又看了陈睿一眼,最后轻轻地叹了口气。

  来到坟山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钟了。公共墓地处已经来了很多前来祭拜的人,带上后备箱准备好的祭拜用物,绕过这一段后,一行人来到了陈家买下的墓园。

  娇生惯养地嘉嘉早早地就喊着「爸爸抱、爸爸抱」,王琦做为「严母」要求嘉嘉自己走,「慈父」爸爸最受不了嘉嘉惹人怜爱的撒娇,一把就把小嘉嘉抱在了怀里。

  王琦忍不住抱怨说,「你这样啊,迟早要把嘉嘉惯坏的。」「妈妈坏人、妈妈坏人。」嘉嘉摆着鬼脸。

  「哎哟。」王琦笑骂着说:「小家伙真是反了。」说着就上来要打嘉嘉的屁股。

  「啊。爸爸、爸爸……」嘉嘉在怀里扭着。

  「有爸爸呢,不怕坏妈妈。」

  这样闹了一阵,三人来到了陈家的墓园,直接来到了妈妈田江慧的坟前。

  碑上的文字是那么的显眼,提醒着碑前的人,昔人已逝,天人永隔。

  王琦和陈睿烧着纸,上好香。

  王琦招呼着嘉嘉,「来给奶奶作个揖,让奶奶保佑我们嘉嘉健健康康,将来考个好大学。」

  嘉嘉跟着就在坟前作揖。陈睿看在眼里,心里百味陈杂,一边是幸福美满的家庭,一边是永眠地下的母亲。

  脑海里仍旧浮现着母亲病危前在医院病房内的最后一晚。

  那一晚,陈睿守在妈妈床前,田江慧握着儿子的手,明明忍受着病魔的摧残,却仍旧带着慈祥,微笑地看着儿子,丝毫不像已经被死神盯上的病人。

  「妈,很晚了,你快休息吧。」那时候的陈睿并没有意识到母亲已经无法再坚持了,又或许是他不想知道。

  「妈是怕过了今晚就没有明晚了啊。」田江慧带着笑说。

  「又胡说。」陈睿板起脸,「说好你要坚持到嘉嘉上小学的。」「好、好。」田江慧顿了那么一会,「小睿啊,妈妈有些话想对你说。」「嗯?」

  「这是我临终的嘱咐。」

  「又乱说。」

  田江慧这次并没有照顾儿子心情的意思,而是接着说:「古人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的生活太好了,我已经没有什么地方好叮嘱你了,只是有一点我不放心,如果你不改,我到死也不会放心。」「妈,你别这样说。」

  「你妈妈我这一辈子啊,不争气。在你爸爸的照顾下,才勉强混了个主任,我总是随波逐流,逆来顺受。你爸爸做什么事,我从来都不计较。甚至他在外面有了女人,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我的儿子,却一点都不像我。」田江慧抚摸着陈睿的头,「我小的时候胆小的很,从来都不敢出远门。上学的时候看到面色不善的人,我都躲得远远的,受了欺负我也都是闷在心里。」「你啊,完全是继承了你爸爸啊。跟你爸爸一样坚强,一样能干,一样才华横溢。」

  「不。我永远都不会像他一样。」陈睿坚定地说。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琦琦是个好孩子,你不能辜负她。」田江慧说,「你像极了你的爸爸,可是有一点不像,就是那一点,我始终放不下心。」「哪一点?」陈睿一愣。

  「你没有他无情。」

  「啊?」陈睿一惊。

  田江慧说:「我跟着你爸几十年,我是看着你爸如何从一个小小的科员,一步步爬到了现在的位置。这几十年啊……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小睿啊,你知道这人心有多么险恶吗?」

  陈睿点了点头。

  「不,你不知道。你三十岁虽然到了处级,但你也知道这是怎么来的。」这是陈睿心里的痛处,陈睿一时说不出话来。

  「只有你跟那些人同流合污,人家才不会把你当外人。你这样自视清高,迟早有一天会害了你自己。」

  「我知道了。」陈睿小声应着。

  「防人之心不可无。」田江慧叹了口气,「其实你日后贪也好,黑也好,妈妈都不怪你。现在那些人啊,又有谁是清白的。」「妈,别说了,快睡吧。早点休息,不然你的身体受不了。」「别催我啦,就让妈妈说完吧。总之你要记住,你不可能一直这样一帆风顺下去,当官的,最重要的就是能忍,你要答应妈妈,将来无论发生什么事,你一定都要忍住。有你爸在后面做靠山,只要你能沉住气,你将来的成就不会比你爸爸差。」

  多次提到那个爸,陈睿心跟着沉了下来,只是点着头。

  田江慧看在眼里,微微叹气,「这样妈妈就放下一半心了,现在只剩下另外一半了。」

  「妈,你说吧。」

  「我希望你能和你爸爸和好,这是我最后的心愿,你如果不答应,我死不瞑目。」

  「妈!」陈睿大吃一惊。

  「你记住就好了……」说了那么久话,田江慧累了,累到她想一睡不起。

  陈睿的眼泪流了出来,这就是深爱他的妈妈,即使她恨透了抛弃了她的男人,但也会因为儿子的前途选择原谅。

  收拾好往日的回忆,陈睿抬头望向天空,上面天高云低,广袤无垠,引人思绪,妈妈你是在天堂看着我们吧?

  在山上呆了近两个小时,嘉嘉开始觉得枯燥,吵着要回家。

  娇惯的嘉嘉知道爸爸好说话,拉着陈睿的手不放,不停地摇,「爸爸,回家吧。」「快回去吧。」「爸爸,我肚子饿了。」最后陈睿只好匆匆扫了一遍陈家的墓园,烧了一些纸钱,就回去了。

  陈睿带着一家人在湘菜馆报餐了一顿后,才回到家中。

  难得那么空闲,陈睿打算教嘉嘉写字。

  嘉嘉有些不情愿,这才写了一行「四」字,嘉嘉就一脸的委屈,「爸爸,我们明天写吧。」

  陈睿难得坚持了一回,「再写一行。乖,再写一行。」握着嘉嘉地手又写了两个,嘉嘉眼眶的泪水就开始打转,「爸爸,嘉嘉不想写了。」

  宝贝女儿哭了这让陈睿有些惊慌失措,这时王琦正好经过门口,说:「你看你惯的,这下知道错了吧。」

  陈睿说:「反正是女孩子嘛……不想写就不写了嘛,爸爸带你出去玩去。」嘉嘉瞬间就喜笑颜开,「我要买羊羊……」

  王琦瞥了眼床上的毛绒成堆玩具,瞪了陈睿一眼,「我不管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老婆别生气嘛,女儿现在不疼,以后可就轮不到我们了。」陈睿抱起嘉嘉就往外走,正在门口穿鞋的时候,陈睿的电话在客厅响了起来。

  还得感谢这个电话,陈睿可忘记了带手机。

  王琦把手机递了过来,说:「是爸打来的。」

  陈睿接过手机,看了下号码,那是他秘书的电话,前天他负责接待的时候,秘书就是用这个号码跟他联络。陈睿犹豫了一会,还是接通了电话。

  「喂。」一个略显老态的声音。

  陈睿听了出来,就是他的爸爸,现任副省长陈启平。

  「喂。」陈睿也应了一声。

  「现在见个面,方便吗?」开门见山,这确实是陈启平的一贯风格。

  王琦正关心地看着他,陈睿又想起妈妈临终地遗言,最后说:「在哪?」话筒里的声音说出了一个地址,陈睿淡淡地回应:「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把嘉嘉给我吧。」

  陈睿勉强笑了下,「不用了,我和他说不了多久,反正出门正好带嘉嘉逛逛。」「那样多不合适。」

  「不要紧的。」

  嘉嘉在一旁附和,「我要出去。」

  王琦执拗不过,只好任陈睿带着嘉嘉出门。

  陈睿驾车来到了一栋平房前,这栋房子自从他和陈启平闹翻后,他已经很多年没住了。而陈启平一直在省会,这间房子也就空了下来。

  嘉嘉自懂事后,就没有再来过这里,不经问陈睿,「爸爸,这是谁家啊?」陈睿想了想,大人们的恩怨何必牵连到孩子身上呢,于是说:「是你爷爷的。」「爷爷?」嘉嘉显然对这个称呼有些陌生。

  大门是开着的,陈睿按了下门铃,秘书李水走了出来,看了眼嘉嘉说:「快进来吧,省长等你们很久了。」

  跟着李水进了屋,陈睿着实吃了一惊,自从五年前妈妈田江慧从这搬出去跟他一块住后,这栋房子就一直空着。没想到现在里面干干净净,家具应有尽有。

  哪像是闲置近五年的空房。

  「吃了一惊吧。」李水笑着说:「省长早在半年前就吩咐人把这里重新装修了一遍。」

  陈睿说:「他是准备退休了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李水把陈睿和嘉嘉带到书房门口,说:「省长就在里面了。你们快进去吧。」

  陈睿抱着嘉嘉缓步走了进去,一个头发乌黑的男人带着一副老式眼睛正低头看着一本厚厚的书。

  感受到来人的陈启平,抬起了头,看到了陈睿和嘉嘉后,一张国字脸不见了往日的威严,反倒是满脸笑容,看起来是那么的慈祥。一时竟让陈睿产生了错觉,这是他的爸爸吗?

  陈启平起身走了过来,「嘉嘉啊,还认识爷爷吗?」嘉嘉转过头看向陈睿。

  陈睿低声说:「叫爷爷。」

  「爷爷。」嘉嘉地声音清脆悦耳。

  「诶!真乖。来接着,这是爷爷给你的红包。」看到红包,陈睿心想一定是王琦暗中通报,不然他哪会准备个红包。

  「谢谢爷爷。」

  「诶!乖,乖。这嘟嘟样子长得真像她妈妈。」陈睿从嘉嘉手里接过红包,握在手里,沉甸甸的,看来是装了不少钱。陈睿把红包放进了嘉嘉的口袋里,把嘉嘉放了下来,说:「嘉嘉啊,你去外面玩玩,我和爷爷说会话。」

  嘉嘉拉着陈睿的手说:「我怕。」

  陈启平笑着说:「嘉嘉哪都不要去,来爷爷这边来。」嘉嘉仰起头征求着陈睿的意见。心情复杂得无以复加,陈睿最后还是拍了拍嘉嘉的后背,说:「过去吧。」

  嘉嘉的大眼睛转着圈,一步步走到陈启平身边。陈启平一把抱了起来,摸了摸孩子的脸,「嘉嘉,你几岁了啊?」

  「五岁。」嘉嘉回答。

  「五岁了啊。你爸爸这么大的时候都去上学了哦……」陈启平回忆起了往事,顿了顿,转过头对陈睿说:「你是什么时候还是不恨我了?」陈睿嘴角抽了下,说:「我早已经不是有怨抱怨的愤青了。」「好,很好,你成熟多了。」

  「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快说吧。」

  「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陈启平的笑容渐渐隐匿。

  「你也只有妈妈这一个妻子。」陈睿却是针锋相对。

  陈启平似乎并不在意,「你以后会明白的。看来我们父子永远说不到一块去,我就长话短说吧。组织决定重点培养你,你有意见吗?」陈睿心跳不禁加速,但他不想示弱,更不想承情,尽管事实如此。陈睿说:

  「就这个吗?」

  「当然不是,这个消息你迟早会知道。我只是看看你的态度,你果然是这副样子,」陈启平说。

  陈启平把嘉嘉放了下来,对外面喊了声「小李」。

  李水很快就出现在了门口,陈启平说:「小李,你带嘉嘉到处转转。」书房里只剩下了陈启平和陈睿,陈启平说:「去年江慧给我打过唯一一个电话。」

  陈睿只是冷笑了一声。

  「你有今天的成就,我很高兴。江慧、你妈妈说得对,我们终归是父子,这血缘关系是斩不断的。我老了,总得有个人接我的位子。趁我还在位的时候,能拉你一把我就拉你一把。」

  听着爸爸放下了了姿态说话,陈睿一时有些不适应,「你到底想说什么?」「你忘了你妈妈最后的话了吗?」

  陈睿又惊又怒,这些话他只对王琦说过,一定又是王琦泄露给他的。

  妈妈的话在他耳边回荡,陈睿咬着牙:「你就没有一点点悔过吗?」陈启平哼了一声,「后悔?」

  陈睿气极,当年陈启平对妈妈的不闻不问历历在目,「不要再说了,我答应妈妈的事我会记住的。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能行,我不需要你对我指手画脚。」陈启平淡淡地说:「你不再把我当做仇人,今天也不算是白见一面了。」「我走了。」陈睿转身准备离去。

  「等等。」

  「还有什么快说。」

  「我明天就要回去了。看到你这个样子,我还真是不放心。感情用事是你最大的弱点。」

  「哼。」陈睿强忍着怒气,「所以你就可以把妈妈当成不相关的人,所以你就可以抛下她不管,在你的眼里只有乌纱帽,我告诉你,我永远不会听你的,我的心里不仅仅是我的前程,还有我的妻子,还有我的女儿!她们比我的生命还重要!」

  陈启平摆了摆手,说:「你走吧。」

  陈睿快步走出书房,李水带着嘉嘉正在院子外面看盆栽。

  李水看到陈睿,问:「这么快就走了吗?」

  陈睿并没有回应他,陈睿朝嘉嘉招了招了手,「嘉嘉过来,我们回家,爸爸带你去买羊羊。」

  第二章

  从老家出来后,陈睿的心情很抑郁。

  陈睿是24岁进入的仕途,那个时候,陈睿和陈启平还没有断绝关系。陈睿是陈家这一代的独子,从小就被寄予众望,从他进入官场起,他的起点、他的优势就是常人不可以与之相提并论的。

  陈睿从不自大,虽然几年前就因为妈妈的事,陈睿和陈启平闹翻,但陈睿的工作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该升官还是升官。以他的年纪能担任市委宣传部副部长,见识过官场的沉浮后,陈睿并不认为这主要是因为他的能力非凡。

  但陈睿有着他的自尊心,尤其是田江慧的死,让他更加想完全依靠自己的实力打拼,而不是倚仗那个抛弃妻子的陈启平。

  然而田江慧和王琦都知道,陈睿想更进一步,不能没有陈启平这个后台。所以田江慧死前为了儿子的前途不得不选择原谅背叛了自己的丈夫。

  陈睿想着母亲临死前的话,他并不不想和父亲重归于好,而是他无法原谅陈启平的所作所为。如果你选择了遗忘,那么是不是意味着你以后在面对同样的诱惑时,也会背叛自己的家庭?

  驾车一路上,嘉嘉似乎感受到了爸爸糟糕的心情,非常安静地坐在副驾驶席上,一双大眼睛左瞧瞧、右看看。

  看着可爱的女儿,陈睿想起了妻子王琦,想来她早已经和陈启平有联系了吧。

  陈睿在心底叹气,他能够理解她的良苦用心。

  既然妈妈都能选择原谅,那么我又何必纠结不放呢?陈睿想到这,总算是松了口气。只是这父子关系是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陈睿驾车来到玩具卖场,带着嘉嘉买了好几个毛绒玩具后,心情也受到了活泼的嘉嘉影响,变得好了起来。

  回到家的时候,王琦已经把晚餐都做好了,看到陈睿抱着的玩具,不免又责怪了几句。

  吃完晚饭,收拾了一阵。家里来了一位客人,是秘书李水。

  李水大约有三十多岁,身材纤瘦,带着一副金边眼镜,一看就是一个弱不禁风的书生形象,李水笑着说:「陈睿同志,打扰了。」陈睿有点疑惑,一旁的王琦很热情地说:「别站着了,有事先进来吧。」李水点头示意感谢,陈睿带着李水在客厅坐下,李水先开口说:「陈省长有些话忘记告诉你了,特意吩咐我来一趟。」

  「有什么事电话通知一声就行了,不用这么麻烦。」「哪里,哪里。现在来打扰你们真是不好意思。」李水面带笑容,顿了一下,「事情是这样的。其实,省长下午就想告诉你的,可是怕你抵触,所以让我来征询下你的意见,希望你认真的考虑。」

  陈睿「哦」了一声,想起来今天下午陈启平欲言又止的情形,于是说:「你说吧。」

  李水推了推眼镜,「附近的中朔县官场动荡,想必你也有些耳闻。」中朔县就在本市的管辖下,距本市四十公里外,这一段时间,由县委书记被双规为导火线,引发了一场地震,整个官场人人自危。陈睿点了点头说:「听说过。」

  「现在那里领导班子要大洗牌,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李水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陈睿一眼,「省长会全力保你进入新一届领导班子。」听到这话,陈睿大吃一惊。李水继续说:「像这样在基层锻炼的机会很难得,既是机遇又是挑战,省长希望你好好考虑。」

  看来这李水算是陈启平的心腹了。陈睿思考着这些话,说:「我现在不能答应你。」

  「那不要紧。」李水说,「来日方长。」

  现在市委常委之一,组织部部长宋涛就是就是陈启平一手提拔起来的,这为调任提供了无限可能,陈睿不会怀疑陈启平的能力,他现在反而是不知所措。

  这时王琦端着两杯茶送了上来,李水连声道谢。

  就在这片刻歇息,陈睿在心底体会到了陈启平的用心良苦,陈启平先是试探,见气氛不对只好扯开话题改由李水来告知这个情况,生怕自己拒绝。

  想到这,对父亲陈启平有一种莫名的滋味,陈睿说:「我会好好考虑的。」李水说:「你务必早日决定,组织上有不少人选,切莫耽误了。」李水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省长明天的车,我还得回去准备准备。多有打扰,还请见谅。」

  陈睿和王琦不做挽留,送走了李水,陈睿陷入了沉思,王琦见他眉宇不展,拍了拍他的肩,说:「别想啦,带嘉嘉出去散散步,」陈睿勉强露出了点微笑,既然连妈妈都已经放弃了,我又何必与自己过不去呢?

  一家三口沿着治江边,一路走到了本市最大的治江人民广场,广场上热闹非凡,广场舞的音乐震耳欲聋,这里已经变成了大妈大爷们的乐园。

  蹦蹦床是嘉嘉的最爱,一到广场,嘉嘉就喊着要去,这时有人在旁边叫了声「陈部长」。

  陈睿转过头去,朝他打招呼的是研究室主任于金喜,年近五十,长得身圆体胖,身旁站了个年轻人,高高胖胖,一脸青春痘,应该是他的儿子。陈睿看明来人,也摆起笑脸,「是于主任啊,真巧啊。你也来散步吗?」说着陈睿看向年轻人,「这是你家公子吗?」

  于金喜说:「对,这是我儿子于浩。浩浩,快叫陈叔叔。」旁边的于浩叫了声「陈叔叔」,这时于浩看到了一旁的王琦,面带吃惊地说:

  「王老师!」

  正在逗嘉嘉的王琦这时才注意到于浩,微微有些吃惊,笑吟吟说:「是于浩啊,这世界还真是小啊。」王琦向陈睿解释说:「这孩子是我的学生。」那边于浩也向他爸解释说:「王老师是我英语课的任课老师。」王金喜「哦」了一声,「这样啊,以后还要多请王老师照顾照顾啊。我这孩子不争气,您一定要对他严格点。」

  「哪里、哪里。」王琦连忙说:「于浩平时很用功的。」「我家孩子我最清楚了。」王金喜说:「改天一定要请您顿饭。」陈睿说:「老于啊,你儿子上的是大学了,高中那一套不管用了。」「大学不也是学,不管怎么说,以后还是请王老师帮忙监督监督。」「好的好的。」王琦连声应是。

  嘉嘉有些不耐烦了,拉了拉我的衣,「爸爸,快走吧。」听到宝贝女儿的催促,陈睿与王金喜道了别,王金喜陪着笑脸,随着陈睿的远去而消逝,那张老脸瞬间变得沧桑起来,王金喜看着陈睿的背影,默默念了句「老于……」。

  一晚的时光很快过去了,晚上九点半的时候,又到了哄小宝贝睡觉的时间了,这个任务自然是由陈睿担待了,其实也是陈睿主动申请的任务。

  讲故事是陈睿的制胜招术。嘉嘉眨着大眼睛,露出乖巧的笑容,看着这样可爱的女儿,有时候陈睿甚至不想嘉嘉早早的在故事中睡去,那样他就能与女儿多说一会的话了。

  为了能够讲好故事,陈睿没少下功夫,各种故事读本,陈睿反复读了又读,从来都是有备而来。所以讲得也就格外精彩,这次陈睿给嘉嘉讲「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故事,娓娓道来的陈睿没想到嘉嘉不但没睡着,反而变得格外精神。

  嘉嘉嚷嚷着要陈睿再讲一个,陈睿劝说着:「一天只讲一个。已经很晚了,嘉嘉乖,快睡觉。」

  嘉嘉嘟着嘴撒娇。陈睿这时拿嘉嘉没办法,正准备再讲一个,洗完澡的王琦走了进来,很快就发挥了「严母」本色,唬得嘉嘉不敢再说话,乖乖关了灯睡觉。

  走出了女儿的房门,王琦责备说:「你啊,不能在这样宠她了。」陈睿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在意。刚洗完澡的王琦穿了一件轻薄的睡衣,一头青丝披在肩上,散发着淡淡的幽香,王琦是标准的瓜子脸,细长的柳月眉,深邃的大眼睛,高挺的鼻子,嫣红的朱唇;这些年来,王琦变得越发成熟,睡衣下坚挺的胸部和翘起的臀部让这具娇躯前凸后凹,充满诱惑力。

  陈睿下意识伸手把王琦往怀里搂了过来,王琦娇嗔说:「快去洗澡,臭死了。」陈睿笑了笑,在王琦脸上亲了一口,说:「床上等我……我洗澡很快的。」王琦从陈睿怀里挣脱出来,摆了个鬼脸说:「鬼才等你……过时不候。」陈睿洗完澡回到房间,王琦正带着眼镜靠在床头看书,陈睿很快就上了床,凑过脸去说:「在看什么?」

  王琦把书合上,封面上全是英文,「没什么。这时我最近的一个项目,把这本书翻译成中文。」

  陈睿点了点头,说:「王琦……你和我爸经常联系吗?」王琦一怔,说:「当然没有。你别误会了,其实你也知道,我是真的希望你和你爸爸和好。」

  陈睿叹了口气,「有些事情是无法弥补的。」

  「这我知道。」王琦轻声说,「可你也许应该尝试一下。」「其实我心里很乱。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是怎么想的。我不知道我到底是不是真的恨他。」陈睿说。

  「既然不知道,那你就更应该放弃那些仇恨。没有解不开的结,何况你们还是父子。」

  「我知道了。」陈睿颇有些无奈,「这几年过来,我也想通了。」「这就好,这才是我的好老公。」王琦笑了出来。

  陈睿一笑,说:「别人的事我管不了,我只能管好我自己。即使我原谅了他,但我绝对不会像他一样的。」

  王琦将头靠在了陈睿肩上,「这话我可记着呢,以后谁要是在外面找小姑娘,哼哼,我可饶不了这个坏蛋。」

  「哈,有空操这份闲心还不如想想怎么把菜炒好。」陈睿顿了顿,又说:

  「现在他让我去中朔县,你怎么看?」

  「这机会多难得啊!」王琦说,「晚上那会我还怕你死脑筋给拒绝了呢。过几年调回来说不定你就是市委书记了。」

  「哪有那么夸张。」陈睿说:「我也觉得这个机会好,可我有点舍不得。」「什么舍不得?」

  陈睿恨恨说:「真笨,当然是舍不得你和嘉嘉了了。」王琦反驳说:「你才笨呢,你都去县里当大官去了,我这个夫人那还不得跟着去享清福呢。」

  「真的?」陈睿很高兴,「可是……你的工作怎么办?」「继续上呗。」王琦狡黠的看了眼陈睿,「中朔县又不远,我周末和平时都可以回去嘛……」

  「不过……」王琦又说:「倒是嘉嘉换学校有点麻烦。」「我就说……」

  王琦马上打断说:「你就说什么?这次是绝佳的机会,与其在市里当个无关痛痒的副部长,不如去县里掌握实权,你可要珍惜你的仕途啊。」「知道了、知道了。」陈睿忽然露出了坏笑,「实权也好,花架子也罢,我现在都不在乎。」

  王琦瞪起了眼睛。

  陈睿继续说:「我现在啊,最想行使一个权力。」「什么?」王琦好奇地问。

  「和你做爱的权力。」陈睿猛地扑了上去,惹来王琦一声尖叫。

  陈睿把王琦一把压在身下,王琦的脸是那么的精致,在变的成熟之后,这张脸上比以前多了一份诱惑,陈睿看得痴迷,王琦红着脸说:「你小声点,小心吵到你的宝贝女儿。」

  陈睿嘴角一扬,「放心,你还不知道吗?我一直都很温柔的……」说着,陈睿低下头吻在了王琦的唇上,王琦闭上了眼睛,开始轻轻地回应着丈夫的吻。王琦的唇是那么的柔软,陈睿在用力亲了一口之后,他的吻开始下移,掠过白皙的脖颈,来到王琦的胸前。轻薄的睡衣成了他的阻拦,陈睿左手轻轻地划过王琦的胸前,开始解睡衣的扣子。

  王琦配合着陈睿慢慢解开了睡衣,并脱掉了文胸。雪白的嫩嫩肌肤出现在了陈睿的眼前,两颗圆润坚挺不见下垂的秀丽山峰出现在了白嫩的胸脯上。

  整个上身没有一丝赘肉,一点儿也不像生过小孩的女人,美得让陈睿几乎不忍去侵犯。陈睿伸出双手,轻轻地捏住了颤颤巍巍的双乳,很小心的揉捏着,生怕用力会弄疼身下的人儿。

  即使这样,王琦仍发出酥软的呻吟,很快就被挑起了情欲。

  陈睿的吻又落了下来,在王琦的身上如蜻蜓点水般,四处点落,酥麻的感觉让王琦弓起了背,嘴里的呻吟更加含糊。

  陈睿的手伸向了王琦地下体,伸进了内裤,覆盖在了阴户之上。触手处一片湿润,陈睿在心底不禁感叹,真是敏感啊。

  陈睿的手在花唇间轻轻滑动,受了刺激的王琦眯着眼,拉了拉陈睿的手,含糊地说:「快。」

  心领神会的陈睿很快就脱下了自己的内裤,下体已经勃起的他,也有些忍耐不住了,脱下了王琦的内裤后,就挺着下体进入了王琦的身体。

  「嗯……」王琦轻轻呻吟了一声。

  「糟糕,我忘带套了。」陈睿忽然想了起来。

  「笨啊。我今天是安全期。」王琦哭笑不得。

  「我错了,老婆。」陈睿开始挺动起来。

  陈睿的动作并不大,也不是很快,正如陈睿所说的,是那么的温柔。

  在陈睿面前的,不仅仅是一具娇躯,更是倾尽了他所有的爱,他爱着身下的这个女人,他爱着这样的娇躯。

  温柔地开始,也温柔地结束。

  在射出生命的精华之后,陈睿无力地躺了下来。

  未来仍然美好,因为他拥有着一切。

  【完】

百度  神马  搜狗  好搜 手机百度 返回首页
你的妻子 喜欢本站收藏并转发 www.niyipao.com
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